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烏凌翔

南韓不跟中國玩了?

31 八月 , 2016  

資深媒體人 烏凌翔

好快,時間過得好快,東北亞局勢的變化也好快。

中國大陸去年九月三號舉行紀念抗日戰爭勝利與反法西斯戰爭的「大閱兵」已經滿一年了!習近平引領各國元首沿中軸線「迎賓路」走向天安門閱兵台時,南韓總統朴槿惠身著鵝黃色套裝,在一群著深色西裝、男性為主的貴賓群中,顯得十分突出,她就走在習大大左側,右側則是俄國領導人普亭。上了閱兵台之後,朴槿惠也一直站在習主席右手第二位-第一位是普亭。當時,擁有美軍駐紮的南韓,明顯是企圖扮演中、美之間的樞紐(pivot)角色。

對於身處兩大強權之間的弱小國家,「一邊倒」以取得保護當然是一種策略,但是弱國也怕被「大哥」背棄,所以,若能左右逢緣,規避過於依賴任一強的危險-稱之為避險-(hedge)那就更美妙了。當然,採取避險策略以取得樞紐地位,也不是任一弱國想做就可以做得到的,其間所需的智慧與利弊得失,亦是見仁見智,看看台灣藍綠對親中阿、媚日阿、依美阿…吵個不停,就可見一般。

然而,九三大閱兵之後不到五個月,南韓就調整了國家策略,開始考慮允許美國在其境內,佈署令中國大為不悅的「薩德反導彈飛彈系統」(Terminal High Altitude Area Defense,THAAD),一直到今年七月8 號,竟然真的跟美國召開聯合記者會,正式宣佈此項決定。現在看起來,薩德系統在南韓境內佈署,似乎已是定局-雖然南韓國內民眾反對的也不少。是什麼原因改變了朴槿惠的想法呢?

任何一位國家領導人,都要面臨為三個「國家目標」的排序問題:1. 主權或政治尊嚴、2. 國家安全、3. 經濟發展。台灣也一樣,舉個極端的假設性例子:若是台灣完全不在乎大陸的矮化政策,只想到跟中國做生意,享受所謂的「讓利」,那就是把經濟發展放在政治尊嚴之前很多很多。但是經濟過份依賴中國大陸,有可能置台灣生命線於險境,那就影響到國家安全了,所以考慮到國家安全的目標,又得把經濟發展的目標降低一些。人民的選擇,可能跟政客不同,民主國家,人人可以表達意見,但也不必視持不同意見之人為妖魔,否則吵來吵去,小則無益身心,大則無益國事。

朴槿惠本來的如意算盤是經濟靠中國,安全靠美國,這也無可厚非,東南亞很多國家都一樣,譬如也有美軍駐紮的菲律賓,一手算盤也一樣,差別是,南韓有一個緊鄰的同文同種大敵-北朝鮮,在西方受教育的年輕領導人金正恩2012年四月登基以來,表現得極為強硬,大力發展核武器與投射系統。就是今年一月,北朝鮮試爆了氫彈,讓朴槿惠改變了想法;就前述國家三目標而言,南韓的國家安全受到了重大威脅,中國大哥又沒有積極管住他的北朝鮮小弟,逼得南韓只好放棄佔據樞紐地位的美夢,投靠另一位大哥去了。

金正恩是獨裁政權,在他國內沒有活人敢跟他唱反調,所以他的國家三目標排序永遠是安全第一,尊嚴至上,完全不用顧及經濟發展,老百姓餓肚子無妨。這種「只要核子,不要褲子」的策略,中共上世紀六、七十年代也曾奉行,成就了今日核武大國地位,你覺得值得嗎?金正恩努力發展核式,也同時發展投射系統,有效射程之內的南韓跟日本都自危,中國老大哥尚不懼這個瘋狂小弟反噬,美國還在射程之外,今年又正值國內大選,所以也只以「拖」字訣應對。所以,北朝鮮的「壞孩子」大戲還要演一陣子,南韓因而也必需暫時視國家安全為第一要務,重拾樞紐的策略暫時束之高閣。

小孩子若是跟玩伴生氣,常說的一句話是:「不跟你玩了」,現在南韓暫時也不跟中國玩了,中國立刻出現經濟制裁南韓的聲浪,不曉得有沒有包括減少陸客赴韓觀光?如果有,倒是可以供小英總統借鏡參考。

,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