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鄭師誠

天災假放一天,人禍假放幾天?

1 八月 , 2017  

資深媒體人  鄭師誠

明朝最後一位皇帝祟禎,大家都從港片中得知那把明朝的尚方寶劍要斬清朝的官,這雖純屬搞笑,但其實大家都知道,祟禎優柔寡斷,剛愎自用,李自成的軍隊都殺到眼前了,還要召集群臣開會,結果崇禎十七年(1644年)3月19日拂曉,大火四起,天色將明,崇禎在前殿鳴鐘召集百官,卻無一人前來,史載:「帝鳴鐘召百官,無至者。」這話並不確切,至少有一個人是去了,那就是大學士范景文,不過當他趕到時內城已陷,因打聽不到皇帝的行蹤,在紫禁城午門外道旁寫下了遺書,隨後投井殉國。崇禎帝說:「諸臣誤朕也,國君死社稷,二百七十七年之天下,一旦棄之,皆為奸臣所誤,以至於此。」

寫這一段歷史,絕非拿來湊字數用的,而是要讓大家了解,祟禎一直到以腰帶自縊於煤山(萬歲山)壽皇亭之前,都認為「萬般有錯,絕非朕的錯」,現在的小英政府民調江河日下,所有的矛頭都指向林全,現在放出來的萬種可能,都是換這個換那個,在民進黨的內鬥換閣揆模式裡,依中華民國現在的慘況,就林全一人該負責,其實就是把林全逼宮逼下來,由民進黨的某派系派人頂上去,然後可能2020年的總統大位,蔡總統想連任,那問題就大了。

所以邏輯錯亂就在這裡,明明是蔡總統的問題,但是為了大位,先把那位自以為是的總統晾在一邊,先把林全鬥臭、鬥垮再說。至於兩颱風來了,該淹水的沒少淹,連幾十年沒淹過水的地方,這回也是汪洋一片,有人管嗎?有!就叫國軍發發便當,做做善後清運,然後咧?然後就等下一回颱風來再比照辦理囉!因為人家現在啊!用黨產會把國民黨搞到要死不活,如果還能喘氣,咱顧立雄大主委再想辦法要窮到快被鬼抓去的國民黨拿錢出來,反正這回搞不死,下回一定一招讓國民黨八百年起不來。

這種氛圍下,中華民國總統大位就好似台南高雄的市長寶座一樣,誰能得到黨內提名,誰就穩啦!在蔡英文的眼皮底下,拿林全當箭靶,反正再怎麼樣,先把眼中釘弄掉,至於行政院長,乃至於立法院長…等等等等,大家再來逼宮,讓蔡總統一定要用誰,一定不能用誰也就是了!

長榮航空在颱風來襲時,五百位空服員放「天災假」一天,結果咱交通部一點皮條都沒有,還說這叫「公司治理」,看來賀陳部長除了對連假國道的免收費時段有研究外,對其他的交通問題沒啥興趣,所以難怪葉毓蘭教授會說「旅客跳腳,官員翹腳」。所以囉!天災可以放假一天,但是從蔡政府和民進黨執政以來的「人禍」要放幾天呢?我想…等到企業都像郭台銘一樣用腳投票,台灣的勞工不只一例一休,可以週休七日,天天放「人禍假」吧!至於人家執政黨現在吶?忙著內鬥,忙著爭大位,忙這忙那…你們這些死老百姓淹大水,沒工作,沒電用,沒未來?嘿嘿!等我們鬥完再說吧!現在沒選舉,誰理你們啊!

, , ,

By



  • 潘俊建

    空服員休天災假 被控國安事件 莫非戒嚴復辟?

    2017/08/01 苦勞網 何燕堂(人民民主陣線成員、前工人立法行動委員會執行長)

    甫於7月1日升任自由時報總編輯的鄒景雯,7月31日在自由時報發表特稿,針對長榮航空500多名空服員依法請「天災假」的維護勞工權益行動,指控其背後是具有左統色彩的工運者桃產總在操盤,已超越單純的勞工權益問題,目標是發動陸海空聯合大罷工,以達到癱瘓運輸、打擊政府的目標。她呼籲民進黨政府基於社會穩定、國家發展、以及絕大多數人民的權益,必須提高層級,採取有效作為因應。鄒景雯將勞工合法維護勞動權益的行動,昇高到危害國安的層級,所謂提高因應層級,難不成是要民進黨政府出動軍警鎮壓工運嗎?此等用心,令人不寒而慄!

