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烏凌翔

小英不急兩岸問題的背後玄機?

22 二月 , 2016  

蒙古裔台灣人 烏凌翔

小英打贏選戰後兩天,輪到我的專欄交稿,我分析以下這三件總統的大事-民主轉型正義、收入分配正義、兩岸關係-按政治學一個很簡單的原則:民選的政治人物,一定會為自已連任考慮,推測她會放手讓民主轉型正義先行,積極推動收入分配正義,而兩岸關係,則是能拖就拖。

如今,立法院已開工,民進黨團已經將「政黨法」、「不當黨產處理條例」列為本會期優先法案,而且挾多數的氣勢,揚言國民黨再擋就表決!蔡主席「喬」功驚人,四兩撥千斤的勸服柯建銘去選區域立委,柯還真選上了,但又被小英「喬」離唾手可得的院長寶座,繼續幹他的萬年總召。立院有小英欽點的蘇院長坐鎮,轉型正義就在立院戰場進行即可。

接著,本週,蔡總統當選人要展開她的「產業之旅」,逐步拜會她「五大創新研發計畫」的物聯網、綠色能源、生技醫藥、智慧機械與國防產業,還有其它相關的民生經濟產業經營者。這為台灣經濟㧓藥方的行為,其實就是分配正義的一部份。她在總統電視辨論時,回應朱立倫經濟問題需要時間慢慢研議,現在看起來,她正在充份利用到五二〇之前的時間研議中。時間也許不多,但因為她聰明的沒有提出具體數字,譬如什麼「633」或「522」之類的,所以,未來繳交成績單的壓力不大。

兩岸問題呢?小英絕口不提,急壞了一票國關與兩岸問題的學者專家,有些批評她只顧安內,忽視攘外,也有的替中共擬定各種可能的「制台」招數,那廂可能地動山搖,這廂卻不動如山,為什麼她可以拖呢?

台灣的媒體不太報國際新聞,半調子的專家整天從台北看、看、看,卻看不到天下,最容易犯的錯就是以為台灣關心的事,全世界都一樣關心。兩岸問題也許是台灣一等一的大事,卻絕不是中國現階段待辦事項清單中的前幾項,甚至不在第一頁。

向外看:正在崛起的中國,關心的是「新型大國關係」,往東,他必需思考美國在遠東的新圍堵,而望向太平洋的彼岸-越過了日本,何論台灣;也因此,往西,他必需以「絲綢之路經濟帶」為旗幟,發展與中亞、中東地區一票民族、宗教、文化差異極大國家的關係,再往西,還有九二閱兵站在習大大旁邊的普亭在等待;往南,「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沿線眾多東協國家倡議的RCEP,也不能不積極參與,才能跟美國推動的TPP較勁。

向內看:經濟成長正在放緩的中國,關心的是貧富不均帶來的社會穩定問題,打貪官固然可以贏得老百姓的賀彩,卻不能當成發給等待小康社會民眾的紅包;房價再跌,銀行就要被拖垮,不准批地,地方政府又沒有財政收入;期望吸收民間游資的股市,卻無預警暴跌而無法有效管理;一毛錢稅也不繳的香港,在祖國大力讓利之下,卻有人不知好歹要加入藏獨、疆獨的行列?

唉,中共自己待解決的問題還真多,兩岸問題-按大陸人習慣用語-就是希望台灣給個說法罷了,中國人就是要面子,「你給了說法,大家各自回去該幹啥、幹啥」,我聽了一位中共學者茶餘飯後這麼對我說,不禁想,也許有人跟小英也講過同樣的話?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中國要修理台灣,不會對台灣動手,他會跟美國人開口,就像美國要修理北韓,也不用自己動手,他會跟中國開口。這就是弱國的處境;所以,也許小英去美國拜訪後,吃到了一顆定心丸?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