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陳徵蔚

氣度 在你「手中」

14 十二月 , 2018  

健行科大應用外語系副教授  陳徵蔚

丁守中聲請驗票,並打算提出選舉無效之訴。於法理上這或許是合理的策略。不過即使選舉無效成立,台北市重新舉辦選舉,丁能夠贏得漂亮嗎?原本支持丁的選民,能夠原封不動移轉嗎?而丁所謂不耐等候而回家的年長選民,真的都會支持丁嗎?

一時的失敗,不代表永遠,重點在於如何延續民意支持。陳水扁當年台北市長競選失利,數年後卻更上一層樓選上總統。蔡英文也曾在新北市長選舉敗給朱立倫,然而沉潛之後,她依舊帶領民進黨攀上權力顛峰。相較之下,宋楚瑜當年擔任省長,擁有驚人的民意支持度。然而卻在凍省爭議中與李登輝鷸蚌相爭,最後逐漸失去民意,2006年台北市長選舉宋竟僅得53,281票,得票率4.14%,足以令政治人物引以為戒。

民眾未必會以成敗論英雄,但卻保證會對「權力鬥爭」感到厭倦。一個有氣度的失敗者,可以持續耕耘民意,未來大有可為。相對的,如果執著於輸贏、歹戲拖棚,那就會逐漸令民眾不耐,流失民意。

如今民進黨支持度低迷,柯文哲贏得如此危險,這些都顯示著國民黨的機會,既然已經打了漂亮的一仗,就不必太執著於單一戰役的失利。現在贏了四年,不代表可以贏得未來。執政的包袱,未必對綠、白有利。只要國民黨在這段時間好好耕耘,未必不能再有一番作為。

一個人的品格,不在於他成功時的高度,而在於他處理失敗的態度。項羽是個暴虐的執政者。然而,當他兵敗,烏江亭長勸他急渡,項羽笑曰:「天之亡我,我何渡為!且籍與江東子弟八千人渡江而西,今無一人還,縱江東父兄憐而王我,我何面目見之?縱彼不言,籍獨不愧於心乎?」項羽原可捲土重來,他也明白回到江東,故鄉父老仍然會奉他為王。但是他寧願自刎,也不願落荒而逃,故而成就其雖敗猶榮的氣度。

項羽的失敗,是他的暴虐。項羽的成功,卻在於他在失去權力之後,仍然從容接受失敗,勇敢承受。李清照說:「生當作人傑,死亦為鬼雄。至今思項羽,不肯過江東。」這是對於英雄的理解。

當然,丁可以驗票,也可以聲請選舉無效。然而,這真的是選民要的嗎?如果他泱泱大度地接受敗選,在如此的些微的差距下,展現出他對於權位毫無戀棧,他的聲勢會不會更高呢?

俗語說,不要為失敗找藉口,應該為成功找方法。這次的選舉,當然有很多瑕疵。然而,一直陷入計較失敗癥結的泥淖中,只會讓民眾感到這個政治人物沒有對未來的前瞻,只有拘泥小節的法匠性格。如此,會贏得更多的民意支持嗎?

杜牧評項羽時曾說:「勝敗兵家事不期,包羞忍恥是男兒。江東子弟多才俊,卷土重來未可知。」切腹、自刎畢竟過於意氣用事,展望未來,捲土重來,丁守中應該善用目前高昂的民意支持度,作一些提升民意觀感的事情。丁守中應該明白,這次藍軍大勝,並非選民對國民黨的支持,而是對於民進黨執政無能的反撲。

因此,丁守中的當務之急,並非打一場勝算極低的選舉無效之訴,然後在一團混戰中逐漸失去民意;他應該是思考如何延續支持,甚至趁白、綠執政之際,拓展自身的民意。三千票的差距很嘔,很難釋懷。但是走出失敗,才能迎向成功。丁守中是否能成為一位有氣度的政治人物,就端看他自己的選擇了。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