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時事評論, 杜家駒

力阻以核養綠 中選會大跳忠字舞?

18 九月 , 2018  

律師 杜家駒

當一個組織無法再繼續向外擴張之際,組織內部成員想要分配到更多的資源,唯一合理的選擇是什麼呢?那就是對分配者獻媚,也就是一般史書上所謂的搖尾份子,對上位者卑躬屈膝獲取愛憐。

但是,在一個大家都很卑躬屈膝的地方,那要怎要顯示出你跟其他搖尾份子不同呢?那就必須要進一步演化成鯊魚份子,用別人的血來表示忠貞,不管這是否會對組織目標有所妨礙,但就是要做的激烈、堅決主戰,以表示忠貞也排除異己。

因此,當「搖尾份子」和「鯊魚份子」在組織中大量出現的時候,其實代表的就是一個組織的活力正在退步,因此對內爭奪資源要比什麼都來的重要。
最近民進黨政府的所為,即陷入此種困境之中。而且令人驚訝的是,明明主要對手已經被打到死都不能在死,而且內部毫無振作跡象,居然還會使民進黨陷入困境,實在不能想像如果國民黨再強一點,那對於現今的政局會有多大的衝擊。

以這次中選會的案件,就可以窺見民進黨目前內部的壓力與焦慮感。首先,本質上這是一個非常小型、不太有危害的政治事件,以核養綠公投本來就不具有新聞性,在網路新聞的點閱率非常低。而且,由於反核主張長時間早已訓練出大規模的社會團體,主政者只要讓民間團體去互咬即已足夠,在戰略上這根本是一個不需重視的次要戰場。

然而,隨著藍營一些次要政治人物出來支持(要注意的是,國民黨內部的主流力量是不敢支持的,可見反核在台灣是多麼有票房的一種公共政策力量),竟然就給了搖尾份子跟鯊魚份子強烈表忠忱、獲得關愛眼神的機會。

因此,所有能夠參與其中的民進黨人的重點,再也不在於如何做對民進黨最有利,而是如何賣力的表演羞辱敵人、以便向最高領袖表示效忠。因此,本來中選會沒有任何必要跳出來說,要何時送件才趕得上年底大選,反正最後委員會故意開不成,或是戶政機關審查提出需要更多時間,都可以技術性讓以核養綠公投無法綁大選甚至流產。

也就是說,以殺人於無形的方式解決問題就綽綽有餘了。

然而,如此一來就無法達到表忠的效果,因此中選會的主事者才要不斷地放話,向最高領袖證明「我有很努力地在打壓政敵。」

而到了這一步,以核養綠的團隊想到了一個昏招就是分階段送件,將聯署書分兩個階段送往中選會。這個部分固然法律無禁止之規定,然而過去在實務上,如果你分開送件,行政機關要如何認定何時是行政程序開始的時點呢?

其實,中選會大可收下來之後要求團隊確認行政程序開始必須以第二次送件時為準,就可以將爭議消弭於無形。再不濟,也可以先收件後,再以行政處分通知當事人,第二次送件不予受理,這樣也很難造成進一步衝突。

當然,同樣的,這種穩妥的做法,就無法證明自己對高層是多麼有用、對敵人是多麼殘酷,因此,中選會採取了衝突最激烈法的做法:當場拒絕收件,以各種刺激的言論來證明自己的價值。

事件發展至此,已經不是一個「法律」的問題,甚至不是一個「政治」的問題,而成了在民進黨內部證明自己比較忠心的問題而已。

至於最後對於民進黨選情是否也害或是是否對國民黨選情有利?筆者認為,影響恐怕微乎其微,因為這個議題實在太過生僻,而且收件與否的爭議,也很難動員群眾認為是重大違法犯紀。

至於這對台灣社會的公投權的行使是否有影響?大概也不用太多慮,公民投票從在台灣誕生的第一天起,就充滿了對選舉的算計以及政黨的廝殺,可並不是為了要彰顯直接民主而設計的制度。

因此,這次中選會對「以核養綠」充滿計算的操作,只是再次印證:台灣其實根本不太在乎公民投票。

photo by <a href=”https://www.freepik.com/free-photos-vectors/background”>Background vector created by Brgfx – Freepik.com</a>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