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孟道, 專欄作家

不應輕忽匯率干預對台灣加入TPP的影響

11 五月 , 2016  

台灣經濟研究院研六所副研究員 吳孟道

四月底,美國財政部根據「1988年綜合貿易競爭法案(Omnibus Trade and Competitiveness Act of 1988)」及「2015年貿易便利及貿易執行法案(Trade Facilitation and Trade Enforcement Act of 2015)」,首度公布一份主要貿易夥伴外匯政策報告。

在這份報告中,美國列出三項標準:(1)對美國貿易順差超過200億美元、(2)該國經常帳順差相對GDP比重超過3%、(3)外匯淨買入金額超過GDP的2%(持續進行單邊外匯市場干預),做為評估主要貿易夥伴是否透過操控匯率來取得不當利益,並損及美國在雙邊貿易中的權益。

其中,台灣因在前述(2)(3)兩項標準達標,而被列入匯率操縱國的觀察名單。其他被列入觀察名單的還有中國、日本、韓國及德國等四國,不過成因與台灣不同,主要是因為(1)(2)兩項。由於並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同時達到三項認定標準,因此在此份報告中,並未出現所謂的匯率操縱國。

只是令人憂心的是,五個觀察名單中,唯獨台灣是因為符合持續且單邊干預外匯市場標準而被列入,一旦國際經貿環境轉佳,對美貿易順差隨之擴大下,很有可能第一項也會符合標準(2015年美國財政部這個數據已達到149億美元),那台灣將有可能成為首個美國認定的匯率操控國。如此一來,勢必得面臨美國的貿易報復或懲罰行為,無形中也會惡化台灣未來的經貿處境。

其實,央行干預新台幣匯率的舉動,早已不是什麼新鮮事。過往也有諸多學者從學理及實務的角度撰文,指出央行在新台幣匯價上,是採行阻升不阻貶策略,明顯存在干預行為。但央行面對這些指控,皆嚴詞否認,並以維持新台幣匯率動態穩定說法來取代匯市干預,同時強調唯有穩定匯率才能避免金融市場失序。這次,依舊一樣。

姑且先不討論央行干預匯市的是、非、對、錯、有、無之爭議(實際上也很難判斷並釐清),純就這次被列入匯率操縱國觀察名單來看,台灣有一個很嚴肅的課題必須面對。那就是匯率操控到底會不會成為台灣加入TPP的阻礙?

對此,雖然央行一再重申,TPP談判範圍並未明確列入匯率議題,且我與美方溝通管道極為順暢,因此被列入匯率操縱國並不會對我國爭取加入TPP形成負面影響。這樣的說法,著實有點一廂情願。緣由在於TPP文本裡雖未明白規定各國的匯率政策做法,但與文本同步發布的聯合聲明中,仍特別強調操控匯率、競爭性貶值及設定以競爭為目的的匯率目標,將是不被允許的。

換句話說,只要存在操控匯率事實,仍可能會影響台灣加入TPP。更何況,在美國這份主要貿易夥伴外匯政策報告中,就有提到一項跟匯率因素有關的逞罰措施。即要求美國貿易代表署(Office of the United States Trade Representative, USTR)在與所謂的匯率操縱國進行雙邊貿易談判時(包括貿易諮商或洽簽貿易協定),必須將匯率因素納入考量。而TPP這種巨型自由貿易協定(Mega FTA),無疑地是雙邊貿易協定的延伸,顯然也會一體適用。

520後,隨著新內閣正式上路,加入TPP已是新政府無可取代的對外經貿重點政策。當現在大家都把焦點圍繞在TPP的溝通、相關法規的盤點與修訂時,或許也應給予外匯政策一些關愛眼神。否則當一切都準備就緒,卻因匯率干預問題,不得其門而入,這絕對是國家最大的損失。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