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孟道, 專欄作家

央行降息為經濟還是為政治?

7 十月 , 2015  

台灣經濟研究院兩岸發展研究中心副研究員 吳孟道

 

九月底,央行突如其來的一記回馬槍,獨步全球降息半碼(0.125%),打腫了一堆經濟預測專家的臉。此一舉動,也讓市場更加憂心台灣經濟的慘境,恐怕是連保一總隊都當不了了。

雖然央行在降息聲明稿中明白指出,降息主要是考量「產出缺口持續擴大」及「物價走勢相對平穩」,因此貨幣政策有降息空間,也有望刺激消費及投資。但明眼人都知道,台灣消費及投資的利率彈性早已小到不行,此一時點的降息行為,安慰意義遠大於實質作用

畢竟以現今台灣資金環境來看,央行降息半碼的舉動,幾乎無法在資金供需市場泛起任何一丁點的漣漪,更遑論刺激景氣、帶動經濟成長。

一般來說,央行的利率政策,主要有兩大目地與作用,一是「價的引導」,另一是「量的調整」

在「價的引導」方面,通常是希望透過重貼現率(我國央行指標利率)的調整,引導民間借貸利率(或稱市場利率)走勢。然而在當前民間借貸利率普遍低迷、且之前隔夜拆款加權平均利率因資金大舉外流已先行走低的情況下,降息半碼彷彿是落後指標,已不具引導功能。

而在「量的調整」方面,目前台灣資金供給相當充裕,並沒有短缺現象。貨幣供給(M2)占GDP比重高達250%,相較於早先市場議論紛紛可能發生資產泡沫危機的中國大陸還不到200%,台灣游資更是泛濫。在資金水位如此滿溢的情況下,降息半碼絲毫無法促使銀行體系再擠出更多資金。

當前台灣資金「價低」、「量多」的現象,骨子裡也反映出一個相當令人憂心的事實,就是「民間投資意願低落」。八月中,主計處大幅下修第二季經濟成長率至0.52%,除了出口因素外,另一個重要元兇就是民間投資大幅下滑。更不用說,一向被拿來做為衡量市場資金供需指標的「超額儲蓄率」,今年預估將攀升至15.52%,創下28年來的新高紀錄。

當利率政策幾乎無法對消費及投資帶來任何實質效果時,為何央行還是堅持要降息?箇中原因除了經濟因素外,或許還夾帶點政治考量。尤其是在央行降息前,台股再度出現重挫、八月出口數據更是創下近六年來的最大衰退幅度,市場人心惶惶,也逼得央行不得不出手。

只是這樣的決策,短期或許可以稍微舒緩市場恐慌的情緒,但在沒有實質經濟作用的前提下,長期只會加重未來政策執行的負擔。為何美國聯準會(FED)自去年以來一直堅持要啟動升息循環?除了美國自身經濟情勢持續好轉外,另一說就是升息可以加大未來貨幣政策的運用空間。否則以當前低利率結構,FED幾乎沒有太多的貨幣政策工具可以調控經濟。

對照之下,央行降息半碼讓人覺得有點作繭自縛之感。沒有實質效果就算了,還可能壓縮未來政策運用空間。甚至當FED開始升息時,利率政策還得隨之轉向,無形中造成政策資源的誤置與浪費。

胸懷救國濟民之志,是一件好事,也是政務官責無旁貸的使命。但對已進入加護病房的台灣經濟來說,過多無謂的舉動或政策,還是免了吧!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