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約拿巴

假左青年別裝了,明明是資產階級大獨派

16 八月 , 2016  

資深媒體人 約拿巴

如果現今社會上一些自稱覺醒與進步的年輕人是真的左派,是站在弱勢者、無產者、被剝削者的立場上發聲,按理,他們勢必感到,他們曾經傾力相挺的蔡英文,如今卻讓他們十分憤怒與沈痛。

蔡英文上任後逐漸曝露出來的行止,都應讓他們瞠目結舌。譬如,蔡英文一個月要花恐怕只是底薪的六萬元,請一位手藝精湛的御廚為她的三餐備膳,譬如,她不覺一絲不妥地就將座車換成了一部近五百萬元的奧迪A8、再加上一部快四百萬的路虎Discovery;不旋踵,一堆綠委到日本荒唐地吃了兩頓昂貴的饗宴後,又四分五裂地各自繼續私人度假行程,蔡英文竟然替他們出言緩頰。

這些年輕人此刻若不驚覺,蔡英文與他們竟然是兩個不同階級的對立陣營,彼此之間可謂沒有相容的空間,那真是一件大大懸疑、又大大矛盾的事情。

但我們發現,沒有人出面怒斥蔡英文欺騙了他們,沒有人指控蔡英文背棄了曾經的理想,這些人一點都不是他們面具上帶著的那個左派,他們從來就沒真的有過那些被他們高高舉起的理想。譬如,太陽花標舉的反全球化、戴立忍的反文林苑、那些陰魂不散跟著馬英九,一有空隙就丟鞋子的關廠工人、陳為廷的反大埔徵地等,現在早已偃旗息鼓。

上個月柯文哲拆永春都更案的釘子戶,沒有人聲援;一樣是王家,文林苑與永春,一個像是抗爭的美好典範,一個卻變成不識抬舉的刁民。台南鐵路東移與竹南大埔科學園區相同,都要拆遷,後者,陳為廷將劉政鴻當劊子手,南鐵東移陳為廷卻不知怎地放過了賴清德,亦不見蹤影。

以往那些進步的左派青年,什麼台左維新、什麼台灣勞工陣線、什麼1985行動聯盟、人民民主陣線、以及撈什子的什麼黑島青,都一概消失,一件如此不義的拆遷案,卻無人聞問。只剩徐世榮一介學者與少數人,還在挺南鐵自救會,所謂的與弱勢者同一陣線的那些假左青,像是人間蒸發,隱藏在社會的諸角落,恐也過著跟蔡英文一般,十分舒適逍遙的生活。

前年太陽花像是麻疹爆發的時期,一堆人與我紙上辯論,說那些學生都是真的在為底層的被壓迫的年輕世代爭取未來,說得情真意切,美麗動人,當時我的心裡一陣冷笑,「你們這些人,居然可以自欺欺人到這種毫不知恥的地步?」

現在的靜默,蔡英文登基後的靜默,看見蔡英文奢華生活卻鴉雀無聲的靜默,讓人完全看清,蔡英文毫不掩飾她就是最大尾的資產階級,「左派」青年卻照舊趨之若騖,他們到底有哪一根毛是左派?有哪一點眼屎是進步?哪一條聲帶夠資格唱一句「國際歌」?

你們這些詐騙集團別以為人民真是智障 ,下次出場,請至少尊重一下觀眾,就說你是資產階級的大右派,你喜歡跟在資產階級的統治者一旁吃香喝辣,你真正的主張是台獨,不是什麼高貴的「左派」,起碼表裡如一一些,讓人看戲時,不會愈看愈作嘔,最後只能吐了一地。

, , , , ,

By



  • Chu Ka-li’p

    笑死。拿鐵路東移跟大埔比,你沒在青年路平交道上面塞過吧XDDD
    繼續罵陳為廷並不會讓國民黨票數因此變多,保重了。
    反南鐵東移的那群夥伴再怎麼憤怒於民進黨也不會把票投給國民黨唷啾咪。

