專欄作家, 李祖舜

「二二八和平紀念日」真的該放假嗎?

3 三月 , 2019  

 資深媒體人 李祖舜

二二八和平紀念日剛過,大多數民眾一定很高興,拜這個國定紀念日之賜,憑空多出了4天的連假,得以休息或旅遊,放鬆工作與學業的壓力,但是,恐怕沒多少人會在意這一天為什麼要放假。

民國84年3月23日,立法院制定《二二八事件處理及補償條例》,其中第4條第2項規定,每年二月二十八日為「和平紀念日」,為國定紀念日,不放假。顯示最初二二八和平紀念日是「只紀念、不放假」的。

沒想到,事隔2年不到,在民國86年2月25日,立法院又因為民進黨團提出要求而修訂《二二八事件處理及補償條例》,把二二八紀念日改為放假之國定紀念日。當時立法的理由是「正視歷史中政府曾犯的錯誤,用以省思、緬懷並共勉為國家之和平而努力。」

但事實上,每年一碰到二二八紀念日,就成為民進黨操作歷史悲情牌與政治鬥爭戲碼的「作秀日」,如果碰到當年是選舉年,這種政治操作更是變本加厲,簡直變成選舉的選票提款機,就算是馬英九主政的8年內,每年碰到這一天,馬政府還是得絞盡腦汁想出展現撫平歷史傷痕誠意的新方法,以免又被民進黨或受難者家屬炮轟說政府沒有反省之心。

二二八事件的史實其實即使經過了數十年的調查,也並未能真正全面還原事件的真相,只是不斷被某些政客操作為外來政權欺凌台灣人民的官方罪行,但在事發的關鍵十天內,外省人遭到台灣暴民殺害的惡行卻完全遭到刻意的忽視與淡化,讓整起事件的歷史評價遭到嚴重扭曲。

憑心而論,二二八事件的確是個歷史悲劇,而歷屆政府也已盡力進行補償與恢復名譽等行動,整個社會不分政黨與族群,面對這個歷史陳案,都應該回歸理性與客觀,好好思考每年這一天除了行禮如儀的舉辦追悼紀念活動之外,究竟還有沒有放假的必要。

事實上,過去在民進黨與國民黨執政期間,都曾有立委提案要求修改《紀念日及節日實辦法》,或是將國定假日放假的規定法制化,並要求將二二八紀念日從放假的國定紀念日中排除,但最後都是礙於民粹的壓力而不了了之。

檢視歷經陳水扁主政時期的《紀念日及節日實辦法》,為了政治操作與意識形態,一口氣增加了「反侵略日」、「解嚴紀念日」與「台灣聯合國紀念日」等3個政治性的國定紀念日,但全台灣2300多萬人民,能完全回答出這些紀念日究竟是哪一天的人恐怕連千分之一都不到,真是不知訂定這樣別具用心的政治紀念日有何意義。

如果民進黨政府真的有心緬懷造成人民重大傷亡的歷史事件,就應該對所有的個案一視同仁,而非獨厚一個具有撕裂族群意圖的二二八紀念日。像是於1915年發生在台南、牽連無數台灣人民性命的噍吧哖武裝抗日事件的歷史,還有1945年造成3000多人死亡的美軍「台北大空襲事件」,都應該比照紀念二二八事件的規格,給予同等的待遇。但只怕連日本人腳踢台灣慰安婦銅像都不敢公開譴責,還有猛抱美國政府大腿的蔡政府,恐怕是根本連屁都不敢放一個。

最後,還是要忍不住提一下蔡英文一手主導成立的「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始終放話要追查二二八事件的元兇,繼續凌遲式的消費這個讓人傷痛的事件,民進黨如果還是想利用這個已經擺脫不掉「東廠」臭名的機關來進行政治清算鬥爭,就算她公開否認這樣的論點,恐怕還是會被人民看破手腳、徹底反感。

蔡英文在今年二二八紀念日的中樞紀念儀式中說「台灣社會不會忘記二二八」,這句話說的是沒錯,但比二二八重要的事實在太多了,而這個政府連對台灣歸屬定位極為重要的台灣光復節都毫不重視、取消放假,再看看對於二二八事件的獨厚與過愛,真讓人覺得,二二八的這個假,放得真是多餘與矯情了。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