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王大師

你好,我是台灣人,我沒言論自由!

12 四月 , 2019  

專欄作家  王大師 

還是想再引用語言學大師喬姆斯基(Noam Chomsky)的名言,「控制一個國家,極權主義靠的是棒子,民主主義靠謊言。」之所以用這段破梗,是因為在不久前的「言論自由日」當週,我的臉書又被關了!好一個言論自由的大謊言啊。

當然,讀者會懷疑,搞不好是你王大師愛用仇恨語言,被憎恨你的族群檢舉,那有什麼國家力量涉入之事?當然,但如果被檢舉數已達4次,又是4年前連自己都忘了的貼文,內容談論的是勇敢韓國人不懼美國淫威等云云,吾人就可判斷:

一、這檢舉大軍背後有個被飼養的團隊,應隸屬國安單位;二,這團隊系統性追蹤個別粉專,紀錄可供檢舉內容;三、會在某敏感事件「熱區」,密集檢舉,抑制意見擴散。四、這團隊深諳臉書檢舉演算法,甚至有國家層級與臉書高層交涉。

試問,倘若沒國家,或是政黨勢力,會有臉書散戶有這能力、時間與財力,檢舉本人,與諸多粉專與意見領袖多年的時間嗎?事實上,上面的四個陳述,皆在其他國家揭露過。

更有趣的事,這個口口聲聲捍衛言論與新聞自由的政府,卻選在鄭南榕逝世30週年紀念之月,不但封鎖個別粉專,還透過類民進黨附隨組織的NCC,試圖威脅與懲罰中天及TVBS等不聽話電台。

覺青們總愛嘲笑對岸活在牢籠中,鄙視大陸沒臉書,缺乏檢討習近平的媒體,因此活在鐵幕中。這點,說實話連大陸人也默默承認。之前在國外留學時,幾個台灣留學生經常在幾番激辯後,跟對岸學生炫耀:「不管國力多強,至少我們還有言論自由」!

可悲的是,多半的大陸學生會點頭如搗蒜,同意台灣學生的觀點,這是大陸人有救的地方,也是台灣人悲哀的事實。如今過了20年後回想,必須要說,對大陸指控原則上不變;但我發現,台灣的言論自由,根本沒好到那去。

我們只是擁有一條涇渭分明的言論河道,在這狹隘的框框中,人民擁有暢所欲言的觀點。但只要逾越守門員容忍的範圍,台灣箝制言論的手段,會比對岸更有效率,更隱晦。

有著臉書(由美國中情局CIA研發)這類心理戰武器,國家可透過層層的白手套,殺人於無形。方式包括輿論引導、影子禁令(shadow banning)、同溫層隔離、演算法過濾等。如果都無效,就直接養網軍刪帳號。

最重要的是,台灣的「言論六四」,會在鎮壓完異己後,在受害者的身上印個「這是仇恨言論」的墓誌銘。獨裁者依然以清高的「打假新聞」當藉口,捍衛輿論淨土。隨後人民喜孜孜的自我安慰:「我們真的比對岸還自由。」

全球知名的「戒酒無名會」(Alcoholics Anonymous),之所以在治療酒癮高度奏效,主因要求參與者於入會當天複誦:「大家好,我是某某某,我是酒鬼。」並對大家坦承:「我們承認無能為力對付酒精,生活已變得不可收拾。」

沒錯,要療癒的第一階段,就是承認自己有問題!也就是這原因,對岸的人民恐怕比台灣人更有救,畢竟遠在20多年前時,我有第一手資料,證明他們深知自己言論受箝制的嚴重度。

可悲的是,台灣人沒這自知之明,我們真以為生活在言論自由的國度。畢竟與對岸的朋友相比,我們一直沒膽比照「戒酒無名會」的酒鬼,坦承:「大家好,我是台灣人,我沒言論自由」。更無法說:「我們承認無能為力對付獨裁者淫威,而生活已變得充滿謊言。」

, , ,

By



  • Jack Tsuei

    Damn right!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