    • かご猫 シロ

      南鐵自救會又不是反對鐵路地下化
      跟青年路平交道塞車有什麼關係?
      果然跟作者講的一樣
      自欺欺人到這種毫不知恥的地步

      • disqus_BjZawrMTvy

        …你不知道南鐵東移其實是台南鐵路地下化的一部份嗎?
        智障到有剩欸……

        • David Huang

          你不知道大埔要拆,交通問題也是理由之一嗎?文章作者才剛罵完雙重標準就有人來示範了,腦袋多用用好嗎…XXD

          • Claude Chih

            你知不知道大埔不拆,結果改了計畫交通問題就解決了嗎?不知道誰才在雙重標準並且需要多用腦喔 XDXDXDXDXD

        • subtone

          你不知道南鐵東移是台南鐵路地下化,並不是抗爭的主要原因。要求徵收改回原來的徵用,纔是重點欸⋯⋯

          智障到無限欸

    • subtone

      沒人反對鐵路地下化,只要求徵收改回原來的徵用。徵收和徵用有什麼不同,你弄得懂嗎?不懂沒關係,我教過啟智兒,很有耐心的,可以教你。

      • Vince Tsai

        我不懂,請解釋。

        • subtone

          鐵路地下化有很古早的舊案,舊線路就是原鐵路直接地下化,工程期間,路旁的民宅需拆除,因此規劃為「徵用」,安置移民,完工後再還地給居民,這些居民就這樣守著鐵路,盼望鐵路地下化後,他們的新房子可是在市中心的大馬路上。不論新舊案(鐵路有沒有東移),既然鐵路是地下化了,地上該怎麼處理?你認為呢。現在方案是「徵收」、「徵收」、「徵收」,意思是因鐵路地下化工程所需,需要拆掉的民宅地,市政府通通徵收,鐵路地下化後,這些地就變成公有地,市府說這些地可以做公共用途,例如綠化帶、公園之類的,首先,這是「說法」、「說法」、「說法」,實際的規劃案在哪?「沒看見」、「沒看見」、「沒看見」,其次,這些地在市中心,不是商用地,改為綠化帶,緊貼著綠化帶的民宅,市值立該暴漲,但這個市值暴漲與被徵收戶無關。如果大埔那1.587戶(一戶全拆,一戶為兩人共有,其中一人同意,另一戶拆到違建部分,還有一戶拆到圍牆,號稱大埔四戶)和士林王家可以為自己的利益爭取到那種地步,為什麼南鐵被徵收戶不行?

          • Cj Chu

            原來如此 謝謝 問的人真是 大哉問 答的人更讚

          • 向嘉慈

            good

    • Mighty duck

      怪了,摸奶廷和大腸花本來就是政治詐騙集團,西洋鏡被拆穿,遭駡活該,跟幫國民黨有何干?賴神花媽拆民宅是為了公共建設,柯p拆龍腦叫擺平刁民,郝拆文林苑卻叫不公不義?你們護衛隊的標準還真一致。被賣了還甘願幫忙數鈔票,可惜現在民進黨上台沒五百領了哦,另外髮夾彎很多保重別飛出去太遠哦啾咪

      • Michk99

        說得太好了

  • wade

    總統座車不是光換一部就可以了,總統的換隨扈的偽裝車也要換,換一部等於換三部,換了兩次等於換了六部。
    五百萬三部加四百萬三部,總共花費兩千七百萬民脂民膏!

  • bravomao

    笑死。文章是在談假左,就是有人想拉KMT出來混淆議題,眼裡只能看見兩種顏色的話要快就醫唷啾咪。

    • Michk99

      年金改革跟大腸花運動是一樣的。

      民進黨不倒,

      台灣先倒。

      越看這個新聞越有趣,

      所以重新貼了一遍。

      反對,

      抗議,

      叫別人不要去,

      然後自己偷偷跑去!

      反對的人真的變成最大的受益者!

      這個有一點不太夠意思耶~

      很自私的行為,

      有好處自己吞,

      有壞處別人擔。

      http://www.zcool889.com/article_146.htm

      名嘴張友驊曝

      太陽花成員隱姓埋名

      赴陸求職

      太陽花學運迄今已整整三年,當年反對黑箱服貿的學生衝進立法院占領議場,改變了台灣的未來,也改變他們的未來。

      這些學生進入社會,如今都在做什麼?政論名嘴張友驊爆料指,有些太陽花成員竟赴大陸求職工作,為此還隱姓埋名,因為怕被認出來。

      名嘴張友驊日前在談話節目爆料:有至少四名當年太陽花學運的學生幹部,從澳門進入大陸求職工作。

      他們極力隱姓埋名,因為害怕遭大陸網民肉搜,他們當年的言行就被通通曝光出來。張友驊舉例,一名台生稱某位曾參加過太陽花的學運人士,如今在深圳一家大型遊戲公司工作,原本台灣只給2.8萬新台幣的薪水,在深圳薪水則給到4.8萬新台幣,翻了近一倍。

      張友驊認為,這些學生幹部反服貿卻赴大陸工作,就應該承認當年的行為做錯了,

      「當年你做了什麼事,凡走過必留下痕跡!」,「就應該道歉。」

  • disqus_BjZawrMTvy

    南鐵東移爭議裡,自救會的立場跟方案合理性都沒勝過市政府。
    我本身台南人注意這件事一年多了,沒覺得哪一方"更"合理。
    所以現在是敗選這麼久了還是覺得天下皆醉我獨醒? 智商測驗結果報一下啊,看你是不是有高於多數人的智力,沒有就去考啊。

    • Herman Hsiung

      文林苑王家在法律上一樣站不住腳,爭取的不就是和反南鐵東移民眾一樣的心聲,如果南鐵東移案要講方案合理性,那支持文林苑王家抗爭是在幹什麼?從來沒有認為國民黨多好,不過民進黨的雙重標準實在讓人看不起,被稱為詐騙集團不是沒道理

      • Michk99

        民進黨事詐欺集團,

        這個沒有錯。

    • Albert

      不是多愛國民黨 是民進黨更不堪

  • BIGDOG Yang

    這篇是篇廢文的原因,是因為他用舊的藍綠區別,來灌在階級鬥爭上。他從頭到尾沒有表態是左還是右,也從不說清楚自己是不是贊成那些弱勢所發起的反抗,或是政府執行的公權力。完全只「昨是今非」邏輯的謾罵文而已。那,除了罵了不理解的正對方之外,他還做了什麼呢?沒有。也沒有任何建議,也沒有鼓勵可能跟他站在一起的同儕,更沒有理念、主張。通通沒有!其實假文青、假左派,他倒是做了很好的示範。

