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正豪, 專欄作家

不是輿論太苛,而是濫竽充數

16 十月 , 2017  

淡江大學全球政治經濟系主任  包正豪

自內閣改組以來,輿論對部分閣員適任性大加撻伐,而這些遭質疑的閣員,若非唾面自乾地一皮天下無難事,不回嘴就當沒事人,好官自為之;不然就是找出千百種理由來「證明」自身是個合格的政務官,若再被質疑就氣急敗壞地「見笑轉生氣」。

老實說,過去廿餘年來,社會風氣改變,輿論確實對政務官員極其苛刻。通常甫上任未幾,便期待官員立刻上手該管業務,甚至要求這些「新官」能夠立刻大刀闊斧,一除過去可能幾十年都沒能解決的問題;就連立委們也動輒譏諷辱罵,踐踏政務官員人格尊嚴,所以有「官不聊生」之嘆。

這種社會風氣當然不好,因為政務官又不是神,能夠一接掌部會就能夠全盤了解人事和業務。過去國民黨長期執政時,也許可以做到的原因是,所遴選任命的政務官都是在基層歷練許久的技術官僚,最終才爬上部會首長大位。但如今政黨輪替,贏得政權的執政黨視技術官僚為國民黨餘孽,更要論功行賞裙帶朋黨,所以鮮見拔擢優秀事務官員為部會首長的作為。

但這種「一朝天子一朝臣」的現象,實屬正常之必然。難不成打下江山後,還讓前朝官員繼續掌握權力分配資源嗎?當然不會,任用自己人是再自然也不過的現象。既然如此,我們再拿國民黨長期執政時期,新官上任即上手的標準來檢視現在政務官員的表現,其實失之過苛。

既然政務官員不再為基層歷練出身,那政務官員就該是政策擘畫者,負責發號司令,而事務官員戮力實現政策。所以金管會主委顧立雄,誇言自己是來「管金融政策」的,並非虛言,實在不必過份延伸攻擊。畢竟,非金融專業者,也不是不能管金融政策。說不一定,沒有金融專業,卻能夠帶進不同視野角度的想像與觀點,能夠一新金管會的氣象。老是從同一個池子裡面撈魚,很有機會都撈到同一種魚啊!口味不變的話,就沒有新意,實屬必然。所以顧立雄主委以律師專業入主金管會,我們應該可以期待金融監理的制度被完善,然後金融事業的公司治理被重視,這也是顧主委自己說要做的事情。

不過問題來了,政務官員的職責是就其負責業務範圍來擘畫政策。譬如金管會,當然要擘畫金融監管政策,這總沒問題吧!好的,那要擘畫擬定政策,要改善金融監理制度,作為政策擬定者,是不是得要知道金融事業在作什麼,不然是要監理什麼呢?譬如違規超貸危及金融事業本身和傷害存戶權益,那金管會要防堵是類超貸,擬定金融檢查程序,但是負責擬定政策的金管會主委根本不知道「超貸」是什麼,更遑論「違規超貸」,請問金管會主委要怎樣擬定政策呢!

沒關係,我們可以再退一步替政務官員找理由。不是擬定政策,而是擬定政策方向。所以顧大主委可以說:「我負責指明方向」,然後具體細節交給事務官員去處理,這樣講也通。不過請等一下,負責擬定政策方向的政務官員可以不管細節,但你是不是應該要有能力判斷,底下事務官員送上來的法案到底能不能夠實現你的「政策方向」呢?

都已經退到最底線,把對政務官員熟稔該管業務的要求降到最低,但對於一個連金融事業核心基礎業務都不知道的人,請問社會輿論抨擊他不適任,這樣的質疑太過份嗎?顯然不會。顧立雄擔任「正常」金管會主委的資格,想來是不夠格的。堅持要用顧立雄的理由,恐怕就是不可告人的政治鬥爭謀算了。看看顧立雄在黨產會的嘴臉與粗暴,對他在金管會要擬定的「政策」,思之過半矣,不過鷹犬打手而已。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