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李祖舜

天下盡是蔡家軍

2 七月 , 2019  

資深媒體人 李祖舜  

在台灣的總統大選,就是「勝者全拿」,如果再加上在立法院能夠贏得過半數席次,就代表在4年內執政黨「完全執政」,合法取得所有的政府人事任命權。因此,某種程度上,國家發展的成敗就全繫於總統一人之念,如果當選者心存個人私念,或是政黨利益,那就代表這個國家在這4年之內要承受「一人治國、一人誤國」的政治獨裁風險。

蔡英文上台超過3年,先後針對包括司法院正副院長在內提名了共11 位大法官,還有1位考試委員,以及11位監察委員,引發爭議的被提名人選可以說是不勝枚舉。

其中最典型的問題人物,就是監委陳師孟,從最初公開表態力挺遭領汙案被判刑確定的陳水扁,指他不是貪汙犯,還直言任內要辦「打綠不打藍的法官」,甚至針對與監院無關的台大校長任命案,也毫不遮掩地說出「教育部讓管中閔上任(台大校長),是今年最驚悚的新聞。」更胡言亂語指「台大也是國民黨開的」。

陳師孟的荒謬言行,正好證明了蔡英文為了討好獨派,給深綠陣營交待,把職司風憲的監察委員,當成個人政治酬庸的工具,不僅無法期待監委能在任內獨立超然的行使監察權,反而要擔心問題監委成為引爆政治風暴的不定時炸彈。

而蔡英文在任內先後完成了2次大法官、共計11人的提名程序,靠著國會過半的優勢,如願地全數護航過關,超過了大法官總數的2/3,形同對於大法官會議的解釋產生了「絕對」的影響力。等新任的4位大法官9月份上任,將等同於宣示將護送充滿意識形態爭議的《黨產條例》合憲過關,這將使得司法權也成了協助行政權進行政黨清算鬥爭的御用工具。

除了司法與監察兩院高層的人事案之外,蔡英文與她的同夥將行政院權下的人事權,也搞得烏煙瘴氣,吃相難看。從閣揆到副揆,交通部長等內閣人事,都任用在地方縣市長選舉慘敗的現任者或候選人,讓執政不力的敗選者不但不必承擔落選責任,反而可以加官進爵。

更離譜的則是蔡政府已公開把政黨黑手伸進了應該獨立行職權的二級機關,最明顯的例子就是把曾經擔任民進黨副秘書長、而在競選連任時被質疑違反行政中立原則的前雲林縣長李進勇提名為中選會主任委員,公開破壞形式上不提名具有政黨經歷或背景者出任選務機關首長的慣例。

果然,在民進黨立委強力護航通過國會同意權投票後,李進勇就公開違背自己過去主張公投綁大選的承諾,屈從的配合蔡政府的意志,喊出「公投與大選脫鉤」的主張,同時放任民進黨把公投法重新修成「鐵籠公投」而毫無反應,表現完全有失獨立超然、超越黨派的格局。

此外,在蔡英文主導下成立的不當黨產委員會與促轉會,在運作期間的所做所為,也是完全不掩飾扮演執政黨側翼打手的角色,前促轉會副主委張天欽遭爆料的「打侯言論」,就再次證明蔡英文選擇安插綠色人脈進入這些政黨鬥爭機關,遂行清算競爭對手目的,以確保長期執政優勢的不當野心。

至於其他像是金管會與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的主委的提名任用,蔡政府的表現也曾遭受各方質疑,如今看來金管會主委顧立雄的表現還算稱職公允,但閣揆蘇貞昌針對公營行庫高層無厘頭的大搬風作法,還是讓人難以理解。而蘇貞昌公開斥責NCC對於假新聞毫無作為的鴨霸作風,最後也讓NCC主委詹婷怡遭傳「被辭職」,創下了獨立機關屈從行政首長個人意志,導致高層自危的憲政惡例。

蔡英文執政3年,天下已盡是蔡家軍,在民進黨狂吸國家奶水茁壯的同時,可憐的只是那些無所適從的公務員,還有去年年底已用選票警告蔡政府的可憐選民。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