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正豪, 專欄作家

免簽證的問題不在泰國,在於台灣

30 七月 , 2018  

淡江大學教授、中華民意研究協會秘書長 包正豪

近期因為泰國政府從嚴審核台灣旅客簽證,屢有退件未過或補件遭拒而沒收簽證費用情事,引起議論,或謂泰國政府對我不友善,而從而檢討我國對泰國免簽證優惠待遇之討論。

簽證是國家主權象徵,表示是否允許外國人進入本國領土的權力操之在我。給不給特定國家民眾免簽證優惠,也是國家自身權力,不受他人影響。簡而言之,給也好,不給也罷,都是我們自己的事情,別人沒有說嘴的權力。

所謂「免簽」,最原始的理由是基於兩國人民交流頻繁,而彼此又有互信基礎,確認造訪他國的民眾,只是商務或觀光往來,不會在此工作,只會短期停留,不至於滯留不歸;然後基於擴大兩國交流,並減省簽證核發的煩瑣查證與行政工作,於是給予免簽證的優惠。

免簽證不一定是雙方互惠平等的,國有大小,社會亦有貧富之分。 雖然我們期待平等互惠的免簽證待遇,譬如今日的美英日和申根簽證國家與臺灣之間,互免簽證,只要買張機票就可以造訪彼此。

但其實就在不久之前,台灣人到這些國家去觀光或商務活動,還是要花上一筆不斐的簽證費,更要等上個三五七天, 或兩個禮拜才能在護照上貼上他們的簽證,然後才能成行。但那時候,英美歐日旅客來台灣,可不需要簽證,可以直接來訪。老實說,不少台灣人心裡很不是滋味,總覺得低人一等。

馬英九政府時代,把爭取免簽證當成重要外交政績,也確實繳出亮麗的成績單。台灣護照,自從馬英九政府之後,變得更加值錢搶手;手持中華民國護照,幾乎大多數國家都可以直接前往,無需事先辦理簽證。

某種程度而言,這是其他國家對台灣國際地位和經社實力的認可,因為他們不再擔心台灣人會跳機或是打工了。所以我們不再低人一頭,可以和英美日歐國家民眾平起平坐。

誠如前述,國有大小貧富差距,這個無法否認。國境不可能無限制開放,尤其人往高處走,想方設法到討生活較為容易的地方去,實屬天性,於是國家才有邊境管制。

確實東南亞國家正處於上升勢頭,發展一日千里,到越南,到泰國,到馬來西亞,都可以看到他們迅速的發展。印尼、柬埔寨、緬甸、菲律賓, 縱使不如前述幾國發展迅猛,也是三日一變。

不是我們假裝看不見,而是這些國家的整體發展程度,距離台灣仍有一段距離,也因此台灣成為吸引東南亞人士的地方,每年數量龐大的移民和移工,足堪為證。

所以照理來說,台灣對這些國家維持一定的簽證管制,算是合理。但民進黨政府上台後,由於大陸觀光客銳減,為填補缺口,把目標瞄向東南亞國家,想出用免簽證的方式來吸引東南亞國家觀光客。

換言之,這個對東南亞國家免簽證,不是人家要的,是我們的政府自己貼上去雙手奉送的。既然如此,這些國家,譬如泰國,何必感激,也無須對等,可以依然故我。

熱臉貼上,如果有預期回報,那自然是好事。但如果貼上冷屁股,還又沒法得到回報,這就自我作賤了。因此,泰國簽證問題,曲直不在泰國,而在我們自身。

民進黨政府應該要靜下心來,誠實檢討對東南亞國家免簽證的政策,是否真的達到預期效果?如果沒有,還是恢復簽證制度為好。畢竟,現在台灣有點窮, 簽證費雖少,但蚊子再小,還是有點肉,不無小補啊!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