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胡文琦

促轉會不要只會追著國民黨要檔案!

3 九月 , 2018  

前中國國民黨文傳會副主委、文史工作者 胡文琦

燈不點不明、話不說不明。媒體報導,行政院促轉會日前發文要求中國國民黨等3個政黨,1個月內依法通報黨史資料。為此,國民黨召開記者會表示,這是不可能的任務,請阿湯哥來都做不到;促轉會則嚴正表示,請國民黨「誠實」向社會大眾交代機密政治檔案去向,切莫假公開、真隱匿。

促轉會還強調,檔案的徵集並非是「抄家」,而是透過檔案內容,進一步還原歷史真相,並開放給各界使用。

此外,促轉會質疑國民黨聲稱,「檔案已完全公開」,卻屢次忽略該黨所保存的「機密檔案」,例如,今年6月13日,前國民黨文傳會主委李明賢就曾向中央社表示,仍有「機密史料未公開」。究竟目前國民黨檔案公開程度為何?機密檔案內容是否涉及「威權時代關鍵歷史」?其論述自相矛盾,連持有之史料檔案全貌皆語焉不詳,令人費解。此外,還引筆者有關台灣省黨部二二八事件史料「說法」作為佐證。

有關筆者論述,經查確有三份二二八正式函文提供給基金會,坦白說,促轉會的相關政治質疑,也並不能說完全沒有道理,只不過,促轉會若真想有「轉型正義」的話,關鍵並不在願意提供各種人力、物力協助,而是其自身必須先能站穩「法理制高點」。

重點有二。第一,促轉會應就在野黨質疑其是有違憲、違法疑慮的「黑機關」一事,主動向大法官聲請釋憲,方能杜絕悠悠之口。

其二,容許「舉輕以明重」,老實說,有關所謂「機密檔案」乃至「二二八事件」的檔案,在當前的社會環境下,一方面民進黨一再以其作為「政治提款機」進行動員,再者,國民黨從老馬開始,每年都向二二八家屬致歉致意,不可不謂誠意十足,因此,對身為新世代國民黨員的筆者而言,根本就沒什麼「原罪」可言,該道歉的就道歉、該賠償的就賠償;唯一仍須保護的對象,可能就只剩下當時負責敵後的海、陸工人員。

換言之,那些檔案基本上並無太大問題,唯一要提出質疑的是,對比過往那些白色威權「史料徵集」而言,那些現在進行式所發生的「刻意『不建檔』」行為,怎麼促轉會都沒有任何意見?君不見,總統府發言人黃重諺針對蔡總統決定「這兩年大政方針」的「執政協調會議」,竟公然說沒有任何文字與語音檔,如果「徵集的目的是為了還檔案於民、還真相於民」的話,那這又作何解釋呢?

photo by <a href=”https://www.freepik.com/free-photos-vectors/hand”>Hand image created by Freepik</a>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