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王大師

不知天高地厚 川普恐摸魚摸到大巨蛋

8 十二月 , 2016  

王大師

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繼2日公佈與蔡英文通話的推特文後,這幾天又陸續加碼,抱怨中國大陸在貶值人民幣、對美產品課重稅與南海搞軍事化上,沒先向美國報備。但本人想建議川普在明年就任後,收斂一下這無厘頭的氣燄,否則會發現在他手上的牌,將瞬間成為大巨蛋。

就拿川普舉的例子詳述,首先談一下為何老共在南海填海造陸上,沒先知會美國?先不說美國在墨西哥灣與阿拉斯加外海鑽油時,也從未向亞洲國家知會,原因是美國認為全世界都屬於這國家的,當然無須通報。

但中國大陸自從2014年的馬航失事(MH 370)後,就決定再也不想看美國的臉色行事。解放軍趁著搜尋馬航的理由,於整片南海與印度洋佈滿搜救大隊,「順便」於印度洋海床上探勘有無石油與天然氣。大陸就是在當年4月,大肆在南海填海造陸,還在澳洲停靠軍艦,一聲招呼都沒向美國打。

有趣的是,2014年剛好就是國際貨幣基金(IMF)宣布,若以購買力平價(PPP)計算,中國的GDP悄悄的取代了美國,為近140年來,首次回到「世界第一」的位置上。或許就是這原因,老共也懶得知會老美了。

隨後,美軍虛張聲勢了兩年,於南海叫囂,派各式軍艦、航母與偵察機至此巡邏,但總是雷聲大雨點小,繞沒幾圈後,就摸摸鼻子開回去,畢竟燃料費也蠻貴的;就連7月的南海仲裁案,雖判菲律賓勝訴,卻沒發生實質效應,新總統杜特蒂反幹譙歐巴馬為「婊子養的」。

杜特蒂說得最好,「因為中國有錢嘛,而美國沒有。」次月,翁山蘇姬也決定先訪中後,再訪美,並大剌剌的說:「一個不具利潤的外商對緬甸而言,根本不具價值。」那個不具價值的外商,是指中國,還是美國,實耐人尋味。

而同時間,國際財經新聞的頭條為美聯準會(FED)高高提起升息的決心,卻總是低低放下,每每在最後一刻宣布暫不升息,留到從未來過的「下一次」,摸摸鼻子,讓幾近零的利率水準,一直持續到兩年後的今天,下週又要再度小劇場一番。

所以重點來了!大陸政府為何不告知美國南海的進展?因為美國早已對老共暗示:「我已放棄南海了」,所以要戳破也行,大陸大可昭告天下說:「你老美真有能耐,就來取啊!明明就是自己放棄的!」但習大大沒這樣說,他給足了美國面子,讓軍艦來這繞一繞,沒給太多的難堪。

至於人民幣貶值一項,難道美國真希望即早對岸實施強勢的人民幣?中國目前已經是全世界最大的出口國,約佔全球的16%,大可犧牲出口佔比,升值人民幣,對全世界公告,這個貨幣繼納入IMF的SDR尊榮地位後,要成為下一個主要儲備貨幣,對全球資金造成磁吸效應,排擠美元。

這會讓美國最近「用嘴升息」的策略破功;首先,Fed一旦12月升息又不成功,讓全球看破美國央行的手腳,美元會重貶,導致資金外流,美國缺乏足夠熱錢壓住公債殖利率(也就是一國的借貸成本),這會讓美國的破產城市,繼底特律後一個接一個開花。

美國十年期公債殖利率如今來到2.4%的一年來新高,倘若12月無法升息,市場對美國信心恐崩盤,造成資金竄逃至日本、瑞士、歐元區、大陸與新興市場,美國公債殖利率很有可能升破3%的信心水位。市場認為,一旦升破3%,美國就會有很多城市慘遭破產。

此外,強勢美元在短期內,亦有打貨幣戰的功能,主因自從2008年後的3次量化寬鬆(QE)後,包括大陸在內的新興國家,共以美元舉債3.3兆,全球流通於海外的美債約為9.7兆。一旦美元升值,這些債務對美國以外的國家,所造成的負擔會更大。

如果運用得恰,美國是可透過這9.7兆美元控制全世界,搞俗稱的「剪羊毛」,以高價值的美元債務,搞垮一國財政,之後再廉價買入該國實體資產。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的南韓、印尼、馬來西亞就是最佳例子。大陸去年所流失的資金也達幾千億美元,好在靠上兆的外匯存底穩住。強勢美元實際上是個殺傷力不小的金融武器。

換言之,川普真希望大陸政府向全球點破美國在南海所遇到的泥淖嗎?美國真希望人民幣快速升值嗎?強勢美元不是美國為掩蓋自己的財政窘境,搞出的貨幣戰嗎?華府只是看到老共沒因人民幣貶值而垮台,就想逆轉策略,操作貶值美元救美製造業的策略,實在有點虛偽。

這一段期間來,美國靠強勢美元控制借貸水準,並搞得俄羅斯、巴西、土耳其貨幣崩跌求饒;老共則靠弱勢人民幣舒緩近兩年結構改革的壓力;老共靠南海擴張,伸張區域主權;美國則減少海外軍事,降低債務壓力,這其實對雙邊都有利,只是沒人想戳破。

如今川普想掀開這套國王的新衣,就不要讓這個願望過快實現,否則葉公夢寐以求的飛龍一旦出現,就會後悔當初的大嘴巴了。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