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正豪, 專欄作家, 教育大家談

台灣需要一所小而美的原住民綜合大學

19 十月 , 2015  

淡江大學全球政治經濟學系主任 包正豪 

台灣高等教育即將面臨少子化的寒冬,未來幾年內,預估會有數十所大專院校會完全招不到學生。在這樣的情形下,倡議新設大學,實在是件很「政治不正確」的事情。然而仔細審視原住民高等教育人才培育現況,就會發現,現有原住民高等教育其實處於極度匱乏與失衡的窘境。同時,幾乎沒有原住民主體性與觀點的訓練

根據教育部《103學年度原住民教育概況分析》報告,原住民的粗在學率隨著教育程度提高而降低,與漢人學生的差距也隨之擴大。義務教育部分大致持平,高中職教育則略低約5%,而到大專教育時,原住民在學學生比例略高於五成,而與漢人學生(粗在學率近85%)相比,則有35%的差距。造成此一問題的關鍵當然是經濟因素,然而與本文何干?現有大學招生數量遠超過每年畢業的高中學生人數,只要能夠解決經濟問題,何須增設原住民大學,讓大學招生困難雪上加霜呢?但如果進一步檢視就讀科系的分布時,將會發現原住民高等教育的發展集中於極少數學科。講白了,就是大量集中於護理學系和餐飲、幼保、體育等相關科系,而呈現一種單一化技職訓練的發展樣態

技職訓練並沒有不好,只是會這樣單一化發展,實導因於相關學校設置原住民專班的結果。如何使原住民技職教育更加多元,可由教育部鼓勵現有大專院校開設其他原住民專班,無須增設大學。但是,從上述發展,我們可以觀察到一個看似無足輕重,但對原住民發展有深刻影響的問題。原住民學生就讀人數前廿大科系當中,除社會工作學系外,其他全部都是技術相關領域,極度欠缺人文社會相關領域的訓練。換言之,當下台灣原住民高等教育發展方向是技職訓練化取向,而欠缺更高層次的思辨訓練。那後遺症是什麼?

近年來原住民傳統領域的劃定涉及原漢土地權利概念的衝突,以及原住民歲時祭儀狩獵和國家公園保育概念的衝突,所引發後續的法律爭議,除極少數原住民學者能從原住民權利觀點出發來討論外,居於主導地位的是漢人的「現代司法體系」。原住民自治所牽涉的原住民和國家政府之間的關係,在大學政治學系裡面仍然對「國與國關係」幾無認識。原住民整體經濟發展落後於漢人,在政策討論上,多是漢人主導,採取「福利補貼」的方式,卻未曾有原住民觀點的發展經濟學政策探討。民族教育被視為原住民文化延續的命脈,但所有師資訓練,即便是原住民學生,都在一個欠缺原住民觀點的教育體系下完成。不過舉其瑩瑩大者,我們就可以發現在法律、經濟、政治、教育等非常需要原住民觀點的領域當中,在現行制度下是沒有這樣的訓練機會的

目前能稱得上有原住民主體性或重視原住民觀點的大學或學系,一是東華大學的原住民民族學院,關照社會工作、語言傳播,以及民族文化,一是政治大學民族所的人類學研究。難道我們不需要具備原住民觀點的法律學者、律師或司法官嗎?還是我們可以自以為是地把資本主義經濟發展模式硬生生地套在原住民社會上?抑或是我們還要繼續教導原住民學童要當個「堂堂正正的中國人」,讓小明小華繼續在課本裡面指引學習,而不是Tunkan和Mona?

一所小而美的原住民綜合大學,甚至是只涵蓋法律、政治、經濟、社會、教育的獨立學院,其中的課程都以原住民視角出發,去結合現有理論觀點,保障適當比例的原住民學生(譬如東華大學的原住民民族學院),鼓勵漢人學生學習從原住民視角來看待社會議題,繼而形塑多元文化的環境。甚至從長期發展來看,可以以南島文化圈內的最高學府為目標。畢竟,構樹已經證明台灣是世界南島的原鄉。一所小而美的優秀原住民大學,未嘗不能讓台灣成為世界南島的學術中心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