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孟道, 專欄作家

台灣金融是打亞洲盃?還是東南亞盃?

9 九月 , 2015  

台灣經濟研究院兩岸發展研究中心副研究員 吳孟道

為了協助台灣金融業者走出去、改善國內銀行殺價競爭情形,金管會主委曾銘宗自2013年上任以來,就積極鼓吹金融業一起打亞洲盃,競逐成為區域性金融機構。

兩年過去了,金管會的做法確實收到一定成效。我國金融業在亞洲地區投資規模從2012年1,181億美元快速攀升至2014年1,985億美元,成長幅度將近七成;併購及參股對象涵蓋10個國家及地區,全部累計案件達18件(2013年5月迄2015年6月底止)。

相較於過往金融業的跨國投資規模與件數,這兩年成長幅度著實驚人。不過,若仔細檢視這些併購及參股案件,可以發現焦點幾乎集中於東南亞地區,如柬埔寨、菲律賓及印尼等國。這18件跨國投資案件中,東南亞國家就佔了一半,共9件,而中國大陸僅有2件。

這樣的統計數字,讓人覺得有點詫異。金管會訴求的,究竟是亞洲盃?還是東南亞盃?

在全球逐步邁入新平庸時代(New Mediocre)之際,經濟成長的驅動引擎或許已無法單純依賴科技創新與技術進步。就如同Tyler Cowen在《大停滯》一書中所隱喻的,當科技進步與創新的邊際報酬逐漸遞減時,經濟成長果實自然不再甜美如昔。

因此,未來驅動經濟成長,可能還是得重回老路,再度依賴最基本的資本與勞動等生產投入因素。在這一方面,新興市場,特別是東南亞國家,確實掌握豐沛的潛能,也是未來全球經濟成長動能所在。

金融為經濟的血脈,眼光放遠,東南亞盃的決定當然可以理解。但不容否認地,考量現時的經營環境及內需市場,金融業者真正的主戰場或是未來海外獲利主要來源,應該還是中國大陸。

大多數東南亞國家,相較於中國大陸,金融發展相對落後、金融深化(financial deepening)程度嚴重不足。對待外資銀行的態度,也不見得比大陸友善。例如印尼,外資參股銀行最高只能持股四成,無法取得過半經營權,其他監管制度方面也有愈趨嚴格的態勢。更不用說,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東南亞國家曾經有實施外匯管制、限制外人資金流動的惡例。

相對之下,中國大陸雖也有諸多問題,如不良貸款率及不良貸款餘額雙升、人民幣波動及經濟下行風險等,但整體金融環境及市場仍舊具有驚人潛力。特別是中國大陸目前正積極著手利率及匯率市場化改革,金融轉骨下,股票市場及債券市場發展可期。台灣金融業者不用再搶做傳統存貸業務,賺取微薄利息,反而可轉向新型態業務,如財富及資產管理、信託理財等業務。這大概也是目前大多數東南亞國家所無法提供的商機。

金管會打亞洲盃的構想是好的,但或許是基於政治考量、或許是基於分散海外投資風險,使得亞洲盃幾乎變成東南亞盃。但這樣的政策方向,對於國內金融業者的發展與獲利而言,真的好嗎?值得商榷!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