    • David Huang

      你閱讀理解力要加強,文章是批評假左派,並沒有標榜作者自己是真左派…

      • BIGDOG Yang

        廢話!你閱讀能力才有問題。我就是在說他自己一點態度也沒有,憑什麼指責別人?永春都更案,作者贊不贊成?這講出來,很難嗎?台南鐵路東移,作者贊不贊成,講出來,很難嗎?自己在什麼象限都搞不清楚,然後還要講別人?「費文」的意思,就是不要說他有沒有建設性的意見,他連自己是什麼態度,是怎樣的想法都沒有。只知道看別人不爽。他當然不是左。他自己什麼也都不是。

        • David Huang

          某些人言行不一雙重標準,為什麼不能指責?你的道德標準還真有趣 XDD

          • BIGDOG Yang

            啊,因為你這樣的回應,表示你還是沒看懂,也真的是懂。所以我就拿你說的來舉例:比如你以「道德」來說,所以它就要有標準。以那標準來衡量所面對的,是對的,還是錯的。就像我們說「不可以貪汙」,是因為「貪汙是不對的」,然後,我們是站在「沒有貪汙」的一方,去指責違反「道德」這個標準的,那些在「貪汙」的,或是覺得「貪汙是對的」。這就是我所謂的象限。所以回過頭來說,我說的「廢文」,有沒有這樣呢?沒有。作者沒有表明自己的立場,或是贊成或是反對,通通沒有,只是指著某些人一直罵而已。但是假裝自己是在指責「左」不「左」的問題。它沒有資格呀。因為他自己也不承認是右(雖然我強烈懷疑是,但是他自己並沒有表明),也不將自己是所謂的「真左」,可是卻打著某種奇怪的(無名的)旗號,去指責別人「假左」。這篇是「廢文」的原因,是這樣的。

          • Shou Hsi Pen

            這篇費雯當然不敢講自己的立場,因為根本沒有什麼左或者右立場,只能指責他人前後不一,好像立於道德高地,凸顯「他人是前後不一的,並隱含有自己沒有前後不一,所以站出來批判」,然而問題是,那自己立場是什麼呢 ?
            沒有,沒有什麼立場,或者說根本不敢講。
            這不是假什麼才叫假 ?

          • BIGDOG Yang

            正是這種狼子野心,是我們應該努力戳破的虛偽。所謂的「偽君子」就是如此。

          • Tady Hu

            國際民主基本精神就是【自由、平等、博愛】
            在民主國家能說是民主就要符合民主基本精神,
            在這用「不符合民主基本精神.平等標準」的兩套標準就來扭曲事實批判這篇是廢文,
            故意兩套標準不用民主平等的精神,不去批判偽社運人士面對社會不公益事件以兩套標準不民主平等抗爭的民粹作法,

            還故意用反民主的「民粹鬥爭扭曲誤導手法」故意想要扭曲事實將「這篇為社會民主平等公平正義,批判文章兩套標準不民主平等抗爭的民粹作法」故意扭曲成又是「藍綠區別」來誤導扭曲告訴台灣人社會這又是藍綠鬥爭的文章,

            這更是反民主的【民粹鬥爭完全漠視轉移焦點手法】就是故意要讓台灣人完全漠視偽社運人違反民主「兩套標準不符合民主平等的作法」,

            故意營造不民主平等性的民粹氣紛不要讓台灣知道及批判偽社運人違反民主「兩套標準不符合民主平等的作法」。

            再用反民主的【民粹鬥爭抺黑手法】抺黑別人談論社會不民主平等正義是「偽君子」來消滅台灣民主言論自由,試圖在民主國家造成寒蟬效應。

            看!
            在台灣就是有一堆人不希望台灣有民主基本精神【自由、平等、博愛】,
            一直用「兩套標準破壞台灣民主平等精神及破壞台灣的民主【自由、平等、博愛】」,
            破壞台灣民主就這麼不希台灣有民主【自由、平等、博愛】是嗎!

          • John Chang

            此文的主題並不是要表達立場,一般人應該都能看出來,您可以要求作者站出立場,而不是直接批評他是假,您覺得他沒有資格批評別人前後不一,想必您認為作者也有相同作為,可以舉證一下嗎?這樣您的論點才會更有說服力.

          • Michk99

            最噁心的就是太陽花!

            年金改革跟大腸花運動是一樣的。

            民進黨不倒,

            台灣先倒。

            越看這個新聞越有趣,

            所以重新貼了一遍。

            反對,

            抗議,

            叫別人不要去,

            然後自己偷偷跑去!

            反對的人真的變成最大的受益者!

