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李祖舜

原來,在蔡英文的心中,原住民要比台灣民政府還不如

9 六月 , 2017  

 資深媒體人 李祖舜

你認為,總統府前的凱達格蘭大道,應該是做什麼用的?

凱達格蘭大道是一條介於總統府與景福門之間,長約400 公尺,東西走向的十線道街道。平常時,它是條沒有分隔島,車水馬龍的大馬路,但在許多特殊的時刻,它經常要扮演人民陳情遊集會遊行場地的角色,然後,偶而也會成為車輛衝撞總統府的助跑道。

根據非正式的統計,這條大馬路在去年一年裡就舉行了至少10場合法申請的大型集會遊行活動,至於未獲核准的非法集會遊行活動則是以10倍計數。總之,除了交通運輸的功能之外,它就是個直接面對台灣最高權力中心的「超級秀場」。

而就在這個超級秀場,最近卻接連出現兩個荒謬而對比強烈的畫面。

第一個是在6月2日、當北台灣陷入梅雨強襲的時刻,台北市警局趁機把在凱道露宿長達100天、佔用一個車道,抗議政府公告《原住民土地或部落範圍土地畫設辦法》,排除原住民劃設私有地原住民團體的帳篷與獨木舟給清除驅離了。

第二個則是在兩天後的6月4日、自稱是美國授權成立的獨立政府機構,卻根本沒有合法登記的「台灣民政府」,聚集上千人、扛著美國、日本國旗與民政府國旗在凱道遊行,遊行隊伍中竟然還有一支配備最新防暴裝備,盾牌、頭盔、背心、負責鎮暴的「黑熊部隊」。

蔡英文經常說她非常重視原住民族,每逢選舉時要爭取原住民選票時,都會強調她的外祖母是排灣族的公主,所以她有四分之一的原住民血統,還曾透露自己的排灣族名字是Tjuku (揪谷),阿美族名字則是Panay(巴奈)。

在去年520就職後,蔡英文果然實踐了她的競選承諾,在8 月1日於總統府接見原住民各族代表,為政府歷年來對原住民的不平等待遇和壓迫,公開向全體原住民道歉。結果這項宣示行動還遭到外界吐槽,指這是把原住民叫進總統府摸頭,根本沒有道歉的誠意。蔡英文也從善如流,兩天後就利用驅車經過凱道的機會,臨時下車步行到原住民的陳情抗議區,直接與原住民代表溝通對話。

不過,蔡英文對原住民展現的柔軟身段與殷切關懷,顯然未能奏效,在廿多天之後的花蓮市長補選,就算她御駕親征強力輔選,民進黨還是輸掉了這場極具指標性的後山原住民地方選舉。

從此,蔡英文對於原住民逐漸失去耐心,在總統府裡成立了「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委員會」,最後還是搞得12位委員連署、抗議原民會立法導致約100萬公頃原住民傳統領域土地消失的尷尬局面。

而對於「台灣民政府」這個自立門戶的地下政府,如果擺在動員勘亂時期,早就被視為分裂國土的叛亂組織而被徹底掃蕩消滅了,沒想到歷經馬政府執政8年沒人理會,等到蔡政府上台之後更加囂張壯大,即使因為涉嫌販賣自製護照、車牌與身份證,並且授與民眾特定官銜,引發警政單位關注,但依舊還是安然無恙。最後,竟然還可以堂而皇之地登上凱道的舞台,對外展示自製的鎮暴武力部隊,實在是對政府公權力的極致挑釁。

就在凱道這個向執政者宣示理念的超級秀場,蔡政府所展現的作為是先把蔡英文口中最關心的弱勢抗議原住民強勢驅離清場,好讓台灣民政府這個冒牌政府配備齊全的武力,能夠毫無障礙的整裝登場,實在很難不讓人產生不當的聯想,原來,在蔡英文心中,原住民的份量還是遠遠比不上台灣民政府。

台灣原住民有約近55萬人口,而台灣民政府則是號稱擁有7萬國民;前者是擁有中央主管部會、立委代表與地方鄉鎮首長的原生族群,而後者卻是個自設內閣、議會,還有州郡地方首長的荒謬組織。真的很難想像,蔡英文在面對這兩個完全不對等的群體時,她的政治算盤究竟是怎麼撥的。

或許,台灣民政府對蔡英文來說,真的要比原住民還重要,還有用吧!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