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王大師

困獸之鬥的香江 正迎接拿破崙

31 七月 , 2019  

專欄作家  王大師

歷史上,拿破崙的豐功偉業可謂毀譽參半,然鮮少人會認為他對法國,乃至歐洲大陸帶來和平與繁榮。這位征服梟雄是如何掌控權力的呢?就是趁法國大革命這英國哲人柏克(Edmund Burke)所稱的「大災難」。如今的香港,十分類似18世紀末的這場革命。

根據柏克,法國大革命異於美國獨立運動,參與者缺乏願景,也無如華盛頓、傑佛遜等具啟蒙思想的領導者。大部分的暴動者,為覬覦權貴財富與榮耀的烏合之眾。許多暴徒與其說是為了「自由、平等、博愛」而戰,充其量只是享受混亂帶來的快感。

來,把時間快轉至2019年6月。當月12日的反送中大遊行,或許還可以「爭取自由」、「抵制惡法」等是由,合理化暴力抗爭。雖然當時已有許多資料顯示,這場遊行有美、英等境外勢力介入;規劃整場抗爭的《蘋果日報》老闆黎智英,傳有CIA背景,並於7月造訪白宮。

然一週過後,港府已明確對外表示將取消「逃犯條例」的立法,殺紅眼的示威群眾不但不善罷甘休,甚至有變本加厲的跡象。直到7月初破入立法會,四處搗毀公物、享受混亂。如今香港陷入每天一小吵,每週一大亂的境地。癱瘓地鐵、市集、銀行、機場等事件頻傳。警察甚至被迫對暴徒鳴槍、警告。

一個月過後,這個東方之珠的香江,頓時與18世紀末法國大革命的放蕩、淫亂,有過之而無不及。最終,法國陷入10年的無政府狀,到處哀鴻遍野、風聲鶴唳。受夠這「無法無天」的生活後,法國人民醒了,他們再也不信什麼「人民自決」、「自由博愛」等鬼話。

他們發覺,這群「法國覺青」的所謂革命,不過是羨慕資產階級財富的反射動作,自己得不到,於是浸淫於混亂中,享受破壞的快感。至少這比一貧如洗來的可以忍受些。於是法國人民寧願要個「拿破崙」這獨裁者,也不希望見到法國版的「反送中港青」。

兩百多年後的香港,正值這個關鍵點。忍受一個多月反送中暴動的香港人民,這些全球可謂「最實際」、「最務實」的民眾,會繼續忍受港青佔領地鐵、佔領銀行、佔領機場,天天以槍響當鬧鐘嗎?

不會的,這正好給香港崛起一個拿破崙的藉口,實施大中央倡議,將統治手段把持得更緊。香港島內絕對不會出一個征服者拿破崙的,那這位獨裁者會從那來呢?都是誰給了這位拿破崙正當性呢?

就在此時,解放軍已傳在香港附近的湛江佈署,進行一連串反恐演習,專家判斷就是劍指「維穩香港」而來。那美、英這群一度力挺反送中的境外勢力呢?彷彿談好什麼暗盤交易般,自從大阪G-20的川習會後,無論元朗「疑似黑道份子」如何的維穩港青,川普不但沒譴責,甚至還勉勵習近平的處置。

英國不管舊首相的梅伊,或是新首相的強森,均對這個舊殖民地三緘其口。西方媒體也不如一個月前般的歌頌這暴動。人們也不見黎智英如反佔中時期跟著雨傘人們上街頭,一起抗爭。這諸多跡象顯示,國際強權與資本勢力,逐漸放棄港青們。

這個運動的結尾,似乎讓反對中南海的勢力,逐漸走入一個陷阱。一個如不是自己的胡亂作為,都無法讓拿破崙借到東風的技倆。讓這一帶一路的海上樞紐,更聽話,更落於「朕的權柄」之中。

 

圖說:拿破崙在「霧月18 政變」後取得政權。By François Bouchot – www.histoire-image.org, Public Domain,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ndex.php?curid=304325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