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烏凌翔

具「中國特色」的大國外交可怕嗎 ?

2 十一月 , 2017  

台大政治系博班生 烏凌翔

習近平19大的報告中,兩次提到「大國外交」,都在前綴飾了「中國特色」四個字來形容。就行銷而言,不得不佩服中共文宣的犀利,充份運用了行銷學的最佳策略:差異化-就是讓消費者覺得它的產品與眾不同。

讓習核心「大國外交」與之前中國外交差異化的「中國特色」四個字,並非他開始使用的,早在鄧小平改革開放初期就出現了這個說法。當初是因為很多政策都「偏右」,與「偏左」的傳統馬列毛思想大相逕庭,明明只是為了拯救「三面紅旗」與文革後破敗的經濟,只好「不管黑貓、白貓,會抓耗子就是好貓」都拿來「摸著石頭過河」的用用看。

但是鄧小平自己之前也明明狠狠「九評」了蘇修,怎麼好意思回頭就走上修正主義的道路呢?於是想出「中國特色」來掩飾一下,沒想到這句文案那麼好用,一直用到現在,還可以用在各個方面,連習思想都成了「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

至於「威廉困境」呢,是指一次世界大戰之前的德皇威廉二世,在「海陸複合型地緣政治大國」的德意志崛起中,同時支持「龐大海軍計劃」與陸軍的「两線作戰計劃」。結果,不但在歐陸與兩大強國法、俄同時為敵,也在海上引起世界霸權英國的警惕,威廉二世選擇海陸並舉的安全戰略,誘發了敵對的「協約国」同盟,自身也陷入了一場馬拉松式的軍備競賽,最終引起第一次世界大戰。今年初,大陸一位年輕學者-姜鵬-寫了一篇論文,以「威廉困境」為題,對中國的崛起策略與方式提出提醒:小心被圍剿。

中國是一個典型的「海陸複合型地緣政治大國」,而且不是普通的「大」,甚至未來會更大?大陸號稱最有影響力的國關學者-閻學通及他領導的清華學派2013年出版《下一個十年:全球變局大預測》,書中喊出2023年世界將成 G2格局!換言之,就是中、美兩強的「兩極體系」。

這種說法,讓人心頭矇上一層陰影,不但聯想起美、蘇對抗的冷戰,更浮現國關學界最主流之現實主義所預測的「修昔底德陷阱」,就是崛起國與現存霸權國為了爭奪世界霸主,難免一戰!除非像上回一樣,蘇聯竟然出乎全世界專家意料之外就忽然解體了。

這回不用等待意料之外了-不論誰可能解體,習大大早有陣容堅強的智囊團隊,為他建構理論,反駁那些「不懷好意」的外國學者。2012年9月,他在美國西雅圖演說中就為大家上了一課:「世上本無修昔底德陷阱,是大國自己的一再戰略誤判,才造成了修昔底德陷阱」。19大政治報告第12章〈堅持和平發展道路〉中,習近平又信誓旦旦說:「中國奉行防禦性的國防政策…中國無論發展到什麼程度,永遠不稱霸,永遠不搞擴張。」

還有,一個多月前,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公開發文,稱習總書記外交思想的指導作用「是對過去300多年來西方傳統國際關係理論的創新和超越」。有些太誇張了點吧?國際關係成為一個學門,充其量不過100年,不知他的300年是從何算起?顯然王毅只是以理論來護主的心意太急切,尤其在19大「搬風」前-這在官場中也很常見,兩岸都一樣。

無論如何,這些刻意建構的理論與對外宣傳,就是中共對美國強調之「新型大國關係」的基礎,目的即是為了消弭現存霸權國對她崛起之疑懼。想必習近平在今年四月赴美拜訪川普,在湖海莊園二人散步時,一定設法讓未來G2格局的另一「極」領導人了解其「理論」了,但川普想必也沒聽懂,從他跟金三胖對罵的內容觀之,川狂人完全不懂國關理論與實務,也不聽幕僚的。

那麼,擔心中國會陷入「威廉困境」而後導致「修昔底德陷阱」的大陸學者是過慮了嗎?他們不相信中國可以避免大國間的戰略誤判嗎?這就要進一步觀察中國的軍事力量崛起,是否造成軍備競賽與誘發其它大國的敵意與結盟壓制了。而且不是用一堆論述建構一套新的國際關係理論,最後名之為具有大國外交之「中國特色」即可,從這回19大報告充滿「應然面」的富麗堂皇說辭也看不出來,我們只能套句老話…有待觀察。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