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烏凌翔

「朝核」問題是習近平暫時無解的困局?

11 九月 , 2017  

資深媒體人 烏凌翔

讓我們換一個角度,從中國的立場來觀察北韓問題。

首先要澄清一個觀念,中國並非北韓的大哥。三個理由:首先,二戰結束後,北韓領袖金日成是飛到莫斯科,請求史大林的同意與協助他發起「統一戰爭」,不是求助於毛澤東,因為那時,新成立的中國也是蘇聯的小弟,甚至說中共只是國際共黨的中國支部也不為過。而且金日成把國內親華派掃蕩到連毛澤東都生氣了,這段史實有學者沈志華依解密資料,研究得很詳細,簡而言之,政治與軍事上,北韓的大哥是蘇聯。

甚次,韓戰爆發後,「中國人民志願軍」確實為朝鮮人民傷亡近五十萬人,連毛澤東的兒子毛岸英都魂喪異鄉。但是韓戰停火之後,北韓加入的仍然是蘇聯主導的共產互助經濟體系,而且成效極佳。南韓1988年辦「漢城奧運」時,中共的口號還是1990年北京亞運時,爭取北京人民生活水準達到平壤人民的生活水準。北韓國窮民困的形象,是九〇年代中期,北韓經濟崩潰又遭逢連年水災,爆發嚴重饑荒之後的事,當時死亡人口據說高達 350萬人。再加上南韓經濟在70年代迎頭趕上並超越,現在外界才會一直覺得北韓落後又貧窮,其實早先並非如此。最重要的是,北韓在二戰到冷戰期間,經濟上,都是依賴蘇聯,而非中國。

第三,1960年,中、蘇交惡,北韓第一志願當然是在兩強之間左右逢源,但-大陸一位外交學者透露-中共對北韓的扶持,一直留一手,因為怕北韓像自己當年一樣,從蘇聯得到核能、軍武、工業技術之後,最終卻又與蘇共惡言相向。1972年,中共為爭取國際空間,與北韓的宿敵-美國-開始交往,北韓看在眼裏,心,涼了半截。接著,1991年,蘇聯垮台,冷戰結束了,北韓也失去大哥了,這時有機會而代之的中共,卻選擇1992年與南韓建交,北韓另半截心,也涼透了。

換言之,金氏王朝從建立直到近年,從來不願做、也沒做過中國的小弟。那一般的錯誤印象從何來呢?應該是因為北韓的對外貿易額,中國佔了近九成。不過,這也很好解釋,中國是北韓北方唯一的鄰國,光是延邊朝鮮族自治州,就有近 80萬朝鮮族,他們跟鴨綠江對岸的「同胞」做生意,是再容易不過的事了。而中國也不願看著北韓的難民越界來討生活;我遼寧的朋友告訴我,「早先年北朝鮮人過江來討生活,只要給飯吃,什麼都肯做,但不能收啊,太多了」。

美國總統川普交遊廣濶, 但應該不像我有遼寧當地的朋友,可以打聽民情,也不會知道前述中國與北韓的恩怨情仇,肯定也沒讀過美國學者 Mearsheimer 的《攻勢現實主義》理論, 但他利用推特不停公開要求習近平想想法子,出面管管金三胖,卻十分符合 Mearsheimer理論中的「卸責策略」-把抑制朝鮮半島的核武擴散責任,都推給習近平。習若是接招,其實沒有有效要求金三胖聽話的絕招,若是公開拒絕,又會讓國內民族主義-大陸稱愛國主義-高漲的激情失望。中美貿易逆差巨大,又讓川普得理不饒人,再加上十九大在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能有大動作。處處為難之下,竟讓川普的大嘴巴取得了國際話語權,只好加入美國在聯合國安理會提議的制裁北韓;北韓一再核武試爆、飛彈試飛,等於為美國在南韓佈置薩德掃除了阻礙,南韓與中國的反對聲音都消音了。川普賺了面子,又賺了裏子。

北韓在後冷戰「中國不疼、美國不愛、俄國不理」的國際孤兒狀態下 ,「一意孤行」的發展核武,實在是最理性的選擇,而且現在已經有成,中、美再喊「朝鮮半島無核化」已是無法達成的目標了;又不想、不敢、不能開戰,談判已是唯一的選擇。

現在問題只是怎麼談?回復「六方會談」的格局嗎?那肯定是美國主導,至少也不會是中國主導;若是政治素人加狂人川普真的邀約金三胖雙邊會談,那習近平、甚至普京都要跳腳,但那時再表態,已陷入被動。當然,還有一招,就是邀約普京,先來個「中俄朝三方會談」,換美、日、南韓跳腳。都有可能,但也都要等十九大之後才可能,因為習主席攘外必先安內啊!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