            這個有一點不太夠意思耶~

            很自私的行為,

            有好處自己吞,

            有壞處別人擔。

            http://www.zcool889.com/article_146.htm

            名嘴張友驊曝

            太陽花成員隱姓埋名

            赴陸求職

            太陽花學運迄今已整整三年,當年反對黑箱服貿的學生衝進立法院占領議場,改變了台灣的未來,也改變他們的未來。

            這些學生進入社會,如今都在做什麼?政論名嘴張友驊爆料指,有些太陽花成員竟赴大陸求職工作,為此還隱姓埋名,因為怕被認出來。

            名嘴張友驊日前在談話節目爆料:有至少四名當年太陽花學運的學生幹部,從澳門進入大陸求職工作。

            他們極力隱姓埋名,因為害怕遭大陸網民肉搜,他們當年的言行就被通通曝光出來。張友驊舉例,一名台生稱某位曾參加過太陽花的學運人士,如今在深圳一家大型遊戲公司工作,原本台灣只給2.8萬新台幣的薪水,在深圳薪水則給到4.8萬新台幣,翻了近一倍。

            張友驊認為,這些學生幹部反服貿卻赴大陸工作,就應該承認當年的行為做錯了,

            「當年你做了什麼事,凡走過必留下痕跡!」,「就應該道歉。」

          • Vince Tsai

            所以你是假左嗎?如果不是幹嘛反應這麼大?

          • BIGDOG Yang

            看不出這是「廢文」的,就算不是「假左」,不然也是個大右派。很容易區別的。所以不需要躲躲藏藏。請問,你看出這是廢文了嗎?

          • Michk99

            你寫的才是狗屁!

            年金改革跟大腸花運動是一樣的。

            民進黨不倒,

            台灣先倒。

            越看這個新聞越有趣,

            所以重新貼了一遍。

            反對,

            抗議,

            叫別人不要去,

            然後自己偷偷跑去!

            反對的人真的變成最大的受益者!

            這個有一點不太夠意思耶~

            很自私的行為,

            有好處自己吞,

            有壞處別人擔。

            http://www.zcool889.com/article_146.htm

            名嘴張友驊曝

            太陽花成員隱姓埋名

            赴陸求職

            太陽花學運迄今已整整三年,當年反對黑箱服貿的學生衝進立法院占領議場,改變了台灣的未來,也改變他們的未來。

            這些學生進入社會,如今都在做什麼?政論名嘴張友驊爆料指,有些太陽花成員竟赴大陸求職工作,為此還隱姓埋名,因為怕被認出來。

            名嘴張友驊日前在談話節目爆料:有至少四名當年太陽花學運的學生幹部,從澳門進入大陸求職工作。

            他們極力隱姓埋名,因為害怕遭大陸網民肉搜,他們當年的言行就被通通曝光出來。張友驊舉例,一名台生稱某位曾參加過太陽花的學運人士,如今在深圳一家大型遊戲公司工作,原本台灣只給2.8萬新台幣的薪水,在深圳薪水則給到4.8萬新台幣,翻了近一倍。

            張友驊認為,這些學生幹部反服貿卻赴大陸工作,就應該承認當年的行為做錯了,

            「當年你做了什麼事,凡走過必留下痕跡!」,「就應該道歉。」

        • Jimmy Li

          你的國文程度真的很差ㄟ
          怪不得文言文比例要降低, 就是為了"應付"像你這樣子的~~~~~人嗎?

    • 王推人

      我讀後感覺是,作者不是在指責其指涉的對象的左傾或右傾的立場是對還是錯,所以並不是一個需要表明他個人的立場,他也沒有試圖建構他對特定議題的論述立場,比較像時間軸上縱向對指涉群體的觀察的比對。他是就一個觀察的角度來對比出其指涉的對象的虛偽的立場,及前後不一致的標準。

    • Veronika Liu

      作者要說的就是所謂覺醒青年的昨是今非,作者本人立場為何根本不是這裡的重點,少拿別的事來打模糊杖!這本來就是兩件事!民進黨最會的一招就是「因為你有錯,所以我的錯變成不是錯」。你現在的回覆就反映了同樣的做法!作者是藍的或綠的又怎樣?他做了甚麼又怎樣?那我現在是不是該反問「你」又做過甚麼?「你」對於台灣社會又究竟有何貢獻??

      • Michk99

        Veronika,

        你的意見非常棒!

    • Veronika Liu

      還有,說別人的文章是廢文並不代表你吵架就贏了,回答一大堆無關的內容也不代表你比較高明!

    • 張騏順

      不論是支持哪一方的人 民主國家本來就要給對方尊重 但是對於立場不一的人 就要加以譴責 所以你挺哪一方根本不是重點。

    • 高士良

      指責別人是雙重標準並不需要自我表明立場,有問題的本來就是雙重標準的那一方。
      50元自助餐當然可以指責招牌寫羊肉爐裡面卻是豬肉的店家廣告不實,難道他還得一起賣羊肉爐才能指責嗎?

  • 真翔樂玖

    之前聽到一個頗絕望的講法
    他們投民進黨不是希望台灣好
    而是希望給國民黨一個"教訓"
    我在想你是在教訓什麼?
    是藍執政時你被開單?
    還是耕者有其田的大地主後代?
    假如是說沒管好台灣這事
    那是不是連民進黨都該教訓一下?

