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孟道, 專欄作家

兩岸金融何去何從?

25 五月 , 2016  

台灣經濟研究院研究六所副研究員 吳孟道

 

520,新執政團隊終於正式上路。眾人高度關注的兩岸關係,在新任總統蔡英文發表就職演說後,似乎完全走入死胡同。除了沒有明確承認「九二共識」外,對兩岸關係也僅以「努力維持現有機制」的字眼帶過,而不加以著墨。

 

若再仔細檢視此份就職演說稿,可以發現,將近6,000字的全文,涉及兩岸關係的文字僅僅不過300餘字,比重極低(約僅5%)。新政府顯然有意藉由模擬兩可、不講清楚、不說明白的態度,以拖待變,來處理棘手的兩岸關係。但此曖昧不明的態度,也引來中共強烈的反彈。

 

次日中共旋即大動作宣布,在沒有「九二共識」的基礎下,兩岸事務主管機關(陸委會與國台辦)的聯繫溝通與海基及海協兩會協商機制,即日起暫緩運作。這意謂著甚麼?兩岸服貿及貨貿協議的通過與重啟談判,將遙遙無期。

 

雖然兩岸服貿協議在太陽花事件的主導下,已長期擱置在立法院,而貨貿協議談判則因政黨輪替全面暫緩,但至少還可期待兩岸協議監督條例通過後,再行啟動,主動權是操之在我方手上。現在情勢劇變,即使立法院通過兩岸協議監督條例,但由於兩岸聯繫協商機制的中止,在缺乏談判與溝通管道下,也宣告兩岸服貿及貨貿協議將胎死腹中。

 

兩岸關係從融冰再度走向漸凍,也讓國內相關業者憂慮不已。先撇過貨貿不談,光是服貿,就把兩岸金融合作完全掐死。因為兩岸金融合作重大的項目與突破,都已白紙黑字地被規範在兩岸服貿協議。服貿不通過,兩岸金融合作就難以啟動。

 

即使後續中共在四大自由貿易試驗區(特別是福建自貿區),把部分服貿的金融開放內容置入,允許民間業者試點先行先試,但最終審批仍是取決於兩岸金融主管機關態度。以中信金2015年7月在福建自貿區與陸資企業合資設立全執照券商的投資案為例,自簽約到現在已快一年,完全沒有任何實質進展。主要原因就是兩岸金融主管機關還在觀望兩岸關係的進展,因此遲遲不敢做出決定。面對這樣的僵局,未來兩岸金融合作何去何從?令人擔憂。

 

其實,這樣的擔憂不止民間業者看到,政府官員也看到了。520新舊政權輪替之前,為了落實政策交接、經驗傳承的理念,前金管會主委王儷玲曾發布一份金融產業政策白皮書,以玆做為新任者的施政參考。在這份白皮書中,就直指兩岸金融交流合作存在高度不確定性,未來發展前景不明,無形中將阻礙台資金融業者的商機攫取。

 

或許,基於選票的考量,每個領導人在執政過程中總有些不可承受之重。但一味地空談、迴避與閃爍,將永遠無法解決問題。就如同米蘭.昆德拉在《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一書中所隱喻的,真正的心靈自由絕非逃避,而是面對承擔。兩岸關係不也是如此。

 

滾動式決策,是新內閣理想中的公共政策制定模式。未來,期待新政府在兩岸關係這個難度極高的髮夾彎,也能來一個連續大轉彎,如此方有機會帶出兩岸金融合作的新藍海。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