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正豪, 專欄作家

原住民部落農業的一個想像

5 十月 , 2015  

淡江大學全球政治經濟學系主任 包正豪

自前篇《思考以農業為本的原住民經濟發展政策》後,獲得許多指教。除開多數同意個人觀點的意見外,部分質疑的焦點在於農業政策無助於整體原住民經濟情況的改善。這類質疑確實有道理,縱使原住民農業人口比例相對偏高,但是就整體就業情況來看,多數原住民勞動力集中於營建業、製造業,乃至於服務業(這裡不討論公部門)。然而何以個人仍然主張要從農業開始著手,以為發展原住民經濟的基礎呢?關鍵在於「在地就業」,以及其所衍伸的原住民文化發展。

過去每當討論到原住民經濟或就業問題,總是有人夸夸而言,要在原鄉創造就業機會,以達到在地就業的目的,並且吸引原住民青年返鄉。這些主張描繪美好願景,但仔細想想,原鄉部落都市化程度低,市場規模小,交通易達性又差,試問,有什麼製造業或是服務業會「主動」在原鄉部落設立?舉例而言,一個不到百戶的部落,難道可以撐起一家便利商店嗎?顯然無法。那所謂的在地就業就是空話。但農業不一樣,農業必須要在地。透過政策導引,確保原住民農業的基本收入,能夠讓原住民願意重新開墾已經拋荒的田地。如此一來,最少可以改善現在仍然留在部落裡的原住民族人之經濟情況,甚至創造部分就業機會。然而這樣就夠了嗎?當然不是。社會問題不會是單一解方,縱使對原住民傳統作物實施保價收購,也不會是無限制的。因此,要「改善」部落經濟狀況,我們還需要更創新的思維。

或許有人會反駁說,農業所創造的經濟價值很低,也沒有辦法提供較多就業機會。要在地就業,以原住民部落好山好水,風景秀麗,正是適合發展觀光產業。這話乍聽之下很有道理,但政府投入相當資源進入原鄉,部落觀光產業未有發展,僅少數具備特殊自然資源而社區總體營造著有成效的部落,如司馬庫斯和達娜伊谷,能夠被拿出來當作樣板。何至於此,簡單說來,就是特色形塑不易。但具有傳統特色的農業,可以做為發展部落觀光產業的基礎。

部落觀光很大的一部分是「異文化體驗」,像我這樣的「白浪」俗人,會願意不顧路途遙遠地到某個原住民部落,無非就是想要體驗「與漢人文化迥異的生活經驗」。如果某個原住民部落有小米田,能親眼目睹小米的成長,在掛滿小米穗的傳統建築當中,用小米釀酒和製作其他傳統原住民食物,至少對我這樣的俗人而言,已經是體驗異文化了。然而當下欠缺原住民傳統農業支持的情況下,所謂的文化體驗,就是餐桌上點綴著竹筒飯、山豬肉,加上半天筍或其他野菜等,在城市裡熱炒店也能看到的東西。在地傳統農業可以形塑一種情境,讓觀光客願意選擇進入「異文化」的部落生活當中。台灣農村的體驗農業、傳統產業的觀光工廠,都是在這樣的邏輯下,而有所發展的。如果原住民部落也有傳統農業作為基礎,也應當有機會能夠有所發展。

讓我們更有想像力一點。偏鄉小學的營養午餐,總是找不到供應商,但自聘廚工,又不是這些窮小學可以負擔得起的。有沒有一種可能是,部落小學的營養午餐可以由部落農業來支持供應。小米、紅藜、野菜、溪裡的魚蝦,乃至於飼養的雞鴨山豬等等,均可以透過部落廚房來供應。不可諱言,肯定有人會大聲質疑這有圖利之嫌。怎麼可以不經過公開招標,讓有執照的團膳廠商來供應呢?但是,如果我們圖利的是「部落」本身,或者說我們「圖利」的是,願意公開參與的在地部落族人,會不會是一種讓部落族人重現過往分享價值的作法?而這可以是「在地就業」的一部分!縱使規模再小,鬆綁規範讓部落族人有機會參與,就是一種價值、進步,更是一個機會。

這些想像,都是很小的地方,既不絢爛,也不易引來令人側目的鉅額投資。但這些想像,卻可以從部落生活當中開始點點滴滴變化部落經濟的體質。因此,這樣的想像,或許值得思考並嘗試去做。這是我對原住民部落農業發展的一點突發奇想的想像。

 

 

圖片來源:”YUYUPAS Park” 由 Xiaolong Zheng – 自己的作品。 使用來自 维基共享资源 –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YUYUPAS_Park.JPG#/media/File:YUYUPAS_Park.JPG 的 創用CC 姓名標示-相同方式分享 3.0 條款授權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