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王大師

只會物色弊案,居住正義考鴨蛋!

27 十月 , 2015  

部落客 王大師

上週沒修過經濟學的台北市長柯文哲,搞不好用了建商廣告上剪下的口號,意外的打開一場自己也沒意料到的經濟學論戰。這位選前玩左派,選後大右派的政治套利者,表示房市不能打,因為營建業是經濟火車頭,一旦打趴,台灣經濟就會沉淪!

喔!是這樣嗎?

要回答這問題,可能需要從冰櫃中,推出兩位經濟學泰斗。一位是需求派的凱因斯大師,另一位則為供給派始祖的海耶克大師。

凱因斯認為,一個經濟內的需求可透過人為創造,只要提供夠多的鈔票、夠低的稅率、充沛的政府支出,從直昇機上灑下的白花花銀兩,就能讓任何國家撐過大蕭條、金融風暴、歐債危機、失落二十年與中國鬼城。

當然,凱因斯學派的好處在於,該大師曾說過一句話:「在長期時間內,我們都會葛屁!」也就是這句開示,讓凱因斯學派得到一張空白支票,讓政客不需擔憂長期的死活,使勁開選舉支票,刺激短期目標。

也對!全球在二戰後,瘋狂使用凱因斯學派理論,讓貨幣制度脫離金本位,貨幣供給量年年破新高;股、債、匯、與房市屢刷新紀錄。一旦市場沒有實體買氣,政府就人為灑鈔票,瞬間就有投資客接手,以人為手段幫政客撐起市場,排擠搶不到資金行情的自住戶、低層勞工與弱勢團體。

柯文哲市長的營建業帶動經濟說,類似凱因斯學派會採用的操作,靠營建業的哄抬、央行低利率政策,與充沛的貨幣供給量,人為創造買屋需求,最後帶動經濟起飛。至於長時間對經濟有何影響;沒差!反正:「在長期時間內,我們都會葛屁!」

但凱因斯知道這機制有個弊病,會製造資產泡沫。身為左派學者的他,獎勵政府在刺激需求的同時,應推動財富轉移政策,保護弱勢團體。但這點,彷彿見不到柯市長有何作為。柯市長反而趁機調降囤積稅,使富者越富,窮者越窮。

弄到最後畫虎不成反類犬。年輕人無法獲得優惠的貸款與財力背景,也沒內線交易,以及建商、仲介、銀行間的三方合謀,只有乾瞪眼的份。實體經濟也沒因這些炒房手法,而增加生產力。

那要怎麼辦呢?

這就來到海耶克學派的理論了。這個學派不像凱因斯,認為經濟有個人工的火車頭,可靠政府透過各式的刺激政策帶起。海耶克所屬的奧地利學派,認為要讓經濟起飛,只能靠個人的自由意志、教育程度、高創造力、財務紀律,外加政府所維繫的自由市場與穩健貨幣,給有機式的帶起。

政府的角色類似放一池水,再放入幾隻魚就好。其他的事情,就由池內的生態自行搞定。之後的供給學派再將「生產力」理論納入海耶克理論中,認為越有技能與創造力的生產者,就越能讓這池經濟活水暢旺。

政府本身沒什麼角色,因為生產力靠的是人民與企業自己訓練而來,政府能做的,頂多就是儘量靠邊站。海耶克學派甚至認為,跟隨自然的經濟循環,本來就應該讓沒效率的產業倒一些。我認為,台灣的房仲、營建與金融業,確實可也趁此時倒一批,且不能救,這樣房價根本不需打,就會自動修正。

再回到柯市長的營建業為經濟火車頭一說。請問,一個蓬勃發展的經濟,是靠資金行情堆疊出的現象嗎?還是有了足夠生產力的人民與企業累積財富後,再行購買產品與服務,所活絡起的呢?

靠營建業帶起的經濟榮景,就是走偏了的凱因斯學派。房價被資金行情炒高,但實體需求卻受抑制,導致想買房的人搶不到,無住屋需求的人口袋滿滿。而需生產力支撐的實體經濟,卻毫無進展。這點,從停滯的薪資就可觀查到。

所以一個頭腦清楚的市長,不會說營建業是經濟的火車頭。剛好相反。他會說,政府的責任是維持好市場秩序,不讓投資客靠過度的資金供給、政策刺激、稅務優惠、與業者合謀,將房價搞失控。

如果要活絡經濟,人民必須鍛鍊好技能與競爭優勢,企業必須增加生產力,創造消費者真正需要的產品。人民有錢後,自動就會將財富花在房屋上。這時,房價會自然上揚,營建業才該增加新屋開工,而非後者帶動前者。

市長,您的邏輯,前後顛倒了!

倘若真要使用凱因斯學派的理論,政府的角色是提供低收入族群,足夠的起始資金,購買廉價房屋。這樣就可達到擴張型財政政策的效應,並弭平貧富不均的問題。防止資金堆疊出的金融遊戲。

但我看了又看,市長,您的住宅計畫中,好像都沒這些細節耶?又在物色別的弊案了嗎?

更多作者文章,請見個人部落格 王大師論壇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