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陳徵蔚

台灣人,你為什麼要焦慮?!

13 一月 , 2020  

健行科大應用外語學系副教授  陳徵蔚

選了某個政黨,就會出頭天。而讓另一個政黨當選,台灣就會沉淪嗎?

從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到蔡英文,政黨多次輪替。二十多年過去了,台灣有沒有令人耳目一新的進步呢?

藍綠兩黨都說要改變台灣,但是我們的生活有什麼顯著改善?

眼看中國崛起,台灣經濟卻始終浮沉飄搖,薪資凍漲,物價卻沒真正便宜過。無論台灣如何希望「重返聯合國」、「加入國際組織」、「台灣正名」,但事實上沒人能夠阻止邦交國逐年流失,我們的主權不是被矮化,而是完全被踩在腳底下。

高等教育因廣設大學、少子化,面臨空前危機。全民健保、勞退制度恐怕破產,最後只好假「公平」之名,率先拿軍公教年金開刀。中國軍事實力逐年提升,而台灣卻不斷積弱。時至今日,中華民國始終沒能反攻大陸,而台灣也終究無法獨立建國。

如果說台灣真的有什麼改變,只能說原本高舉「反共」旗幟的國民黨,如今竟被塑造成「賣台集團」;而曾在白色恐怖期間被整肅的黨外人士,他們所成立的民進黨,如今竟「返校」般繼承了反共道統,不久前還三讀通過了《反滲透法》。

台灣,沒什麼大改變,持續緩慢地在沉淪崩壞,而且充滿分化矛盾。

無論是哪一黨執政,他們都會用各種數據告訴我們,台灣正在進步。如果台灣真的一直在不斷進步,為什麼我們會有那麼強烈的「芒果乾」(亡國感)呢?

兩黨利用誇大、極端的訴求分化族群、製造恐慌,爭取民眾支持,但實際執政時,卻又採取妥協、修正路線。在台灣民主體制中,無論個人或是政黨,都無法為所欲為,始終受到制衡。除法律監督外,還有政治制肘。陳水扁時代有人「倒扁」,馬英九時代也有佔領立法院的「太陽花」。兩黨對立之惡,在於一黨想施政,另一黨卻踩剎車。當然,也因為如此,台灣內部有著極強的監督力量。只是有時這份力量太強大了,就好像人體內的白血球,居然開始吞噬自身的細胞。

如果了解到這一點,就會明白,我們實在不必奢望某個人或者政黨能夠帶來甚麼革命性的改變。無論哪一個人,哪個政黨執政,台灣都是裝了新酒的舊瓶,無法一夜翻身。

無論一方怎麼做,另外一方勢必盡力杯葛。正因為這樣,我們既不用太期待,也無須太過焦慮。某黨執政不會亡國;當然,也不會一夜出頭天。

國家運作靠體制,選擇國家領導人,投票所表達的其實是「期待」。說得明白一點,選民只是透過主觀的個人好惡,選擇一個他們比較能接受的「形象」而已。

民主,奠基於「自由選擇」的假象之下,我們大部分的時間卻都在「兩害取其輕」。而當不同的「粉」各自以為自己看清了情勢,其實大多數時候,大家經常在被操弄,被各種話術牽著鼻子,成為了某陣營的旗子,被人賣了,還為他搖旗吶喊。

台灣最令人憂心的,並不哪一黨執政,或是誰掌握了政權;而是我們的熱情被操弄,致使人們相互仇視、攻擊;台灣最令人焦慮的,不是境外勢力的打壓,而是當我看見同一個教室裡,中國交換生埋頭苦學,而坐在他隔壁的台灣學生,不是趴著睡覺,就是忙著滑手機;台灣最令人心碎的,是人們平時都是「最美的風景」,卻在選舉期間卻彼此爭執,甚至結怨成仇。

也因此,台灣人應該要認清,如果要「發大財」,那就靠自己雙手去賺!如果要「捍衛民主」,那就睜大眼睛看清楚,不要那麼容易被激化、分化、誤導!我們繳了稅,政府就應該善用納稅人的錢,而不是用我們的錢,雇用網軍,把我們搞得如此焦慮。我們可以監督,可以要求。但不用迷信任何一個人,因為沒有人可以一夜毀了台灣,而救世主,也始終沒出現過。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