    • 張 小老頭

      這樣說起來我還真該痛恨國民黨
      因為我聽說
      我祖父是耕者有其田時的大地主
      99%的土地被國民黨哄騙徵收去了

      可是…我現在還是手不了民進黨 受不了那些學生

  • Lin Frank

    很不幸的
    確實是智障沒錯
    這麼笨,所以窮也是合理的

  • Y SZ

    各位其實少了一個觀念,治理國家其實就跟治理家庭一樣。
    身為父毋一定是全權掌握金錢、權力,剩下的才派給與選擇性的給予子女。

    國家亦同,國家一樣得掌握至少8成以上的利益,剩下的配給給國家子民。

    唯一不同的是身為國家的當權者,可以很多個。不像家庭這麼簡單。
    所以爭名奪利的事情此起彼落,最後各說各話。

    假若子民沒有獨到的經驗與見解,也只能被利用。

    就好像鬧離婚的父母,都想搶孩子的監護權。

    雙方都有理,選哪方都是傷害。

    而子民就是不管選哪一方,最後得到的就只有傷害。

    我輕輕點醒還在迷途的你們,幫助一些不是受人所利用的人來到這裡的解惑。

    只要你夠聰明,像我,只要一天不殺掉,再多文字遊戲都是屁話。

  • 潘俊建

    [節錄]逾半委員對《傳統領域劃設辦法》噤聲 原團批原轉會「轉不動」2017-07-24 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

    ….在凱道駐守152天的歌手巴奈‧庫穗(Panai Kusui)也表示,去年8月他們就質疑,沒有預算、法源與調查權的原轉會,要如何發揮作用?東華大學族群事務與發展學系教授施正鋒也強調,如果沒有調查權,委員會頂多只能寫報告,而政府能否接納報告內容又是另一回事。
    施正鋒直言,民進黨認為原住民的轉型正義,與針對兩蔣政權的轉型正義不同,也有學者認為原住民被壓迫的歷史與兩蔣非屬同一個時代,因而不能放入國家人權博物館,世界上卻已有許多國家針對過往政權屠殺殖民地人民的行為道歉。他批評,這些學者在民進黨執政後,已淪為當政者的幫兇。…

  • Michk99
  • Michk99

    小時候這些東西有的時候會看到,

    但是搞不懂,

    長大了以後,

    有各種網際網路討論論壇,

    也開始有專門研究這些東西的人發表了 言論,

    對當時的事情做了一些回顧與檢討,

    我這才搞清楚到底當時發生了什麼事。

    因為最近正在準備的一個考試有考國文,

    所以也就趁這個機會好好的看了一下,

    如果有看到這個東西的朋友,

    有興趣就看,

    沒有興趣的,

    不用看也沒關係。

    目前我在想的是中國式的社會主義,

    從今天開始算的20年以後,

    會不會開始講這一套?

    不曉得那一天,

    我還有沒有活在這個世界上,

    看一看到最後發展的怎麼樣?

    呵呵!

    https://read01.com/BonJL.html#.WaQhKHN-XqA

    徐復觀與港台知識分子群

    1949年大陸易鼎之際,是熊十力與弟子徐復觀通信最為頻繁的時期。對於赴台的提議,熊認為台灣估計也難保全,自己年老體弱,膝下又有兩個女兒,"何必多此一行?"這位新儒家開山祖師,對國民黨和新政權均無好感,決定乾脆固守原地:"苟全性命時,看看世事浮雲蒼狗之變。如義不容苟全,則亦自了而已。"

    在信中,熊十力提醒弟子,自己當初為什麼要把他的名字從"佛觀"改為"復觀"。因為佛家"於宇宙萬象作空觀而已",缺乏裁成天地、開物成務的進取精神,與社會了無交涉。復觀一詞則來自《周易》,乃"復其見天地心"也"今大地眾生,方顛倒以趨於剝,吾夏人尤剝極,其忍不思復乎?"熊認為儒家要想在海外發揚光大,決不可排斥西方學術而走返古之途:"今欲崛起,不可效老輩經師或理學家,必於西洋科學、哲學有基礎者,方可進而研儒佛,以系統之理論發揮,否則人不視為學。"

    與唐君毅、牟宗三兩人的純學院背景不同,徐復觀畢業於日本士官學校,九一八事變後回國從軍,曾在娘子關、武漢參加對日作戰。後轉而進入國民政府決策層,一度是蔣介石的核心幕僚之一。1944年在重慶勉仁書院與熊十力的會面,是他棄政從文的轉折點。當時窮困潦倒的熊十力,面對"高官"徐復觀的來訪,不但沒表現出絲毫人情世故,而且還"以他自己人格的全力量,直接薄迫於對方,使對方的人情世故,亦皆被剝落得乾乾淨淨……激昂感奮,開啟出生命的新機。"共二十六冊的《徐復觀全集》,大多是四十六歲離開大陸後所作,可以說就是這種人格薄迫的結果。

    徐在海外,遵熊十力之教誨,以輔成萬物的精神,致力於將散落、零碎的儒家思想體系化。同時,積極在公共空間中發聲,辦學辦刊物。而後一點,正是港台第二代新儒家與大陸第一代新儒家的顯著區別。以馬一浮、梁漱溟、熊十力為代表的第一代,大多專心沉潛學術,甚少在報刊上論政辯學,基本不談國是。但第二代新儒家到港台後,既有唐君毅與錢穆共同創辦新亞書院,延續中國文化命脈於舉目無親之地;又有徐復觀在香港創辦《民主評論》,為新儒家擴大聲勢。學問事功,二輪並行。

