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陳徵蔚

定位不明是《教育部國語辭典》的最大問題

28 三月 , 2016  

健行科大應用外語學系副教授 陳徵蔚

《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遭批錯字連篇,竟連網路錯誤用法皆收錄。例如「詭」計與「鬼」計、走「投」無路與走「頭」無路,原本其中一個是注音輸入法常選的錯字,如今教育部字典卻說兩者皆正確。

有人認為語言與時俱進,將大家通用的語法放入字典並無不妥;但卻也有人認為語言不該積非成是,特別是教育部,更應該捍衛語言的純淨度。然而,筆者認為真正的癥結點在於,教育部似乎搞不清楚這部字典的定位是什麼?

談到字典定位,英文字典或許可以給我們一些借鏡。字典的分工十分精細,例如主版字典(unabridged dictionary)、大學字典(college dictionary)、學習字典(learner’s dictionary)、搭配字典(collocation dictionary)、同義/反義字典(thesaurus)、字源字典(etymology dictionary)等,各有不同的功能定位,倘若一本字典甚麼都有,很容易顧此失彼,貪多嚼不爛,並不適合一般使用者。

教育部國語辭典最大的問題,在於它的定位似乎應該是「學習字典」,提供老師與學生最正統、精確的字彙定義;但是它卻竟企圖囊括「字源字典」的功能,將字彙的演進納入。納入字源考證也非不可,但至少不要寫得不明不白,讓人搞不清楚正確的用法,最後成了四不像。

為什麼字典需要定位?因為針對不同使用目的,鎖定關鍵資訊,會比漫無目的提供大量資訊來得有更效率。舉例而言,一般人總以為字典的字彙量多多益善,但事實並非如此。我常看到英文老師建議學生使用「英英字典」,但卻竟然推薦《韋伯大學字典》。這種字典的字彙量的確很多,但是並不符合台灣學生需求,因為這種字典的定義經常跟單字本身一樣困難,學一個單字,結果卻惹來十幾個難字,學生越學挫折感越重,真是「何處惹塵埃」!

因此,歐美出版社都會推出「學習字典」(learner’s dictionary)。這種字典同樣是「英英字典」,但是會專門挑選2,000-3,000個「釋義字彙」(defining vocabulary)來定義單字。如果以多益字彙範圍7,000字來看,一般台灣高中生就可以輕易使用,因此適合英語學習。此外,這種字典提供重要片語、例句、交叉引申(cross reference)、禁忌提醒(taboo)、圖片,以及適量的同義/反義字,可以有系統的建立基本觀念。然而,因為這種字典提供的周邊資訊多,字彙收錄量不可能太廣,因此只適合中學、大學生學英文使用。對於就讀研究所、博士班的學生,由於它們的目的是做研究時查詢專業術語,而非學英文,這時才適合使用「大學字典」,甚至是更專業的字典,例如「醫學字典」、「商業字典」、「法學字典」等等。

上述字典主要是用來做為單字定義查詢以及語法範例參考。但是「字源字典」的定位就截然不同了,它不是拿來查定義的,而是針對單字歷史追本溯源。這種字典會告訴使用者單字的結構,包括字首、字根、字尾等,並且分析起源,例如拉丁、希臘、法文字源等。然後,再按年代羅列這個字的意義演變、拼法差異等。如果查詢這種字典,會發現它非常明確地告訴你,這個字在幾世紀前的意義是這樣,在甚麼時候意義轉變成那樣。比較嚴謹的字源字典甚至會以編年的方式告訴你西元幾年到幾年這個單字演變如何,幾乎可以說是「單字的履歷表」。

問題來了,教育部國語辭典的定位是哪一種?學習字典嗎?還是大學字典、字源字典?好的,如果教育部國語辭典想要「與時俱進」,將語言的演變納入字典,這也很好;但是至少應該要非常嚴謹的以編年方式告訴使用者,這個詞彙的起源是甚麼,在甚麼朝代產生變化,出處為何,然後從民國幾年,因為甚麼原因(例如打字錯誤、網路誤用)逐漸轉型成通用接受的「變形」,把字源變化列入字典體例的一部分。只要一本字典做好考據,實事求是地羅列出單字資訊,而不是打迷糊仗,我相信使用者自然會認同,並且可以學習到寶貴的一課。

別說是教育部舉全國教育資源編撰的國語辭典應該注意使用定位;即使是一個出版社,都會針對不同的功能來編撰字典。字典無所不包也不是完全不可能,但絕對有特殊目的。例如世界知名的《牛津英文字典》(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OED)屬於「主版字典」,它的內容包就羅萬象,幾乎是「語料庫」等級,如果以紙本形式印出,將是數十本非常沉重的大規模套書,只能放在桌上,無法攜帶查詢。這種字典也有它的定位,屬於出版社的「鎮社之寶」,等於是出版社編輯其他專門字典的資料庫,同時也提供語言學者研究使用。但是,這種字典不適合給一般使用者查單字,因為資訊過多,反而容易造成學習混淆。卷帙浩繁的超大型字典,並不符合一般使用者需求。

於是,主版字典的內容經過挑選,就成為了《牛津學習字典》(Oxford Learner’s Dictionaries),甚至「牛津搭配字典」(Oxford Collocation Dictionary)。何謂搭配呢?舉例來說,中文的「開燈」(turn on on the light)、「開門」(open a door)、「開戰」(wage war against)等,都是用動詞「開」與名詞搭配;然而,使用的英文動詞卻截然不同。此時,搭配字典就可以幫助你釐清。只要查詢 light、door、war,就可以找到適合搭配的動詞。此外不只動詞與名詞需要搭配,動詞與副詞、介係詞,名詞與形容詞等,也都需要相互搭配,而且還有「前位」與「後位」等差異。同樣意思的形容詞,未必能夠與每一個名詞做搭配。因此查詢搭配字典,有助於英文寫作。除此之外,「同義/反義字典」(thesaurus)也很重要。一般字典僅會列出少量的同義、反義字,而且一個字可能具有多重意義,每個意義又都有同義、反義字。因此,這種將各種同義、反義字彙羅的字典就特別重要了。它的主要功能是幫助英文寫作者靈活使用字彙,讓文章內容不要總是使用特定單字。這兩種字典的功能都不是在於查詢定義,而是提供使用者詞句搭配的建議。因此如果拿搭配字典、同義/反義字典來查單字的意思,一定會覺得十分難用。但是,倘若你知道這類字典的專業定位,那麼就會受用無窮。

教育部國語辭典挨批,早已不是第一次。政府部門實在應該仔細思考,如何要讓國語教育更加落實,那麼就要先讓國語辭典的編撰更加專業。台灣有那麼多優秀的中文學者,何不虛心向他們請益,訂出建構官方正體中文資料庫的長遠大方向,並且明確定位各種專門字典,逐年有系統地將台灣地區所發展出的,具有地方特色並且保存中華文化固有傳統的語言納入資料庫。更重要的是,許多既有的字典資源應該整合,例如線上語料庫、專門術語資料庫等等。教育部需要的是雄才大略的基礎語言教育方針,而不是一邊敷衍了事地編了一套定位不明的線上辭典,一邊應付媒體與大眾的譴責,然後又一邊哀嘆台灣正體中文被世界邊緣化,發展空間受限。要發揚華文教育,先從編好字典做起。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