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楊泰順

中間選民的迷思與國民黨定位

28 八月 , 2017  

文化大學政治研究所教授  楊泰順

在接任黨主席的就職演說上,吳敦義以「讓人民更幸福,讓台灣更美麗」為主題,勾勒了他對未來重振國民黨的策略與方法。但平心而論,通篇演說缺乏政策框架,難免顯得空洞。

吳提出要以「爭取青年認同」與「經濟發展」兩重點擴大社會對國民黨的支持,但兩者其實二而為一,因為沒有經濟發展創造就業機會,黨再努力提拔青年從政,甚至落實「青年公共事務服務隊」,青年人也不可能歸隊。談到經濟發展,則又不可避免與兩岸政策連結,但吳對此除了喊喊「九二共識,一中各表」或「推動兩岸交流,促進互利雙贏」等口號外,在關鍵性的一個中國概念上並沒有充分表述。或許因感受不到國民黨的積極性,北京政府以不發賀電透露失望。

吳的演說似乎深陷「套套邏輯」的陷阱,因為如果不能在兩岸關係上取得突破,在野的國民黨目前並沒有任何挽救經濟的神器;若缺乏讓人信服的經濟振興方案,這些老藍男也不可能在青年認同上贏過民進黨。但若要在兩岸關係上取得突破,國民黨卻又必須承擔親中賣台的風險,也許擔心本土票或中間選民的流失,吳敦義選擇模糊以對。

一般認為,在兩岸政策上,吳有意回復馬前主席的中道立場。但擺在眼前的事實是,馬的中道立場並未成功凝聚國民黨的支持者,否則在兩岸交流的榮景下,國民黨何以卻在2014與16遭逢選戰的大敗?

吳的算計其實不難理解,因為從歷次的民調結果分析,總有約五成的受訪者表示不屬於藍綠,自認為中間選民。故而,吳企圖以站穩中間路線,爭取這一大塊選民的支持。乍看之下似乎不無道理,但中間選民是甚麼?在哪裡?

半個世紀前,研究政黨的知名學者杜瓦傑便已指出,「選擇左右兩端,或非黑即白,是人的本能趨勢,故中間路線只存在於理性論述,並無法吸引選民選擇成為凝聚政黨選票的號召。」杜瓦傑分析,歷史上的中間政黨往往肇因於執政黨分裂,或反對陣營的合縱連橫,很少來自選民的認同,故而在政黨發展史上,中間政黨的特質便是不穩定。

行為研究興起後,過往認為中立選民較為理性的觀點,也受到經驗證據的顛覆。政治學者發現,民調中自認立場中立,或較晚決定支持對象的選民,往往趨向政治冷感,這類族群多數資訊不足,在選舉中棄權的比例也偏高。換言之,在藍綠對決近四十年的格局下,國民黨採取模糊化的中道路線,不僅造成自己基本盤的渙散,對中間選民也未曾有任何的感動,甚至最後還得靠買票吸引這些選民投票。川普的狂言、民進黨的暴力應該都曾讓中間選民感到疑慮,但這兩者都贏得選舉,這個訊息難道還不夠明確?

建議國民黨勇敢說出與民進黨的差異性,絕非鼓勵說大話走偏鋒。政黨雖然必須分據左右兩端進行競爭,但朝野政黨的距離其實取決於執政黨的定位,在野黨不得過於冒進,否則便讓執政黨有見縫插針的機會,民眾當然也不會認同一個為反對而反對的政黨。政黨策略大師唐斯早就說過,在野黨的最佳策略便是附和執政黨受歡迎的政策,只針對不得人心的部分提出相反的主張。以今天的藍綠競爭態勢觀察,國民黨必須更明確的主張親中、恢復核電、反年金改革(堅持政府誠信);至於前瞻計畫、課綱爭議、一例一休就讓民進黨去玩,因為這部分的選票影響相當分歧,無助於政黨認同的建構。

許多政治觀察者指出,蔡政府支持度儘管持續下跌,但國民黨的支持度卻也未見回升。這其實不足為怪,當多數執政聯盟開始崩壞前,首先出現的便是「政黨解構」(party de-alignment)的現象,亦即執政黨的支持群出現徬徨但對在野黨依然充滿不信任。解構過程有時長達十餘年,卻也不意謂在野黨必須等這麼長的時間才能重返執政,因為當執政聯盟一旦開始崩解,在野黨若能以明晰的訴求整合傳統的支持者,勝利還是歸於團結的一方。但此時的在野黨若企圖以模糊的策略吸引對執政黨失望的中間選民,則恐怕偷雞不著蝕把米,不僅轉向的中間選民無法找到新的認同,自己原來的支持者也可能因失望而轉為政治冷感。馬英九執政時原本有機會建立穩定的多數聯盟達到政黨重組(party re-alignment)的目標,但過度迷信中道卻最終導致國民黨失去政權,殷鑑不遠,新的國民黨領袖應引以為戒。

圖片引用:中國國民黨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