    為什麼會產生這種變化?主要是歷史情境的轉折。第一代新儒家活動時,五四運動餘波未泯,儒家被斥為專制政治的維護者,中國落後的總根源,"人們由於對於現實政治的不滿,很容易不深究其所以然之故,而遷怒到中國文化身上。"袁世凱洪憲帝制立儒教,更是使儒家坐實了幫凶之名,這時根本不存在理性評價儒家的可能。但離開大陸後,知識分子們卻失望地發現,在引進德先生、賽先生,並打倒"孔家店"近三十多年後,結果卻是國民黨法西斯化。這一巨大反差,使重估五四運動和中國傳統文化的心理條件漸漸成熟。

    知識分子"在九死一生中流亡海外,這應該是政治上大反省的時候,也是文化思想上大反省的時候。"1949年5月和7月,在香港和台灣分別創立了兩種重要刊物:《民主評論》與《自由中國》。前者除了創辦人徐復觀外,主要人士是錢穆、牟宗三、唐君毅、勞思光等,談中國傳統文化較多,可視為海外新儒家的核心刊物。後者則以雷震、胡適、殷海光、戴杜衡等自由主義知識分子為代表,談西方自由民主較多,可視為五四傳統的餘緒。

    徐復觀回憶這短暫的蜜月期道:"當時大家的目的,好像不僅在於辦一個刊物,而在展開一個自由中國的運動,參加的人很多……我們對於此一運動的將來,都抱著歡欣鼓舞的情緒;一般朋友,兩邊都寫文章,似乎並沒有意識到這是文化上的兩個壁壘。"分道揚鑣的原因是,《民主評論》主張中國文化的復興與民主政治不但並行不悖,還能相互汲取有益的養分;《自由中國》則反感傳統文化,覺得西方民主之花移植到中國的泥土上,便免不了會凋謝枯萎,所以傾向於否定儒學。

    學理的分歧,摻雜了意氣和血氣,最終難以收場。很多時候,真理都不是"越辯越明"的,短兵相接式的一對一論戰,絕大多數情況下都只能讓保守的越辯越保守,激進的越辯越激進。最典型的就是錢穆和胡適。錢穆在1950年悍然提出,中國傳統政治根本就不是專制,因為科舉制已經把平民階層中的優秀分子不斷吸收到政府中,由平民組成的政府,怎麼能叫專制呢?而胡適則在東海大學的一次演講中說道:"中國文化沒有價值,不要聽徐復觀、牟宗三兩頑固派的話……包小腳的文化,是什麼文化?你們講中國文化,只是被政治的反動分子利用。儒家對中國影響,不過千分之一,有什麼值得講?"

    面對這種情況,徐復觀陷入兩線作戰中,一方面批評錢穆良知的迷惘:"假史學之名,以期達到維護專制之實的言論,對在生死邊緣掙扎的十億人民所發出的沉痛的呼聲,潑上一盆涼水。"另一方面則批評胡適自到台灣後,在學問上便走回頭路:"既不敢明目張胆以高唱自由民主來維持自己的地位,又不能拿出學問來維持自己的地位,只好回到打倒孔家店的老路上去。"而徐復觀自己的觀點,毋寧說是兩者之間的"中"的政治路線,其思想集中體現在《中國知識分子的歷史性格及其歷史的命運》、《儒家政治思想的構造及其轉進》、《儒家對中國歷史運命掙扎之一例――西漢政治與董仲舒》等幾篇長文中。

    徐復觀以壯士斷腕的勇氣,大大方方承認,儒家民為本,君為輕的思想"儘管可以為真正的民主主義奠定思想的根基,然中國本身畢竟不曾出現民主政治,而民主政治卻才是人類政治發展的正規和坦途。"從孔孟、董仲舒、轅固、眭弘、朱熹到黃宗羲、王夫之、唐甄,儒家一直試圖限制君權、澄清政治,他們談井田、談明堂、談選舉、談學校、談行己有恥,所祈向的方向與西方自由民主並無牴牾。儒學不是專制的護身符,只不過是被專制政治壓歪了罷了,結果便是它"在歷史上只有減輕暴君污吏的毒素的作用,只能為人類的和平幸福描畫出一個真切的遠景,但並不曾真正解決暴君污吏的問題,更不能逃出一治一亂的歷史上的循環悲劇。"

    出現這種局面的客觀原因,在於中國沒有經歷過希臘式的城邦國家,羅馬式的自然法實踐,中世紀神權與政權的分庭抗禮,民主、法治的政治形態,在歐洲有著清晰的歷史記憶,但在中國卻只有"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之類的含糊記載,儒家隱約記得遠古曾有一個"大同"之世,至於其具體情況卻說不清道不明。其次,作為一個幅員遼闊、地形複雜的帝國,在現代交通和通訊設備發明之前,根本不可能像全境有發達運河系統、面積僅如中國小型省的英格蘭那樣,先在各地投票選舉議員,再集中到首都論事。總之二十世紀以前,代議民主制在中國既想不到,也做不到。

    針對實際情況,儒家不得不棄"大同"而取"小康",沿用了西周"尊尊、親親、賢賢"並行的做法:王室世襲,以維持秩序;官員則不世襲,以察舉或科舉制不斷選拔優秀士人。王國維《殷周制度論》中對這一制度的效用做了精彩闡釋:"蓋天子諸侯者,有土之君也。有土之君,不傳子,不立嫡,則無以彌天下之爭。卿大夫士者,圖事之臣也,不任賢,無以治天下事。"