    此次長榮500多名員工請「天災假」,完全依照勞動部公布的「天然災害發生事業單位勞工出勤管理及工資給付要點」以及資方在7月29日公佈的天災假公告,依法提出申請,本就是勞工合法之權力行使,任何一個長榮空服員都有權利向資方申請。鄒景雯沒有提出明確證據,就直接指控這次請假事件背後有桃產總在操盤,一般記者都不會如此做,但為何資深的新聞從業人員鄒景雯卻如此做?退一步而言,就算此事件背後真有桃產總在暗中協助策畫,不也是自主總工會協助會員工會維護勞工權益的應有之舉嗎?鄒景雯這樣的資深媒體人怎麼會連這基本認識都沒有?最糟糕的是,鄒景雯將桃產總定性為「左統」,將其與中共連結在一起,暗示華航、台鐵及這次長榮集體休假事件,背後都是中共在策畫,將勞工合法維護權益的行動上綱到國家安全事件,提供政府「合法」鎮壓工運的正當性,這樣的論述真是令人感到恐怖!

    去年梅姬颱風襲台,各家航空公司都停飛,卻唯獨長榮航空仍有多架班機降落桃園機場,不僅罔顧員工安全,引起員工不滿,更遭外界批評「硬飛」,在長榮工會抗議下,長榮航空事後發布公開信向員工道歉,經勞資雙方協商後,終於設立「天災假」。鄒景雯不追究長榮航空長期追求利潤、漠視勞工安全的惡劣行徑,反倒以有「左統色彩」的桃產總在背後操盤進行指控,就是要操弄統獨議題將桃產總扣上「左統」的政治帽子,來否定這些空服員合法請假行動的正當性。此種手法就如同2002年工人立法行動委員會舉辦工人秋鬥「勞工六不起」大遊行,抗議民進黨政府無力解決勞工失業問題,被民進黨立委李明憲、李鎮楠以及台聯立委廖本煙聯合抹黑,指控秋鬥是「國共合作,鬥臭台灣」的扣帽子手段如出一轍,都是害怕勞工有自主性,動用政治手段箝制人民自主意識。鄒景雯文中還提到檢調已經展開調查此次請假事件,果真如此,那就是法西斯政府才有的行徑!邱太三部長應該出面說清楚。

    參與過台灣自主工運的人大多知道,長榮集團長期以來以「零工會」政策自豪,公然剝奪勞工法定的團結權。20多年前,長榮重工的勞工籌組工會,立即被當時的總裁張榮發下令鎮壓,將工會幹部全部開除。如今長榮航空員工,在被鄒景雯指為「左統」的桃產總的協助下,成功組織成立工會,是航空業勞工團結權的一大進步。去年在桃產總的協助下,華航空服員罷工成功,對長期任由資方剝削的航空業勞工,無疑是打了一劑強心針,鼓舞航空運輸業勞工以集體力量捍衛勞動權益。但這一切在鄒景雯眼中竟都成了密謀進行聯合大罷工,企圖顛覆政府、危害國家安全的陰謀行動,不禁讓人時空錯亂,彷如置身國民黨戒嚴時期。

    還記得我年輕剛投入工運時,在1989年遠東化纖罷工事件後,國民黨政府開始打壓工運,1990年時任行政院長的郝柏村,面對此起彼落的工運抗爭,竟公然指控這些工運抗爭背後都是一些「工運流氓」在領導策畫,要求嚴辦,只要符合檢肅流氓條例的要件,治安單位應依法檢送司法機關處置,絕不寬貸。看來郝柏村當時鎮壓工運還算「客氣」了,「只」將工運抗爭當作治安事件處理。鄒大總編輯顯然更勝一籌,直接將工運抗爭當作攻擊政府的「國安事件」在對待,如此法西斯思維實令人不寒而慄。更嚴重的是,她在文末還指出,政府部門已經就此進行戒備。果真如此,台灣勞工都得面對民進黨政府對工運即將展開的鎮壓行動,而且這一次不只是被當危害治安的「流氓」而已,而可能是攻擊政府的「叛亂犯」。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