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時事評論, 胡文琦

中共面對8964的救贖之道

13 六月 , 2018  

文史工作者 胡文琦   

中國大陸八九年六四天安門事件剛過29週年。坦白說,8964這組類似南美的神秘納茲卡線數字,直到現在仍然都是中共政權的禁忌數字,不僅在網路上被禁、64當天仍然禁止紀念遊行,就連當時不幸罹難的家屬至今也仍然得不到中共官方調查的「真正真相」,遑論是還給親屬「一個公道」,或是得到任何官方的「賠償」或「補償」方案。

然而,有點反諷且詭異的是,日前中國大陸國台辦發言人安峰山,一席針對台灣政情所發表的談話,他以「盧麗安現象」為例,強調兩岸「已進入制度與人才競爭」的時代,必須讓老百姓「有更多的選擇」。其中的重點更在於,「能不能為人民帶來美好生活,獲得實實在在的好處,並提供發展機會和發展空間,而不在於『愛台灣』」之類的空頭口號的自信宣示。」

安峰山的發言內容與高度完全正確,幾乎可說是「中國夢、大國崛起『發言人』」的格局與氣魄,但也正因為8964至今仍不能以科學、客觀的歷史觀角度,甚至是從終極人文、人性關懷的角度來檢視挖掘歷史真相,剛好就不小心地成為安峰山原欲爭取台灣2350萬民心「心靈契合」工程的「破口」,與證明具有「中國特色治理模式」社會主義優於西方民主自由制度的大好機會。

其實,光從近期諸多西方政治學者已開始探討反思兩者制度優劣的潮流趨勢,就學術多元角度而言,確實已可讓習主席跟安峰山「走路有風」,即便日前習主席才修憲通過所謂國家主席的「終身任期制」,甚至是上週在台灣所召開「從西方中心到後西方世界」國際研討會上,專注探討西方自由主義模式的崩解,以及「中國模式」興起時,其中兩位與會學者之一的加拿大貝淡寧所寫的《中國模式:賢能政治與民主的模式》,以及新加坡馬凱碩認同中國大陸模式,主張美國要有準備成為世界老二的忠告角度,都是國際上宣揚中國模式的學術範例。

然而,筆者仍要烏鴉善意提醒的是,8964越是不能探討其中發生的背景原因與得失利弊,就算中國大陸真的「大國崛起」,或是想要完成兩個百年的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都終將會成為生命中所不能承受之輕的「歷史烙印與枷鎖」。看看在香港所發起紀念64天安門的十一餘萬人示威遊行,乃至在華人圈中大家都是「寶寶心裡苦、寶寶只是不說」的這個「公開秘密」,其實,逃避、低調、忽視甚至是刻意的視而不見與充耳不聞,都不會是解決問題的最好方法。

講更白一點,檢視一下台灣那個「解不開、理還亂」的228歷史悲劇事件,台灣藍綠各政黨族群,至今仍然為了這個「歷史事件解讀」而紛亂不已,雖說其中確實有部分是特定政客操弄民粹,然而,「他山之石可以攻錯」,台灣當下的這個磨難,難道還不夠具有參考性嗎?因而,所謂的「盧麗安現象」、「兩岸已進入制度與人才競爭」、「有更多的選擇」,乃至於「能不能為人民帶來美好生活,獲得實實在在的好處,並提供發展機會和發展空間」的執政雄心壯志,其實不也更不應該變成只是「愛台灣」或「愛中國」的空頭口號。不是嗎?

因此,雖然筆者對於蔡英文總統的治理績效與理念不敢苟同,但卻要引用她日前一席針對布吉納法索與台灣斷交時所說,「中國大陸一連串的外交打壓,顯示出中國大陸的『不安與欠乏自信』,」來鼓勵提醒中國大陸層峰:一定要勇敢的面對8964這個歷史業障與魔咒數字,或許,台灣聖嚴法師一席「面對它、接受它、處理它、放下它」的經典智慧處事名言,會是中共此番真正的救贖之道。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