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鄭師誠

「轉型正義」還是「轉型爭議」?

8 十二月 , 2017  

資深媒體人 鄭師誠

美國南北戰爭期間,在1864年五月七號,北軍的謝爾曼將軍在林肯授意下,帶著254門大砲和10萬兵力進攻亞特蘭大城,九月攻進城內。謝爾曼一聲令下,北軍放火焚城,當時不少南方的老人和婦女拒絕離開,他們以為只要待在城裡,北軍就不敢放火了。可是謝爾曼不管有沒有人,愛走不走,照樣點火!結果這些可憐的南方平民葬身火海,亞特蘭大被燒成廢墟!

為何要說這樣的故事,因為按照民進黨《促轉條例》來看歷史,這林肯那裡是解放黑奴的偉人,那裡可以有一個林肯紀念堂,那裡可以有一座那麼大的坐像矗立在紀念堂門口,林肯應該要砍頭潑漆才對啊!

解讀歷史人物,總是有功有過,毛澤東在大陸搞文革,搞紅衛兵,搞大躍進,搞死多少人,大陸也給他三七開,三分有過,七分有功,從現在去解讀過去的歷史,做史料研究也行,做歷史的辯論也罷,但都只是對歷史的見解,哪裡可以幼稚到用法律來定義一個人的功過,而且就像國民黨前立委林郁方所言,《促轉條例》根本就是把兩蔣打成零分,如果這個不叫鬥爭,什麼才叫鬥爭?

民進黨的政治人物跟鸚鵡一樣,一再重覆著說這是和解??請問把歷史傷口拿刀子劃開,再灑鹽進去,讓傷口比原來還嚴重,哪裡來的和解,恐怕是要把國民黨融解好保住危如累卵的政權才是真的。

兩蔣就跟歷史人物一樣,在台灣有功有過,結果過的部份被無限放大,還加油添醋,功的部份咧?三七五減租,耕者有其田,公地放領,地方自治,九年國教,10大建設,經濟奇蹟…等等等等,難道這些目前台灣人民還在享受的,都是在做夢嗎?這還需要寫文章告訴現在的執政黨嗎?

這麼荒唐的立法還說是為了和解,這樣「睜眼說瞎話」,還說得這樣義正辭嚴!怪不得啊!蔡英文在選前說「我們堅持的是實質的週休二日」,蔡英文在選前說「如果主導國會,砍七天假的案子不會讓它過關」。這話還是熱的,結果選後由蔡總統主導的「一例一休」,不但沒有週休二日,七天假也砍了…這樣說話不算話的蔡政府,還好意思推什麼《促轉條例》。

這個什麼《促轉條例》過了之後,大家在討論有關中正啊!介壽啊這些路,這些學校,這些地方要被改名,因為按照《促進轉型正義條例》第5條規定,出現於公共建築或場所之紀念或緬懷威權統治者之象徵,應予移除、改名,或以其他方式處置之。

請注意哦!條文用的是「應予移除」哦!結果行政院發言人徐國勇說沒有這回事,是在製造對立,羅智強回應說,蔡政府的發言人説謊成性,愈説沒這回事,就是愈有這回事。請問,說謊就說謊,你咬我啊?有這回事,沒有這回事,反正看社會反應,看選舉效應再做決定,怎樣?

台灣的外資投資佔GDP比重剩下不到百分之15,只有世界各國平均不到一半的水準,咱這個政府在搞《促轉條例》;台灣空氣品質進入「毒氣室」等級,咱這個政府在搞《促轉條例》;台灣肺腺癌死亡人數逐年大幅攀升,咱這個政府在搞《促轉條例》;台灣有300萬人月薪不到三萬元,這個政府在搞《促轉條例》…

要過年了,大家日子很難過,看到這樣的政府,這樣的執政黨,只能說…今年難過,明年恐怕更難過,因為:這個政府在搞《促…轉…條…例》,沒空理我們吶!

, , , ,

By



  • leochen1960

    為什麼我的FB分享, 不幹活呢?

