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楊泰順

台灣與古巴

22 九月 , 2016  

文化大學政治研究所  楊泰順教授

諾貝爾經濟獎得主Gary Becker於1986年在美國《商業周刊》發表了一篇〈古巴和台灣的經驗,讓我們上了珍貴的一課〉的文章,指出這兩個同屬一黨專政的國家,且同樣位處敵對強權之側,卻因經濟發展路徑不同,產生了兩種不同的國計民生。採行開放市場經濟的台灣,在文章發表時維持了6.4%的年均成長,並連帶提升了健康與教育的改善;採行共產制度的古巴,則因受到美國經濟封鎖,同時期的經濟成長率年均不及2%,民眾也普遍營養不良。根據2013年的統計,台灣人均GDP已達兩萬美元,但古巴卻還無法突破七千美元的門檻。

Becker觀察到的鮮明對比,這兩年似乎出現了微妙的改變。2014年底,美國與古巴宣布恢復邦交,歐巴馬總統並在今年三月訪問古巴,成為九十年來首位踏上古巴領土的美國總統,各方預期美國解除對古巴的貿易禁運已指日可待。專家估計,貿易禁運解除後,美國到古巴的出口貿易年將可提升十倍以上,而古巴對美國的出口,也可望從目前的0,激增為約1,821億元台幣。

光是古巴蘭姆酒出口到美國,每年便可為古巴創造33億台幣的收入。觀光產業尤其立竿見影,在美國現行的法律限制下,美國每年僅允許約三萬人到古巴以探親名義進行旅遊,雙方解凍後美國遊客去年便驟增到30萬人,預期未來還會呈現倍數成長,古巴的旅遊與旅館業者早已摩拳擦掌準備迎接生意的到來。

不同於古巴向左側的強權展開雙臂,台灣則似乎反其道而行,新政府上台後推翻了舊政府的「和中」政策,使得兩岸關係進入冷凍期。但台灣是個市場導向的經濟體,面臨的不是開放與否的問題,而是其他同性質產業的競爭,這使得兩岸關係改變對經濟的影響緩慢而曲折。換言之,兩岸關係凍結對台灣的傷害仍待時間檢證,這使得執政者可以信心滿滿的強調獨立與尊嚴的重要性,並自認新南向政策可以取代兩岸經貿的流失。但如同過去「戒急用忍」使台灣失去了參與大陸崛起的機會,未來再回頭時會不會已是百年身?

當大陸紛紛與周邊國家簽訂自由貿易協定時,台灣卻因太陽花學運導致兩岸服貿與貨貿協定迄今橫躺立法院,不但使得台商在大陸市場難以獲得本國銀行融資,產品也因被課以較高的關稅而降低競爭力。當周邊國家如火如荼的展開區域經貿整合時,如一帶一路、亞投行、RCEP、TPP,台灣則因政治因素被橫阻在外。故而,無待北京仿效美國的貿易禁運措施,台灣將因外無關稅優惠,內有勞工意識抬頭,而逐步陷入經濟困境。民進黨執政後,大陸團客的驟減便為一例,在陸方尚未明文打壓下,台灣的觀光已然淪為「慘業」,未來衍生的失業與破產問題,將可能衝擊到社會的穩定。

當美國對古巴實施經濟制裁時,鄰近非共的拉美國家並未因語言文化情感而伸出援手,所幸冷戰時期有蘇聯提供每年50億美元的金援,讓人口一千萬出頭的古巴可以維持生活的基本條件。1991年蘇聯解體造成金援終止,產油的委內瑞拉適時補位,提供古巴必要的經濟援助。有觀察家認為,古巴所以在2014年底改變仇美的態度,與國際油價下跌導致委國無法繼續提供援助有關。此外,古巴實施統制經濟,透過國家配給制度,也降低了生活困頓對社會穩定的衝擊。

大陸如果對台灣採取更嚴厲的經濟措施,美國與日本是否有可能如蘇聯與委內瑞拉,提供台灣必要的經濟援助?以目前的國際現實觀察,這個可能性並不大,因為這兩個國家與大陸商貿合作密切,且都不承認台灣是個獨立自主的國家。再者,拉美國家不願得罪美國去援助古巴,未來也很難想像,有東協國家會為了結盟台灣,而與中國站在對立面。此外,許多美日對台的投資,乃著眼於利用台灣做為進入大陸的跳板,兩岸關係一旦確定凍結,這些投資也必然會由台灣撤走,造成雨天收傘的窘境。

處理兩岸關係所以較美古關係更為複雜,乃因涉及敏感的國家認同與主權獨立。但當舊政府甘於承受民意質疑為台灣推敲出「九二共識」的模糊空間時,新政府其實大可蓋括承受,「忍辱」壯大台灣的經濟實力,徐圖未來的「獨立大業」。捨此不為而硬要去捅統獨的馬蜂窩,讓政治凌駕於市場法則,卻又無法期盼冷戰時期自由陣營對台灣的支持,未來產業蕭條台灣又有何生存空間?二十年後,難保不會有另一位經濟學者,在比較台灣與古巴的經濟發展時,喟嘆台灣意識形態誤國,在關鍵時刻選擇走向孤立。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