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王大師

人民幣急貶為台灣核彈? 蔡主席恐搞錯方向!

18 八月 , 2015  

部落客 王大師

 

上週大陸央行—人民銀行出乎全球意料之外,11日宣布允許匯率中間價參考前日市場行情,逐漸鬆動人民幣與美元掛鉤的機制。當日人民幣急貶1.83%,之後三日連續跌幅約3%。

市場紛紛傳聞大陸將推動「貨幣戰爭」的憂慮,連民進黨主席都跟著喊「這為台灣二戰後,所面臨最嚴峻挑戰」!

聽後差點沒吐血。

說實話,人民幣急貶,最大受益者反而是包括台灣等亞洲新興貨幣,尤其是新台幣,當初張忠謀等國內企業大老引頸期盼的新台幣貶值利多,遲因央行行長彭淮南認為不妥,始終不見新台幣破32的價位。

如今人民幣重跌,亞洲央行行長全找到藉口急貶一番,好讓國內頹靡不振的出口業,能夠大大地吸食一口強力膠,振奮出口業「毛三到四」的獲利能力。

但這波急貶潮,有理嗎?要答這問題,就要瞭解人民幣是否將持續貶值?以及貶值的意義何在?

就在人行宣布人民幣中間價朝市場化發展,導致幣值重貶的當下,「國際貨幣基金」(IMF)14日表示,人民幣並無低估的狀況。意味著,這家掌控全球貨幣政策的行庫,認為人民幣無續貶的必要,為何會這樣?

人行之所以讓人民幣中間價走貶,主要不是為了救出口,3%跌幅救不了太多出口。且大陸出口佔全球總出口規模約16%,已是全球老大,用不著花太大力氣挽救。

對岸當局的醉翁之意,很有可能是在符合IMF的「特別提款權」(SDR)先決條件,也就是讓匯率與利率自由化,最終與美元脫鉤,走向全面性的市場機制。

倘若成真,才有可能是「台灣戰後最嚴峻挑戰」,這時蔡主席才要抓狂;非但不僅台灣,而是「全世界戰後最嚴峻挑戰」。

這意味著,美元將不再是全球獨霸的儲備貨幣,將來制定全球交易定價權的SDR,將會納人民幣於其中,未來全球會走多元貨幣的體系。

也就是說,與其所有貨幣都拿美元計價與交易,將來國際市場計價機制,以及貿易用的清算工具,很有可能改成SDR這個超主權貨幣,舉凡貿易、原油、黃金、能源、大宗商品、GDP計價,都會漸漸脫美元,改採有更大人民幣佔比的SDR價格機制。

屆時,人民幣將逆轉目前的重貶格局,成為強勢貨幣,美元則會修正至較合理的價位,美元指數也難以打破100的波段高點,逐漸走衰。如果未來走勢真為此,這與目前市場專家的說詞,會截然不同。

也就是說,大陸的經濟並沒有隕落、出口並沒有崩盤、陸股也沒有泡沫化,相反地,大陸正歷經一場「轉骨期」,將過往大量依賴出口與投資的經濟結構,轉為內需模式。股市與房市等資產,將漸漸去槓桿化;走向慢成長、穩結構、低排放的經濟內含。

更重要的是,人民幣不但會更國際化,也會逐漸開放資本帳,走入全球儲備貨幣行列。這個前提就是,人民幣必須自由化。也就是這原因,上週才會急貶,突破2%區間浮動的障礙;而非人民幣失去競爭力,或大陸經濟要崩盤等怪理由。

所以蔡主席真要開口說什麼,她理應要指出,一旦IMF於明年9月納人民幣於SDR中,且與美元脫鉤後,本國央行的外匯存底要如何因應?一旦美元走弱、人民幣走強,這對台灣4,200億美元的意含何在?

注意喔,央行持有的外匯存底中,美元幾乎佔了絕大多數。

這意味著,一旦未來全球局勢是朝多元化貨幣組合發展,美元將走弱,這會讓台灣的外幣財富,躺著就縮水好幾百億美元,甚至上千億。如果以這個角度而視,那上週人民幣的急貶,恐怕真是「台灣戰後最嚴峻挑戰」!

只是本島專家們的方向,恐全失焦了!

更多作者文章,請見個人部落格 王大師論壇

,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