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杜家駒

一個李案 藍綠紅各有盤算

13 四月 , 2017  

律師  杜家駒

歷史上的教訓告訴我們,與其對外爭取,不如在內部劃分群體將一半的同胞變成賤民,要容易鼓動風潮的多。因此,台灣對於兩岸關係的問題,也許不在於你是勇敢台灣人然後莫可奈何當中華民國人,還是你是堂堂正正的中國人,而是如何區分你是愛台灣還是賣台灣,好在選舉中牟利。

因此,對於中國大陸行為的反應,在台灣未必就是針對中國當局,大部分的時候,其目的或結果是希望因此在島內的政治攻防中可以有效殺傷對方陣營。而這種慣性會讓我們忽視了兩岸關係中的真正重要的內涵。

其實,對中國當局來說,港澳台雖然是號稱中華民族不可分割的部分,但是其實只要在法理上不尋求獨立,北京是完全以國際關係來處理台港澳問題,這個一方面是因為國際政治的壓力與現實,一方面其實也跟北京方面希望有塊試驗田的心態有關。通俗的說,北京可以接受台港澳作為銀河帝國下的依謝爾倫自治區的。因此,即使你大喇喇地跑去北京宣揚台灣獨立,一般也就是依據國際關係原則把你列為不受歡迎人物驅逐出境。

因此,本來李明哲案是相當單純的案件,估計與彼得·耶斯佩爾·達林案一樣,由李明哲公開道歉後驅逐出境,這不是低不低頭的問題,而是對NGO而言,人身安全才是最重要的,你的道歉也不會減弱了國際上的壓力。以彼得·耶斯佩爾·達林來說,他同樣是以違反國家安全法被逮捕,而在中央電視台公開認罪之後,瑞典,歐盟以及美國政府並沒有因為你認罪所以就認為北京政府手段是正義的,還是高度批評並給予中共嚴重譴責。

就必要性來說,其實並沒有堅持不認罪而與之對抗之必要,因此堅持李明哲應該不認罪,應該公開對抗,要不就誤判情勢、要不就是冷血的認為別人的流血越多越好,這樣才會凸顯我主張的正義性。

回過頭來,島內又是怎樣的態度呢?其實大家也心知肚明,這些炒作關心民主價值事少,拿來選舉炒作事多,根本沒有認真討論之價值。就像去年的今天,一堆人在炒肯亞遣返案多麼違反國際法,結果到今天為止不是發生更多類似事件,但是因為沒有打馬的快感,所以連新聞都上不了。這就是台灣,除了拿來罵國民黨以外,任何議題都沒有認真討論的必要。所以我們看到了幾個有趣的現象:

1. 家屬或說親近家屬的方面:態度是非常雷同香港的做法,就是拿傳統的青天觀念來用,希望習近平可以有良心的來公開聲明中國的作法是錯誤的,這個其實某種意義上是把自己放入中國國民的腳色,與其所謂的台獨立場其實是相衝突而不自知,但是綜觀其聲明,其實更多的力氣是拿來攻擊國民黨。

2. 綠營的官方說法:其實看得出一種被綁架的無奈,在不想與中共有更進一步衝突的政治目標以及兩岸官方往來已經中斷的現實下,綠營官方其實希望這件事草草收場,所以對於聲明都是半推半就遮遮掩掩。

3. 對於親綠網路輿論而言,又無法罵政府救援不利,只好東拉中共鴨霸無人權,西扯國民黨裡應外合當買辦,其實只是要宣洩對於現實生活不滿的投射而不是要解決任何問題。但是少了一個政府可以罵,終究氣勢上輸了一籌。建議下次還是讓國民黨執政好了,那任何事件就可以氣勢昂揚的直罵總統跟政府都是既愚蠢又邪惡。

4. 藍的這方面呢,就是又怕踩到中國政府的紅線,又怕被輿論攻擊,然後還要自己跑去當中間人,這種瞻前顧後然後熱心過頭的呆瓜其實在政治史上還真是滿少見的。

最後,公開對抗還是私下和解,在效果上其實都差不多,因為對於這種中國政府定義的境外勢力,最後也就是驅逐出境,它的目的是殺雞儆猴,你有沒有道歉對北京政府而言不是一個必須要考慮之點。

因此要不要私下解決,就看當事人個人之意願,不能說因為當事人選擇先道歉換取解決就是懦弱或是背叛,也不用說當事人選擇公開對抗就是不聰明或是別有政治目的,畢竟這是一個人在面對壓力時的自我選擇,都應當被尊重與支持。

, , ,

By



  • 趙靜軒

    分析得很好,大致上沒錯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