    為防止前者演變為暴君,後者演變為污吏,儒家將德治主義確立為政治思想的最高原則,即《左傳》中所說的:"太上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儒家道德主義的特點在於,它是一種"內發"的、"自本自根"而無待於外的道德,徐復觀稱之為"人格主義底人文宗教"。它注重"自力"而非"外力","我欲仁,斯仁至矣",未考慮過藉助外來的上帝、法或國家的力量,反而視其為對人本主義的不信任。

    但問題在於,大部分人其實都是自私自利的,所以這種道德主義,最終只能成就少數自拔擢於污泥的曠世大儒,"使漫漫長夜中猶見一炬之明,以維繫人道之不絕";但卻不能成就多數人,更無法造就一大批基本能遵紀守法之公民。再加上劣幣驅逐良幣作用,歷史上實際在位的儒生,往往是叔孫通、公孫弘之類曲學阿世之輩,結果給人留下儒家就是專制幫凶的壞印像。所以徐復觀斷言,單靠中國文化,"並不能轉換中國的歷史條件","只能寄望一治一亂的循環,並不能解開中國歷史的死結。"

    待到近代中西全面接觸後,中國才迎來歷史轉機,因為西方的科學民主"一方面可以把中國文化精神從主觀狀態中迎接出來,使道德客觀化而為法治";另一方面"提供我們以新的生活條件與方法,使我們可以解決兩千年久懸不決的問題。"同時,儒家的"仁",反過來亦可對西方的極端個人主義、貧富差距等弊端起到彌補作用,發揮出民主政治更高的價值,"儒家德與禮的思想,正可把由勢逼成的公與不爭推上到道德的自覺。民主主義至此才真正有其根基。"

    到了這一步,可看出經徐復觀的批判性轉化後,新儒家和自由主義者的觀點,到六十年代末其實已經日益趨同,只是當年那場大動肝火的筆戰留下的芥蒂暫時還難以平復罷了。最終和解的契機,是1967年《自由中國》主將殷海光罹患胃癌的變故。原本與他交惡的徐復觀得知後,立即託人送去三千醫藥費,並多次與他促膝長談。兩年後,殷海光向徐敞開心扉:"先生為光時常提到所厭惡的人物,但亦為光心靈深處所激賞的人物之一。這種矛盾,正是不同的生命火花激盪而成。"

    受徐復觀的影響,纏綿病榻兩年多的殷海光最終領悟到,中國文化與西方文化的最大區別,就是重生命體驗甚於抽象知識,所以不能憑四個人的觀念去把握:一是達爾文的進化觀念,二是康德的超驗觀念,三是黑格爾的體系哲學,四是馬克思主義。因為"中國文化不是進化而是演化,是在患難中的積累,積累得那樣深厚,我現在才發現,我對中國文化的熱愛,希望再活十五年,為中國文化盡力。"但說完這席話後,他的生命便僅存最後一周了。

    蒙文通曾言,戰國末年儒家法夏法殷,其實就是融匯墨法。同理,民國六十年前後,以徐復觀、牟宗三、唐君毅為代表的新儒家第二代,其實已經基本完成了援自由主義之菁華入儒的歷史任務。同時,港台自由主義者也從一開始的極端排斥,到逐漸接受新儒學,並因而更接近英國古典自由主義的原義――無論洛克(JohnLocke)、穆勒(J.S.Mill),或是柏克(EdmundBurke)及阿克頓(LordAc-ton),都認為推進民主自由,須以尊重和改進,而不是以毀滅傳統為基礎。港台知識分子群體中兩大陣營的相互認可,終於讓五四新文化運動以降,保守的中國文化復興派和西化的歐美自由派二川之激盪沸騰,放乎東海而波瀾以息。

  • Michk99

    民進黨蔡英文跟陳其邁如何挑撥本省人跟外省人的感情!

    我在台灣生活的經驗告訴我 民進黨的人最喜歡二二八。

    問題也在這裡,

    大部分民進黨的從政人員很少是二二八受難者的家屬。

    這開始有一點奇怪?

    好像是他們撿到政治戰利品?

    參考一下下面的連結。

    連結情網路上自己找,

    這個網站有在過濾連結。

    本專頁的主持人是本省家庭長大,父母雙方的家庭都是本省人,所以在民國36年時,有經歷過二二八事件。

    我父親是民國36年生,就是二二八那年出生。他小時後也聽過他父親(也就是我祖父)談起二二八事件。

    先講一下我祖父,我祖父在日據時代參加過軍隊,也就是「台籍日本兵」,受到日本長官的賞識,讓他升到「准尉」,這是很少台灣人能得到的階級(台籍日本兵最高只到中尉銜),所以在他住的那「庄」小有名氣。 (「庄」相當於現在「里」)

    在二二八事件發生沒多久,在他住的那庄里就有人透過擴音器在點名呼叫,要庄里有受過日本軍事訓練的男性都到指定地點集合,其中就有點到我祖父的名字,還在廣播中拱他當隊長。

    那時我祖父和我祖母抱著還在強褓中的我爸爸上街買菜,我祖父聽到有人報他名字還興沖沖的想要去,而我祖母雖然不知道那廣播點名是做什麼,但是就反對他去當什麼隊長,並將還是嬰兒的我爸爸塞到我祖父身上,要他記得自己已經為人父親,家庭重要過一切。於是我祖父就打消去當「隊長」的念頭。

    我祖父沒去指定地點集合當「隊長」,當然就不知道去那邊是要做什麼。但是有個鄰居有去,那晚他在半夜敲我祖父家的門,我祖父一聽是鄰居的聲音,就開門讓他進屋。這鄰居滿手、滿臉的是污泥,他說:「好多死人啊,到處都有人被殺!要借屋子來躲。」

    我祖父也趁機問清楚,到底是發生什麼事?