  • Jack Lee

    很諷刺的是
    當初的獨裁者.帶著台灣辦民主選舉.用民主選舉取代官派.走向民主富裕.擺脫威權獨裁貧窮

    這樣做的結果是 產生了民選總統….

    而現在的民選總統 卻取消台灣的民主選舉.用官派取代民主選舉..帶著台灣又走向集權貧窮威權
    .
    呵..這到底誰的方向才對呢 ?
    現在.這個民選總統居然還理直氣壯的清算當年的獨裁者呢..

  • 潘俊建

    當民進黨變成統治者
    2018-01-11 蘋果日報 陳芳明(政治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教授)

    民進黨是依賴民族主義而崛起的政黨。在國民黨統治時期,無論是訴諸台灣意識或高舉台獨旗幟,都可以獲得很高的選票。2000年阿扁執政時,更是以台灣意識主張險勝了宋楚瑜、連戰。這次蔡英文的順利當選,仍然還是遵循台灣意識的老路而獲得執政。縱然在選舉激烈期間,蔡英文已經提出性別議題,卻還是依賴台灣意識而獲得最高選票。這是因為國民黨過於向北京傾斜,過於依賴「九二共識」,反而使台灣選民有強烈的危機感。他們選擇支持民進黨,並非是蔡英文天縱英明,而是在兩者之間做不得已選擇。
    台灣意識或台灣民族主義,是民進黨長年以來的奶嘴。如果把民族主義或台灣意識拿掉,民進黨可能什麼都不是:這說明了為什麼她當選後,終於在同志議題上不斷搖擺。同樣的,民進黨長期以來也一直受到財團的支持。只要觸及階級議題,民進黨一定優先站在財團那邊。從這幾年來政治獻金的數字來看,民進黨早就超過了國民黨:從去年年底的統計,就已經顯示民進黨獲得1億9000萬元,而國民黨則只獲得9000萬元。板塊的移動,正好顯示政黨性格的丕變。資本家已經押寶在民進黨了。
    值得注意之處:政治獻金不再只是停留於小額捐款,而是大把大把鈔票源源不絕。不僅中央黨部在選戰中獲得龐大奧援,個別的立委候選人也得到更多獻金。財團支持執政黨,是台灣社會的重要傳統。這種結構性的問題,逐漸影響了民進黨的決策。最典型的例子,莫過於立委邱議瑩與林淑芬之間的口角。在審查《礦業法》時,林淑芬質疑,經濟部提出的版本顯然與業者一模一樣。邱議瑩非常憤怒,譴責林淑芬是「與環團站在一起羞辱本黨」,言下之意:民進黨與環團是站在對立面。
    什麼時候民進黨變得如此難看、如此不堪?如果稍有歷史記憶的話,民進黨在建黨之初,完全與社會運動團體緊密結合在一起:別說環保團體,即使是女性團體、原住民團體、工人團體、農民團體,不都是與民進黨密切結盟?當民進黨脫離了草莽階段之後,便慢慢與社會運動紛紛離婚。那是在野時期的革命階段,只要能夠反對國民黨的任何力量,民進黨都能夠無所不包。但是有了第一次執政經驗後,民進黨上下都嘗到權力的滋味;權力在握之後,便不再與環團、勞團站在同一邊,而是與財團緊緊擁抱在一起了。
    在兩岸服貿協定擬議時,引爆了太陽花學運,民進黨在最虛弱狀態得到了人民的支持。依賴狂熱民族主義的節節上升,民進黨從社會底層一躍成為執政黨,甚至搖身變成統治者;那種贏者全拿的姿態,使民進黨開始變質。這次《勞基法》的修訂,再次顯露了民進黨的真實面貌:那種睥睨的傲慢,不再只是執政者了,而是統治者的嘴臉。民進黨敢於這樣做,顯然是經過了盤算:一方面國民黨的氣數已盡,另一方面時代力量還不成氣候。敢於如此欺負從太陽花運動崛起的政黨,可能知道自己在今年的地方選舉仍然所向無敵。在奢談轉型正義之際,統治者正在製造更多的不正義。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