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 J(錢世傑), 專欄作家

四歲女童斷頭案的省思

31 三月 , 2016  

山林中荒廢的法律小屋版主 錢世傑

街頭式無差別攻擊之興起

四歲女童遭人在路上斷頭,引發社會輿論一陣譁然,在此社會療傷止痛之際,想要與各位分享一下保護自己的法寶。長年來,常常與朋友分享一些保護自己的技巧,雖然大家好像都不太在意,但只要有重大事件發生,就是教育的最佳機會。

因為我從小就很瘦小,身體又很差,常常被欺負(現在大家常稱的霸凌),國中又進入放牛班,每天下課放學的工作就是打架。沒辦法期待父母保護,因為父母都在忙著工作餬口,一切都要靠自己。

還好…國小有學過一個月的柔道(後來沒錢繳學費就沒學了),以致於在街頭的對打,十戰還能勉強有三勝。也因為常被打的背景,為了求生,所以養成敏銳的雷達,只要有潛在性攻擊、埋伏在附近,大概都可以嗅出異常狀況,立刻都可以閃避,也養成了對於危險的敏銳度,再加上習武多年,也歸納出一些基本規則。

注意這五點就能提高存活率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從小被打到專科,太瘦弱而不敢哀嚎與對抗的我,居然養成對於危險的超高敏銳度。台灣雖然很安全,但通常也因為安全的環境,降低自己的安全意識,底下特分享三個簡單的概念,參考如下:

1. 危險的地方不要去

國中放學你還跑去上廁所,找死啊!難道不知道放學後,廁所是霸菱的集散中心,連老師也不喜歡去廁所。以現代的休閒生活為例,就不要去一些比較危險的夜生活場地,女生可能會被下藥、撿屍。當然可以用「小心」兩字來保護自己,但你連對方怎麼下藥、怎麼侵犯你都不知道,「小心」這兩個字對於溫室花朵中的你根本沒用。

別以為你的朋友是好人,全世界就都是好人。

危險的地方不要去。

2.  看看你的朋友是否有保護你的料

很多人喜歡一起去危險的地方玩,例如在荒野中探險、看夜景,有時候即使不是荒野,週邊人煙罕至的公園,一樣很危險。男生把妹的時候,總是千方百計要誘騙你去荒野、公園,因為在危險的環境中最容易把妹成功,但危險的環境就容易出事情。

如果你同意男生的邀約,就要知道一件事情,如果遇到壞人的時候,這位男性友人是否有能力跳出來保護你,還是拔腿狂奔或嚇到脫糞呢?端詳完你的好友之後,想想他是願意為你拼命,還是先求自保的個性,如果這個人不太可靠,請選擇不要去。

3. 養成觀察四週圍的習慣

隨時要注意四周圍有沒有可疑人物,每次我這樣子教的時候,一定有些朋友會說:「生活為何要過得這麼累?」遠古時代的野人面對的環境非常惡劣,隨時都是毒蛇猛獸,如果選擇不累,生命就可能比較短一點。實際上,習慣了就不會累。

觀察的重點在於…週遭人的眼神、動作是否非屬正常,或者是附近是否有人已經發現了異常的事物,而正在東張西望,一種山雨欲來的氣氛。或許又會有人說自己的視力不好,所以都看不清楚。誰叫你沒有從小被打,又愛玩手機,像我從小為了保命四處張望的人生,視力都在1.0-1.2之間。

反正,只要有這些異常現象,能避開就避開,不能避開的時候,例如一定要走這條路,旁邊又站了一個奇怪的人。請把小朋友拉到身邊,手掌微開、隨時反應,如果有防禦型的武器,請至少確定能在1秒或更短的時間取出來。因為很多人有準備武器,但等到事情發生了,卻連放在哪裡都不記得。

不過,像是這次四歲小孩遭斷頸案,上述方式可能都來不及,請立即大叫+側身衝撞,才有機會保護小孩。但記得一件事情,這些平常都要演練,並進行基本的訓練,如果你沒練過,連叫都叫不出來。

4. 反應力的訓練

我練過的武術很多,楊家太極拳是我最早學的武術,學了一年,治療好國中唸書得到的風濕。接著學過十二路彈腿、崩步、八極拳、陳式太極…等,刀槍劍棍、人肉盾牌…等,非傳統武術中,還學過柔道、跆拳道、合氣道…等。

這兩天很多人問我:練甚麼武術比較好。簡單來說:

養生練太極

勁道練八極

身形練螳螂、長槍(請看電影功夫裡面的長槍)

反應的話嗎?跆拳道好棒棒(上場實戰的機會最多)

但這種去練甚麼武術的建議很沒意義,因為過兩天你就不想練了,為每一種都很累。但還是有不累的練法,就是只練緊急狀況的「反應力」。練反應的方法很簡單,首先找位跟你一樣無聊的朋友,每天揮個十拳餵他,十天之後,正常人就有最基本的自動反應機制了。

如果還是沒有反應,那就不是……。因為拳頭來的速度很快,屬於突發式攻擊,很類似於這種街頭殺人的型態。如果不知道要怎麼練,可以看一下電影「鋼鐵擂台」,教機器人的那幾招可以拿來用一下。

5. 爭取短暫的反擊時間

練習「戳眼」假攻擊。人的眼睛遇到突發式攻擊,會習慣閉眼,所以可以練習攻擊對方眼睛。但不要想說可以戳到眼睛,因為一般人沒戳過不敢戳,即使敢戳也戳不到戳不準。當然不必實際攻擊到,只要手快速揮向對方的眼睛,對方眼睛就會有0.5秒不到的時間閉起來,這一瞬間就是你保命的機會。

但問題又來了,該如何反應呢?

對於這種街頭殺人的類型,攻擊者通常沒什麼武術背景。所以如果假攻擊眼睛,對方眼睛一閉的瞬間,立即跟上來個一腿,因為通常是男性攻擊者,就以「蛋蛋」為目標,即使沒破掉只是震動到,對方都會很痛,可以讓你有逃命或進一步反擊的機會。

但如果沒打中,可能就換你被打了,所以光想像是不行的,要練。

廢死、不廢死的蚊子說

最後,提一下個人對於廢死不廢死的觀點,目前的主張是「蚊子理論」。

蚊子一直咬你怎麼辦?啪一聲地殺死它。

這樣子很殘忍,所以有些宗教人士就讓蚊子叮咬,很感動。但這是宗教人士,不是一般人,一般人的做法還是啪一聲地殺死它。如果不想殺蚊子,就要改變環境結構,像是清除骯髒環境,不要有積水,讓蚊子無所滋長的空間。只是當環境還在骯髒的等級,水也沒清除乾淨,蚊子一大堆,卻叫我不要殺蚊子,只叫我要改善環境,是要我被蚊子咬死喔!

很多人提出廢除死刑,這是一個目標,但如同蚊子的問題一樣,前提是改變結構。所謂結構改變,如教育問題、刑罰執行問題、感化教育問題、精神病治療問題等,就像是前面講到的清除骯髒環境、不要有積水一樣。目前這些事項當然有在做,但恐怕短暫時間也還改革不夠。換言之,結構沒啥改變,蚊子當然還是很多。

看到社會上很多人拼命講廢死,個人還有一個想法,講廢死很簡單、很高尚,但是結構改變卻很困難,因為不知道要改變什麼,即使知道了要改變,也要費很多心力、花很多時間。對於只談要廢死,卻不談結構改變並具體著手的朋友是怎麼樣?要我被蚊子咬到死就對了。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