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李佳容

培養國際人才的「一條龍」施政

31 十月 , 2019  

臺北市立大學通識中心兼任助理教授  李佳容

日前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韓國瑜提出「青年學子免費遊學1年」的政策引發諸多討論。反對人士提出質疑,認為韓的免費遊學經費很大,將從什麼項目下編列或「挪用」?另外,也有人針對目前的遊學現況、大專院校交換學生的現行制度,進行更進一步的討論,表示交換學生並不是「想交換就可以交換」,還需依據雙方學校在交換生的資質、名額、上課課程、住宿等問題上,所達成的協議來進行實質的交換。

針對此,韓競辦提出說明,設若政府只補助一半,並有排富條款及學生資格的審查,估計每年可透過計畫出國遊學的人約有5萬人。

其實國內學生出國遊學(交換計畫)的數量在過去幾年已有明顯成長。根據教育部的年度統計數據,我國大專院校交換學生人數已從民國98年的3376人,增加到107年的13662人。究其成長原因為:

一、教育部從2005年開始實施「邁向頂尖大學計畫」(簡稱「頂大計畫」),使得國內大專院校學生出國交換管道變得更加多元。

二、受到高等教育全球化的影響,世界各國的大學都希望與他國的學校組成學術聯盟,增加競爭力。這使得許多台灣的大專院校在國際交流經費更加充裕的情況下,有更多機會與國外學校簽訂MOU(合作備忘錄)進行學生交換。

但教育部的頂大計畫推行至今已超過10年,許多當年簽訂的合約,不是過期沒再續簽,或就只是一紙流於形式的合約書,沒有實質交流。所以如此,可能因為:

一、原本有真正實施國際交換學生、客座講座教師的學校,後幾年經費不足,而無法持續。

二、原本推行簽訂MOU的學術行政主管陸續離開崗位,接任的主管不一定對國際交流計畫仍有熱忱。

三、至國外客座教授的資歷,在教師評鑑上的實質助益不大,導致教師興趣缺缺。

四、即使學生把自己的求學、遊學歷程檔案盡量「豐富化」,對於其進入職場就業的實質幫助仍不明顯,這導致學生家長的態度趨於保留。

交換學生計畫的本意,是讓學生有出國經驗以及在外求學的歷程,以增加其國際觀、知識觀及學習資歷。但在知識解構以及各種網路學習平台的陸續建構下,許多「學習」,似乎不一定需要「人到國外」,只要能夠連上學習平台,就能體驗在國外大學上課的實境。

這大概也是歐盟於2014年,在原本的伊拉斯莫斯計畫(Erasmus Mundus)架構下,重新規劃了「新伊拉斯莫斯計畫」(Erasmus+),希望能夠更加促進交換計畫實施後的實質效果,如:實習與就業。

新的伊拉斯莫斯計畫包含了「個人學習移動」、「創新與典範實務交流合作」以及「政策革新支援」等三項子計畫。除了持續其原本的青年學生教育訓練等項目下的跨國移動學習交流外,更增加了青年學子的實習機會以及技職學生的「長期移動」方案。

 在目前世界各國高等教育普及化的趨勢下,許多學生從大學畢業後,不再是追求學術成就,而是希望能順利就業,進入較好的職場環境工作。但若增加學習資歷,再度變成了「人人有獎」的過程,而忽略了後續能在就業上所帶來的實質效益,那麼這些計畫的成效將大打折扣。

 因此,筆者建議,除了韓辦附加說明的排富條款以及其他相關配套審查機制外,政府所給予個人一次性補助,也應該延伸其效益,規劃「保障就業」名額,而不是一味要受到補助計畫的學生、教師,於計畫完成後,撰寫各式各樣的成果報告而已。

以新加坡的公費留學計畫為例,就有「畢業即就業」的規劃,即學子獲得公費留學獎學金,等於獲得進入公務機關工作的保障名額。唯有這種一條龍的整體規劃,方能為我國留住具有國際視野的人才,同時,也才會有優秀的學子,願意投入這樣的「留、遊學計畫」。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