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林穎佑

大陸觀察—近期中共武警部隊的調整

17 十月 , 2017  

國立中正大學 戰略與國際事務研究所助理教授 林穎佑

自2015年11月的軍事改革以來,共軍的一舉一動皆成為國際注目的焦點。但大部分的研究都將目光集中於共軍體制上的改革,以及戰力對周邊國家的影響變化,對於武警此一具有「中國特色」的武裝力量,卻較少著墨。然而,隨著中共對於內部維穩、反恐和關鍵基礎設施防護等非傳統安全任務的重視,武警的角色與任務亦日益吃重,甚至在中共歷史中,多次成為共軍裁軍轉業的去處。

2016年軍改之後,武警在指揮體系與內部管理上做了相當大的改變,也配合中共反貪腐的腳步,對人事進行了相當大的調整,這些都讓軍改後的武警有很大的變化,值得後續持續關注。

長期以來,武警腐敗頻發,有著客觀原因:一來相較於軍隊,武警與地方黨政企業聯繫更緊密,軍民不分的組織,無疑留下不少灰色地帶,既容易陷入經濟腐敗,又容易牽涉政治博弈。二來武警由於其特殊屬性,對人財物都自主支配,在稅收、土地等許多方面有著諸多特權,地方政府部門無權插手干涉。即使有問題,武警依然可以憑其特殊的地位而逍遙法外。

因此,武警的改革重點除了強化軍事屬性,便是剝離附屬的社會職能,並以法規約束。例如,2015年反恐法通過後以明確具文進行規範,未來,武警作為國內反恐維穩用兵主力不會出現變化,但是在屬於警察必須的調查權部分,反恐法明定將該職權交由公安部,情報蒐集則由國家反恐怖情報中心負責,武警任務就只剩下作戰,這有如軍改共軍總參謀部情報部門被轉交給戰略支援部隊,缺少情報支援,武警的規模雖然暫時不改,但組織實際能力已遭大幅收斂。

除了這些新政策之外,最具體的作為就是對武警將領的調查與逮捕。目前武警被逮捕的最高級別為2016年12月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副參謀長、原武警司令王建平上將在任內被直接帶走;其餘如武警部隊副司令牛志忠中將於2016年落馬、長期擔任武警後勤部隊的劉占琪少將於2015年、武警交通指揮部政委王信少將、繆貴榮少將、新疆公安邊防總隊總隊長張根恆、公安部警衛局副局長尹志山少將;江蘇消防總隊總隊長馬德文少將、交通指揮部副司令翟木田少將、福建總隊司令楊海少將、河南武警總隊司令沈濤、江蘇武警總隊於鐵民少將、河北總隊李志堅少將,都在十八大後遭到調查與輕重不一的懲罰。從上述名單來看,幾乎將武警人事進行了大規模的清洗。

現任的武警司令王寧上將,2014年以前都在共軍體系服務,他曾在駐紮於福建的前31集團軍服務,與習近平有所淵源,這可能是其能出任要職的原因。此外,現任武警副司令秦天中將,他的兄弟秦衛江中將為東部戰區陸軍司令,兩人為少數的軍中兄弟檔,而他們能獲得習近平信任的最大原因應為兩兄弟的父親為前中國國防部部長秦基偉,其經歷與習近平父親習仲勛類似,都曾下放勞改,且身為太子黨的成員,是習近平積極培養的對象。

武警從1950年代隸屬於共軍,1983年由公安部管轄,至1996年雙重領導地位確立,任務、規模、政治地位隨著時代上升。武警政治地位的提升與江澤民的刻意重用有直接關聯,在深化改革中成為反腐重點,也和習近平掃蕩江澤民在中國共產黨內的勢力有直接關聯。

換句話說,決定武警增減的理由,與組織專業無太多關聯,主要是取決領導人的好惡。習近平對武警的組織與人事應還會持續調整,使其能擺脫過去江澤民派系的勢力,成為真正「習家軍」的一份子;這可能才是武警改革的真正目的。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