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正豪, 專欄作家, 時事評論

「賴清德」可以吃香蕉配醬油,但是「賴清德院長」不可以

15 六月 , 2018  

淡江大學教授、中華民意研究協會秘書長 包正豪

其實我很喜歡香蕉這種水果,它的甜香,給我幸福的感覺。另一個愛吃香蕉的理由是它很方便,剝去外皮就可大口食用。不誇張地說,從去年大概這時候開始,自從我開始飲食控制體重,我就幾乎每天早上都至少一根香蕉。這我絕對沒說謊,要不是當時覺得每天都貼同樣的飲食控制FB文有點無聊,現在我的臉書朋友應該還會繼續看到。我的正常早餐是,一顆蘋果、一顆芭樂、一根香蕉,然後全部切成小塊,加上優格和蜂蜜,做成「蜂蜜優格水果碗」,搭配白煮蛋和黑咖啡。

我愛香蕉。

但從小,自我有記憶以來,香蕉就是話題農產品,經常在新聞裡看到,但通常都是外銷日本退貨或者是盛產而被拋棄。香蕉,其實還有高麗菜,一直都是台灣農產品產銷失衡的代表作物。以前是,現在還是。

民進黨政府在處理這個問題上面的做法,不比國民黨高明。兩黨的做法都是「大官出來示範吃香蕉」,美其名曰:「推廣」或是「幫助蕉農」。更「具體」一點的作法是,國防部會出來要求國軍弟兄們開始吃香蕉,誇張一點的單位會早中晚三餐都有香蕉。

以前國軍人數多,60萬大軍的年代,每人一天一根香蕉,能夠消耗的量就可觀,多多少少能夠起一點扭轉產銷失衡的作用,更何況國軍向來是使命必達,一旦玩命地吃起香蕉,還真能發揮些許作用。但是現在,國軍根本沒幾個人了,能吃多少?所以國軍沒法幫上大忙了。

現在的民進黨政府,和以前的國民黨政府,都沒有面對產銷問題,無論是大官還是國軍吃香蕉,都是一場戲,一個政治宣傳,是要向民眾傳達訊息,請大家多吃香蕉,增加需求量來阻止盛產造成價格崩盤。所以賴清德院長的「香蕉新食用法」,連皮煮後搭配大蒜醬油吃,其實也是一種宣傳,希望大家多吃香蕉。說到底,這沒什麼錯啊!總比一堆人排排站,戴著手套吃香蕉來得有趣吧!

但是輿論洶洶,賴清德被罵到臭頭,中間只有少數人(美食作家?)出來替賴清德辯護,說這種吃法是過去物資缺乏時代,農民不忍心浪費的創意料理。我相信這種吃法存在過,就拿我自己來說,號稱「廚餘處理機」,根本見不得剩菜剩飯。

所以我經常把剩菜剩飯煮成鹹稀飯來吃,即便吃到撐,還是不願意浪費食物。剩菜剩飯量少的時候,我可以,但是如果量多,再大的胃納也不夠,我還是只能忍痛把它倒掉,當成廚餘。我是不知道賴清德有沒有這樣的習慣,但以己度人,也許賴清德也是節儉不願意浪費食物的人。

可是為何輿論一面倒地抨擊賴清德呢?我想理由很簡單,就是「賴清德可以吃香蕉配醬油」,但是「賴清德院長不可以」。如果今天賴清德院長把自己放在行政院長的位置上,用行政院長的高度與視角來看香蕉過剩的問題,他應該提出的是「產銷政策」,而不是戴手套吃香蕉和宣傳香蕉創意料理。難不成現在的問題是我們不會吃香蕉嗎?不是,是我們怎樣也吃不完這麼大量的香蕉啊!

賴清德被罵,多少是咎由自取。簡單來說,就是行政院長不幹正事,光演戲就好了的意思。這種人不挨罵,誰該挨罵!

(photo by  <a href=”https://www.freepik.com/free-photos-vectors/background”>Background vector created by Dooder – Freepik.com</a>)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