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鄭師誠

假如我是蔡政府!

13 四月 , 2017  

資深媒體人 鄭師誠

電影《屋上的提琴手》有一首非常有名的插曲《If I Were A Rich Man》(假如我是一個有錢人),咱們不要那麻俗氣,就來想像一下,「假如我是蔡政府…」。

首先,如果我是蔡政府,如果真要救李明哲,我不會請那說生命會找到出路的陸委會主委張小月出來叫陣,要求對岸要做這個,要做那個,也不會讓張小月叫出來開記者會,說兩岸應該早日用溝通對話來解決,不應該用任何政治理由還干預阻擾;還呼籲中國大陸不應該再漠視我方訴求,雙方應儘快展開溝通與對話。

就是因為政治理由不想對話,兩岸老早就已經「已讀不回」,為這個開記者會,妳以為對岸就會從「已讀不回」變成「快讀快回」嗎?如果我是蔡政府,我會積極透過地下管道,讓兩岸能夠就李明哲事件達成共識,不會在表面上繼續放話,因為那只會有反效果。

假如我是蔡政府,對亞裔人士被聯航以暴力拖下飛機,華裔女子被旅館惡意取消訂房,會表達嚴重的抗議,因為民進黨一向標謗人權是普世價值,如果在這些事情上面默不作聲,會讓人懷疑所謂「重視人權」,不過就是拿來鬥爭其他政黨的工具罷了,而且會被認為只要遇到美國或美國人就硬不起來!

如果我是蔡政府,有關沖之鳥的漁權,會直接叫它是「礁」,而不是連這種日本人造出來的「國土」都不敢抗議,這樣要想跟日本人分享這個漁場,真是「緣木求魚」…

如果我是蔡政府,我會透過相關人士想辦法取得WHA的邀請函,而不會又是在檯面上放官話,希望WHO依照「往例」發出邀請函,因為今時不同往日,沒有什麼「往例」可循,一切都已經不一樣,如果只是放話,就是間接承認已經無招可用。

如果我是蔡政府,要編列8,800億的「前瞻基礎建設計畫」,不會那麼明目張膽地「大小眼」,藍綠縣市預算天差地別;而且開公聽會,至少象徵性地讓藍營地方首長表達意見,不會找個在立法院打耳光的人,坐在主席位置擺譜。

假如我是蔡政府,就算心裡想著用改革搞鬥爭,也不會花公帑做廣告,說公教年金是「不公不義」;假如果我是蔡政府,心中真的沒有鬼的話,現在從軍公教拿走多少,應該要答應未來政府情況好的時候要還回多少,這不只是「信賴保護原則」,而且是政府要找到優秀人才的必要之策。

假如我是蔡政府,會請那位看到「魚翅」就經不起誘惑的環保署長李應元下台一鞠躬,因為吃魚翅不環保是普世價值,如果環保署長能吃魚翅,那跟原來保家衛國的雄三飛彈射中自己人有啥兩樣?而且這如果是藍營執政的時期,恐怕此時環保署長已經被「特定」環保團體轟下台。

假如我是蔡政府,假如我是蔡政府,假如我是蔡政府…,只可惜我不是蔡政府,我們不是蔡政府,大家都不是蔡政府,只能想像一下,聊以自慰。

至於蔡政府為何不照這樣做?人家是做大官的,我們這些人,只有選舉的時候才是你兄我弟,選完以後就是你我有距,按照周星馳那部《威龍闖天關》,蔡政府裡面都是…官哎…就那某陣營常說的那一句啊!妳好大…我好怕哦!以後要是《保防法》過了,在下絕對不承認這篇大逆不道的文章是我寫的…因為古人說啦「邦有道則仕」,那邦無道則…則…則…則當俗辣囉!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