    鄰居說:「去集合後,就開始發武器,主要是棍棒與刀械,要拿到武器的台灣人站路口,逢人就問『會不會台語、會不會日語、唱一段日本軍歌』,不會的就打殺。」

    「這種殺人的事,實在做不來,我就找機會逃走。但是那些人以為我是要通報警察,也要追打我,所以到你們家,讓我躲一躲。」

    然後那幾天,街上到處都有這種暴力殺戮,這是發生在台北市內江街附近的事。

    這個經歷,不是只有我祖父母講,我外祖父母那邊也講。任何經歷過二二八事件的本省人,都有同樣的回憶。

    甚至連參與過二七部隊,與國軍交戰的陳明忠,他講起二二八,也親眼看見有本省流氓暴打外省孕婦,而被他拿槍阻止。

    只是現在民進黨與「覺醒公民」談起二二八事件,刻意略過「本省暴民對外省民眾進行『日語生死檢定』」的事實。更年輕的一輩,他們的祖父母、曾祖父母可能都已凋零,更沒機會聽他們講自身經歷過的二二八事件,只靠政客宣傳品了解二二八事件。

    民進黨告訴年輕一輩的二二八事件,就只剩下「國民黨屠殺台灣人,蔣中正下領屠殺台灣人,有計畫的消滅本省菁英」。甚至直接把國民黨比喻為納粹黨,蔣介石就像希特勒。

    年輕一輩的對國民黨、蔣中正會有如此的痛恨,要對銅像潑漆、砍除、推倒、縱火,就是來自於這種歷史謊言宣傳。

    二二八事件毫無疑問是個歷史悲劇,早年國民黨不願提起,這歸納出幾個原因:

    1.法難責眾:一個人、十人個集體犯罪,法律還可以制裁。但是上百人集體都參與過的犯罪,要全部逮捕,就非常困難。但是不逮捕,公理又難以伸張。那乾脆就少提。

    2.擔心起而效尤:二二八事件一度給國府在台的統治極大的重創,很多縣市長要逃到軍營避難,甚至還被「俘虜」(台中縣長劉存忠,被暴民抓到,遭到痛打),大量的武器被暴民取得。這種事國府可不想再多經歷一次。如果還繼續講二二八,有可能讓後輩認為「原來國府統治那麼脆弱,我們也再發起一次」。

    所以用強制力壓制這樣的談論,以免再次觸發起這種奪權行動。

    3.招安:很多參與過二二八事件的人都是地方士紳,就像帶頭的蔣渭川、李萬居、郭國基…之類的。國民黨還安排他們進入政府服務,以降低他們對政府的不滿。如果再一直提起二二八,會讓他們認為「政府還是會找機會對付他們,不如再次發動暴亂」。

    4.降低省籍心結:在二二八期間,有本省暴民打外省人;國軍開到後,就有國軍追勦本省人,雙方都有犯錯。然而彼此都要生活在同一塊土地,就不該再相互敵視,不談這件事,就是不想再糾結誰對、誰錯等問題,也是國民黨避談二二八的原因。

    5.在鎮暴過程難免會傷及無辜,有無辜者被政府打死,這事對政府非常難堪,也會想盡量少提。

    國民黨不想再提二二八,是基於上述這些原因,結果埋下了伏筆,丟失了自己的話語權。

    民進黨就直接指「國民黨還隱瞞實情」,並且編造出各種謊言來抹黑,像是「蔣介石下令寧可錯殺一百,不可放過一人」。至今找不到這個電文(因為根本沒這指示),民進就說「國民黨還在隱瞞」。只要民進黨編的謊言找不到證據,民進黨就能理直氣壯的說「要公佈真相」。

    如果找出的紀錄是暴民殘殺外省人,民進黨與其信徒還可以反指「公文不可信」。

    馬英九主政時期,想要「息事寧人」,所以他定調二二八事件為「官逼民反」,意思就是當時本省人對公署政府的攻擊也有正當性。他以外省人總統的身份把所有罪狀一肩扛起,慎重的向台灣民眾道歉,希望能平息泛綠人士每年炒作二二八。

    就算是「官逼民反」,那本省暴民為何要對外省民眾進行「日語生死檢定」?公署政府做得不好,就去向公署政府抗議啊,為何打殺所有外省民眾?又不是每個外省民眾都是「官」。

    這種行為就像…今天洪慈庸的特助涉嫌買票賄選,所以我們要打殺所有的台中市民。有沒有道理啊?

    二二八事件的真相早就公開大白,只是部份政黨不願承認那是真相,因為真相不夠悲情、不夠慘,會拆穿民進黨的謊言,所以他們要繼續「追查二二八真相」。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