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正豪, 專欄作家

不用跨出國境就能面對印尼的「新南向政策」

26 七月 , 2016  

淡江大學全球政治經濟學系主任 包正豪

台灣社會對印尼的認識,大概就是侷限於峇里島旅遊、移工、新移民,然後把印尼視為一個開發中的落後國家,如此而已。但只要對東南亞政治和人文地理略有認識,就會知道印尼其實是東南亞區域舉足輕重的大國。印尼挾其龐大人口、廣袤領土、豐富資源,在東協,甚至世界上都具有相當影響力。同時更因為龐大的穆斯林人口,印尼在伊斯蘭世界也是頗具分量的。所以台灣的「南向/新南向」政策規劃當中,印尼都是不可或缺的角色。因此,台灣應該要重視印尼,而外交部也確實在駐外館處的編制上體現其對於印尼的重視。但平心而論,因為印尼與台灣並無正式外交關係,印尼勞工輸出台灣又未受到適切對待,加上過去台灣政府對印尼的不夠重視,輔以台灣社會對印尼的無知,幾十年來台灣和印尼的關係都沒有太大進展。唯一可以拿來講一講的,恐怕只有馬英九政府成功地和印尼政府談成免簽證一事。然而,以印尼這樣的大國,台灣對印尼大宗原物料和龐大經貿市場的需求,以及日漸頻繁的人員交流,這樣的進展,顯然不能讓人滿意。但到底要如何「有效率」地促進兩國關係呢?伊斯蘭信仰可以是個突破點。

 

印尼是個伊斯蘭國家,伊斯蘭信仰對這個國家的政治/經濟/文化/社會/教育等各層面都有極其深遠的影響。但伊斯蘭並不是單一結構組織,對於教義戒律的不同詮釋,讓印尼伊斯蘭形成幾個教團。其中最具影響力的是, Muhammadiyah和Nadhalatul Ulama兩大教團。印尼有超過220所以上的大學是由這兩大教團資助成立。事實上,很多印尼人就在Muhammadiyah或Nadhalatul Ulama辦理的學校完成從幼稚園到大學的完整教育歷程。醫療系統也是,Muhammadiyah和Nadhalatul Ulama投資興建了許多現代化的醫院,撐起印尼的醫療體系。除了教育和醫療外,兩大教團也深入印尼社會的其他生活層面。至於兩大教團對印尼政治的影響,除了能夠動員大量穆斯林支持所屬意的候選人外,印尼總統選擇內閣成員時,根本就是從兩大教團的高階領導人物當中直接拔擢。所以一位Nadhalatul Ulama的高階領導成員即自豪地說:「我們超越宗教組織或是政黨,我們是『影子國家』(shadow state)」。所以我們可以略為誇張地說:所有的印尼穆斯林都受教團影響,並歸屬於其一。而教團也以維護所屬穆斯林的權益保護者和導師自居。

 

來到台灣的印尼新移民和新住民,仍然是穆斯林,需要伊斯蘭指引。同時也還保有在印尼時的教團聯繫。但在台灣,這些來自印尼穆斯林,要能夠準時一天五次祈禱或守齋戒月,都有困難,更遑論上清真寺呢!所以為了維繫伊斯蘭信仰,並尋找教團指引。在台灣,特別是高屏一帶的印尼新移民和移工,已經在醞釀自行興建清真寺。目前所知的,這個穆斯林社群是以Nadhalatul Ulama為主。所以印尼的Nadhalatul Ulama領導階層非常重視此事。倘若政府能夠予以協助,讓清真寺(不是那種金碧輝煌的清真寺,把它想像成為一間小教堂或是聚會所)順利興建。說句勢利眼的話,台灣政府和Nadhalatul Ulama的關係就會邁進一大步。而這個教團的領導階層,很多人是現任內閣成員。所以不啻於間接增進與印尼政府之間的關係。

 

透過這樣的模式,協助Muhammadiyah和Nadhalatul Ulama教團成員在台灣的發展,我們可以和兩個最具影響力的印尼伊斯蘭教團建立起友善的關係,而間接增進和印尼官方的關係。所費者寡,而所獲者多。可以無需跨出國境就可以做的新南向政策,民進黨政府是否願意考慮一下呢?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