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楊泰順

中正紀念堂與林肯紀念館

11 三月 , 2017  

文化大學政治研究所 楊泰順教授

二二八事件迄今70年了,但近二十年來每到悲劇發生的同一天,蔣介石總被以「元凶」角色,抓出來批鬥一番。今年更是加碼,不僅與蔣介石有關的各項紀念品被政府要求下架,中正紀念堂還為了避免衝突而封館一天。身為國家領導人,境內發生人權迫害的事件,當然必須得承擔責任。但70年了,蔣介石的繼任者不僅代表政府道歉過無數次,紀念公園、紀念館也多處設立,許多受害者與家屬除了名譽恢復,更領取了納稅人支付的補償金,但事件卻不能就此封存於歷史,使得這塊土地的人民無法以諒解的心態齊心向前。

觀察蔡英文政府所營造的政策氛圍,中正紀念堂內的蔣公銅像,未來很可能面臨移除的命運。此一銅像格局乃模仿華盛頓林肯紀念堂的格局,這兩人確實也有些雷同之處,因為他們(或其部屬)均為了維持國家完整,而採取了激烈的暴力手段。但當蔣公銅像四處被噴漆搗毀的當頭,林肯卻依然端坐在紀念堂上,享受萬方的膜拜與尊崇。在美國,很難想像會有人敢提議拆除林肯銅像,甚至把紀念堂打掉另作他用。難道說林肯手上的血腥沒有蔣介石濃烈?

美利堅合眾國本為各州依自由意願簽署獨立宣言後所形成的聯邦,依傳統合約精神,任何一州當然有權在加入後選擇退出。但林肯卻利用國會休會期間,未經正式宣戰而對離叛州大動干戈,四年的內戰造成85萬人的死亡,迄今仍是美國史上最大的戰爭傷亡數目。尤其,北軍手段的兇殘,更是令人髮指。

以謝爾曼將軍攻打亞特蘭大為例,他在攻克城市後便對居民下達公告,要求所有民兵放下武器,所有市民離開市區,以便於他放火焚燒整座城市。許多老人和婦女堅決拒絕離開,天真的以為只要他們不離開,聯邦軍便不敢放火。殊不知,北軍根本毫無同胞之情,根據記載:

「老人和婦女們跪在地上,死死抱住聯邦軍士兵的大腿,放聲大哭,聲嘶力竭哀求士兵們看在上帝的份上,饒恕他們的城市和家園……但士兵們一腳踢開他們,同時在城市的各條街道縱火。

 大火迅速蔓延全城,聯邦軍士兵為了自己安全及時地撤出城市,根本不理會那些老人和婦女。可憐那成千上萬的老人和婦女,在鋪天蓋地而來的大火前絕望地掙扎和慘叫,相互踐踏……沒有一人逃出火海。聯邦軍同時嚴厲警告撤出城外的亞特蘭大居民,任何人如果試圖救火,一律格殺勿論!大火足足延燒了半個月之久。夜晚,翻騰的烈火竄起一百多米高,把整個天空燒得宛如白晝,在距離亞特蘭大20英里之外都能看到被烈火燒紅的天空。」

謝爾曼將軍甚至殘忍地說:「我就是要讓整個喬治亞州都鬼哭狼嚎!我就是要讓整個喬治亞變成人間地獄!我就是要讓所有喬治亞人—不管男女老少,不管窮人和富人,都感受到刻骨銘心的痛苦!我的軍團將毀滅喬治亞州而後快!」「我們一定要清除和摧毀一切障礙,只要我們認為有必要,就殺死每一個人,奪走每一寸土地,沒收每一件財物。一句話—無情地摧毀我們見到的一切東西……」很難想像這些話出自骨肉同胞之口。而他也確實說到做到,離開亞特蘭大後,部隊所到之處盡成焦土,尤其濫轟威克斯堡一役更造成平民死傷無數。

二二八事件時蔣介石到底有無指揮殺戮,迄今還是人云亦云;但林肯總統縱容謝爾曼殘殺平民則是血證如山,光以戰後還拔擢謝爾曼為陸軍總司令,林肯便難逃「元凶」的指控。多方估計二二八死亡人數至多不超過兩萬人,與南北戰爭的85萬人相差四十餘倍。但事件發生70年後台灣領導人還信誓旦旦表示要追究真相、嚴懲兇手;美國則在60年後(1922)完成林肯紀念堂的興建,肯定林肯具有與締造美國的華盛頓相同的歷史定位。70年後,禮品店隨處都是與林肯相關的的紀念品;蔣介石造型的公仔則被下令下架,就連紀念堂也必須休館避免衝突擴大。

林肯的滿手血腥美國人難道不記恨?非也,南方各州在內戰結束百餘年後,仍然堅持懸掛邦聯旗幟,便可以看成是某種形式的沉默抗議。但無論是美國的掌權者或是曾受迫害者都很清楚,持續撩撥仇恨只會擴大裂痕,無助於國家社會的往前發展。把仇恨置之腦後,透過彰顯林肯的正面貢獻,使得美國價值深入人心,世世代代因而得以在血淚教訓中成長,這或許正是造成美國壯大的動力。

沒有顯著外在威脅的美國尚且知道裂痕必須彌平,強敵當前的台灣,卻反而不斷告訴國人真相並未大白、沒有真相便沒有和解。無怪乎亟欲染指台灣的北京也要開始搞二二八紀念活動,因為多個共產黨版本只會使真相更加渾沌,台灣人的團結也更遙不可及。台灣領導人該醒醒了!

, , ,

By



  • David Teng

    看來一旦武統台灣,指揮共軍血洗台灣的將領完成統一後,應該可以受到中共大力拔擢升官,甚至坐上國家主席大位!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