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林穎佑

川普大戰略

6 十二月 , 2016  

銘傳大學國際事務與外交學程兼任助理教授 林穎佑 博士

跌破許多專家的眼鏡,地產大亨川普贏得2016年的美國總統大選。選後筆者利用機會前往華府,進行研究,本次選舉自然也是重要的議題。

川普能擊敗希拉蕊原因很多,除了美國人民對於傳統政治人物的不信任之外,民主黨在歐巴馬時期處理種族問題時,重要法案並未能順利通過,種下了希拉蕊喪失佛羅里達選舉人票的遠因;即便是在健保制度上,也因為美國貧富差距的問題,導致此政策不一定真的為人所叫好。

而在國際政治上,不少美國民眾認為歐巴馬政府在外交上過於軟弱,除了在東歐的克里米亞事件之外,中國大陸在南海的積極行動、北朝鮮屢次的飛彈試射以及在敘利亞與對ISIS的反恐態度,都讓美國人民懷疑民主黨是否還能捍衛美國的國家利益。

當然川普在當選後,必會調整競選時的政見,畢竟他絕非一般外界所稱狂人總統,而是工於心計的生意人。對國際外交進行精打細算後,應會開始要求原部署美軍的當地國必須要多負擔責任,此外,減少海外駐軍也是降低支出的方法,並同時要求當地國購買更多軍火加強防務,此亦可達到增加美國對外貿易與振興工業的目標,可謂一舉數得。

此外,在國際戰略上,川普應會更加重視合縱連橫的外交手段,藉此達到聯合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的目的,如何以最少的成本換取最大的利潤,這才是符合生意人的思維。因此,俄羅斯在美國未來亞太戰略中,具有相當重要的地位。

俄羅斯在近年普丁的經營下,已逐漸擺脫蘇聯解體時的頹態,期望能重返過去的榮耀。對俄羅斯而言,攸關國家生存的「核心利益」並不在亞太,而是在歐洲,北約的東擴對其造成相當的威脅,特別是近期北約的軍演都有「項莊舞劍、意在沛公」之意涵。中俄有相當多的互動,特別是在軍火貿易上更為密切,但其中也存在著相當的矛盾,如在中國大陸近期力推的「一帶一路」戰略中,絲綢之路經濟帶經過的中亞地區,正是過去蘇聯的勢力範圍,因此對俄羅斯而言,崛起的中國大陸絕對會是其威脅之一。雖然在克里米亞事件後,俄羅斯與美國的矛盾再度升高,但上述這些因素都有可能會讓俄國有與美國合作的空間,從而讓美國從過去冷戰時期「聯中抗俄」的戰略,逐漸轉向為「聯俄抗中」。對俄羅斯來說,若能透過在亞太適當的與美國合作,來降低北約對俄羅斯西部的壓力,或許是可能進行的方向。

川普不會忽視地緣戰略的價值,無論是遠交近攻、合縱連橫甚至是搶先佔領戰略遏止點;在對外關係上,確保重要友邦,以此為支撐基礎在逐漸擴張,這些都帶有濃厚的地緣戰略觀。畢竟對過去從事房地產起家的川普而言,必定深知土地的價值在於 Location、 Location、 Location(地點、地點、還是地點)。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