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正豪, 專欄作家

劫貧濟富的長照財務來源

16 一月 , 2017  

淡江大學全球政治經濟系主任  包正豪

《長照法》剛剛三讀通過,為確保長照財源,民進黨政府選擇提高菸品和遺產贈與稅的稅率,這是一個「泛道德」的民粹立法,而其所造成的社會影響,將是進一步剝削原本就已經是生活困難的勞動階級,讓這群人不僅承擔「造成長照負擔」的汙名,還要被懲罰性地繳交更多稅金。

賦稅是庶政之母。政府從事公共建設,推動施政,沒有稅收,是萬萬不行的,《長照法》自不例外。而自台灣民主化以來,歷任政府,無論國民黨,還是民進黨,為討好選民,大量通過錢坑法案,終使「台灣錢『不再』淹腳目」,政府財政日趨惡化,幾乎瀕臨破產邊緣。

於此壓力下,終於朝野政黨願意面對現實,同意「立法前,先確立財源」的負責態度。從此觀點出發,《長照法》指定以菸品稅和遺產贈與稅為財源,看似為負責任的立法行為,但這樣的指定稅目行為,其實是剝削中低收入吸菸者,至於遺產贈與稅率的提升,不過障眼法而已。

先談遺產贈與稅,遺贈稅的課徵對象,表面上是平等的,畢竟人生自古誰無死,死後有遺產,自然要繳稅。但是且慢,大家心裡都有譜,遺贈稅其實是非常不容易課徵到的稅種。

民進黨政府提高遺贈稅率,表面上是要讓富商巨賈在蒙主寵召後,政府能夠分一杯羹,拿來做長照善事。看起來是劫富濟貧,替這些富商巨賈做功德。但只要不是猝死狀況,富商巨賈們早就安排好自己的身後事,生前政府課不到資產稅,死後也別想徵收到遺贈稅。

既然如此,民進黨政府為何還是要指定遺贈稅為長照財源呢?無他,好聽而已。劫富濟貧、有能力者多負擔、不鼓勵不勞而獲等等非常好操作的理由,用來正當化長照指定財源。

我們已經知道遺贈稅作為長照財源是個幌子,但長照要推動,還是要有穩定財源,因此,民進黨政府就把主意打到菸品稅上。原因為何,無他,方便徵收且稅源穩定,還可以美其名,以價制量,讓吸菸者戒菸,還我乾淨社會。

菸品稅的徵收,極其方便,消耗多少,徵收多少,一毛錢也跑不掉。就像中國歷代政府都以鹽稅為財政大宗,何解,不就是因為人都要吃鹽嗎?不吃都不行,但只要你吃鹽買鹽,在交易完成那刻,你就繳稅了。

菸品的性質與鹽類似,吸菸者總是要吸菸的,只要吸菸,你就繳稅,所以是非常穩定的稅源。既然如此,有什麼不好!有的,因為吸菸和長照原因無關,而且實質加稅於平民,造成進一步社會不正義。

長期照護是每個國民都可能遇到的問題,不是吸菸者才需要。以課徵額外菸品稅方式來增加長照財源穩定度,名不正言不順,只是行政便利而已。

更何況,菸品稅增加,對於中產以上,不會造成太多問題。但對於廣大勞動階級吸菸者,那可是一筆不小的負擔,無形當中是對勞動階級的進一步剝削。如果民進黨政府的目的在於「全面禁煙」,那麼禁止輸入製造,讓國民無菸可抽即可。何必為德不卒,一方面道德譴責,一方面爽爽徵稅。

長期照護的財源應該確保,這點毫無疑問,但應該是從普遍性着眼,譬如提高資本利得稅率,甚至於提高所得稅率。像現在這樣,一方面用提高遺贈稅率當障眼法,另一方面用菸品稅來剝削窮人,只不過是劫貧濟富而已。

,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