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約拿巴

山百合園殺人事件:人的驕傲將造出自己的煉獄

27 七月 , 2016  

資深媒體人 約拿巴

一位智障者、殘疾人,在上帝之前,比諸其他無障礙者,有任何低賤、不堪而必須被鄙薄、苛待之處嗎?

沒有。

這是因人類仍上帝之創造,依祂自己的形象,賦予人類和祂相似的靈,這是任何其他生物不能擁有與具備的,人不只是一具軀殼,一個人的價值,並不在於肉身,而在於靈。

凡人皆上帝以重價贖買的珍寶,人既是上帝所創造,亦是上帝所憐恤,而以人子的寶血遮蓋其罪性,不論其在肉身上有任何缺損,在上帝的眼裡,都具有相等的美善。

故此,一個智障者,也要比一隻聰敏機靈的小狗,重價萬倍。居於智障者、殘疾者身上的靈,與所有的四肢、頭腦皆無缺陷的人裡頭的靈,並無差別,靈雖困於智障者肉身之中,卻並不受損、也不折翼,依舊是一完整而自由的靈。然則,智障者的肉身依舊為上帝所創造,仍舊隱藏著上帝的一個人類無從理解的計畫在其中。

對於其親人而言,每一位身障者都依然是一個高貴的人類,依舊可以在彼此之間傳遞他們的愛,他們絕不會因為其身軀的殘破、智力的不及,對他們的愛就稍有減損,因為,在親人之間,最容易讓彼此的靈相互撫觸與流動,他們最能感受到,囚禁於殘缺的肉身內的那一個靈魂,自如至終皆是美麗而高貴的。

這一位曾在「山百合園」工作的日本殺人狂植松聖,認定障礙者沒有生存的資格,應該被殺,被利刃屠宰,以減輕社會負擔,讓稅收用於別處,既是無知,亦是過度的驕傲。

無知即在於他從不曾探知,人的價值從不在於那一具必然腐朽、敗壞的肉體,而在居於其內的靈魂,以及這一個靈魂的愛的能力。

而他的驕傲則是,他已經自居於上帝之位,以為他可以不憑上帝之意旨,即可以任意殺戮,特別是鎖定這一群恐怕是上帝要特別降下恩典或施行奇蹟的障礙者身上。他已然與上帝對抗,恐亦將面對上帝烈火的審判。

這樣的以肉體為唯一衡量人類價值的觀點,或只從人的肉體出發的思維,可以說是自黑格爾之後,或是費爾巴哈之後的哲學流派所造成的負面影響,尼采、叔本華等恐亦都是間接的幫凶,一個提倡的是人類的自我超越,宣稱上帝已死,一個一再複誦著人的意志。

這種觀點的極端化,將是赫胥黎式的「美麗新世界」的降臨,人將只有扮演社會賦予的功能性價值,再也沒有自我。人皆由繁衍的科技機器所「製造」,並可依數量,制約其智力與專長,以獲取最適任的品種、類別。

我們必須回到人的本真的內涵上,回到合於神的道路上,否則,人類的光景無多,我們將在身邊,在這個塵世上,直接建造出一個悲愴而恐怖的煉獄。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