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陳徵蔚

川普就職演說:美國政治的哈哈鏡

23 一月 , 2017  

健行科大應用外語系副教授  陳徵蔚

2017年1月20日清晨,洛杉磯傾盆大雨。同一時間,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於華盛頓正午時分宣誓就職。我打開電視CNN即時轉播,聆聽他的就職演說,見證這歷史性的一刻。

川普的西裝「狂野」地敞開,露出白襯衫與象徵共和黨的紅色領帶,迥異於歷任總統整齊扣好的西裝前襟。川普神情緊繃,嘴唇高高嘟起,雙肩前弓,緩緩走入會場,偶爾露出生硬的笑容。他的姿態不太像是萬眾擁戴的勝利者,反而像是個倔強疲憊的獨夫。

幾乎就像是他競選時的宣傳,川普就職演說充滿仇恨分化、強烈的保護主義,而不是和解團結,也沒有對於全球區域穩定的承諾。他延續競選時期的鬥爭基調,持續製造「人民」與他所謂「政客」間的矛盾,藉此強化自己的支持度。

川普的焦慮可以理解,而他的策略也可能奏效。美國媒體分析,川普是近20年來民意支持度最低的總統當選人,而且根據昆尼皮亞克大學的問卷調查顯示,支持川普的民眾大多是美國基層白人民眾,特別是那些未受大學教育,掙扎求生,感到外來移民搶走了他們工作機會,擁有強烈「被剝奪感」的人民。因此,強調美國優先,聆聽美國基層民眾的聲音,強調人民不會被忽略,最重要的是,透過族群矛盾來彌補白人基層選民的「被剝奪感」,在美國境內有一定的票房。

演說一開始,他便聲稱這場「政權和平轉移」與以往不同。因為過去都是政客間的權力遞嬗,而如今則是將權力從「自肥政客」移交到「普羅大眾」手中。川普抨擊政客賺盡好處,民眾卻沒有辦法分享任何財富。因此,他誓言「讓人民成為國家的主人」。整場演說中,川普沒有感謝前任總統,也沒有稱揚對手希拉蕊,一般就職演說中應有的「和解」氛圍蕩然無存。想當然爾,歐巴馬自始至終面色凝重,而深沉如希拉蕊也很難擠出真摯笑容。

川普大肆抨擊「政客」操弄教育、經濟、政治、軍事資源,讓美國枯竭,甚至荒廢基礎建設,傷害民生。他口中的「政客」是誰?自然不是川普自己,而是曾經入主白宮的歷任總統、曾經與他激烈角逐總統大位的前國務卿希拉蕊,以及那些揚言杯葛他的議員,特別是不斷指川普是「不合法總統」的美國人權領袖約翰路易斯(John Lewis)。

川普對於路易斯的恨意之深,表現在他就職演說末尾,強調「空泛言論的時代已經過去,如今是行動的時代」,明顯影射了他在推特上批評路易斯「光說不練」。在川普冷嘲熱諷之際,轉播現場傳來了此起彼落「我的老天」的驚呼聲,似乎大家對於川普「有仇必報」的敢言性格感到十分訝異。只是,這種心胸狹窄的人格特質,是否真能帶領美國再次強大呢?

值得注意的是,川普演說中連續強調兩次「美國優先」,而所謂的「優先」,似乎應該被理解為強烈的「本位主義」與「保護主義」。川普強調,過去美國太過度重視保護世界其他的國家,卻忘記了保護自己。然而川普顯然「視而不見」的是,美國長年以來以「世界警察」的角色涉入國際事務,並非純然不求回報的奉獻與付出,而是透過干涉他國內政遂行美國利益、甚至牟取特定團體私利。

在美國持續干涉阿富汗、伊拉克、中東甚至遠東事務的過程中,許多國際紛爭非但沒有妥善解決,反而越演越烈。從推翻塔利班、海珊政權,導致恐怖主義分裂流竄,甚而匯流為伊斯蘭國恐怖組織,美國看似不斷支援各國打擊恐怖主義,事實上卻直接、間接導致伊斯蘭國壯大、庫德族遭受更慘烈的壓迫、敘利亞內戰等諸多全球問題。

而如今,川普卻將美國塑造成「付出受害者」,強調美國雖然應該維護世界和平,卻更需要為自己的利益打算,似乎盤算著在製造了世界許多爛攤子之後完美抽身。川普大聲疾呼,過去美國中產階級的財富被重新分配到全球市場,導致國內民生凋敝。因此,他一如競選時的口號,強調「優先考量美國自己的利益,這是美國的權利。」川普說:「保護將帶來繁榮與強大」。他認為過去重視全球化思維的治國觀點是場錯誤,誓言將美國人失去的工作機會、領土、財富與夢想收回。而川普的演說,似乎將要把美國帶回19世紀末到20世紀初「孤立主義」的老路。

看完川普的演說後,我前往了費古洛街(Figueroa Str.)與奧林匹克大道(Olympic Blvd.)路口的反川普示威現場。早晨11點多的史坦普斯中心(Staples Center)人煙不多,洛杉磯罕見的大雨,伴隨著強風以及攝氏約11度的低溫,更顯得淒清。然而,越是走近奧林匹克大道,人潮卻越聚越多,遠處傳來激情憤慨的演講,模仿莎士比亞 Anthony’s Oration的措詞與語氣。民眾熱烈附和,完全無視於風雨。這兒的風勢強烈到可以讓人雨傘開花,卻吹不走民眾的熱情,有人索性戴起帽T,任由風吹雨打,渾身濕淋淋,依舊大喊口號。走在這些人群中,與他們一起在風雨裡前進,我有種莫名的感慨浮上心頭。

美國看似一個民主開放的國家,然而在選舉制度上,卻隱含著「白人至上」的價值觀。特別是所謂的「選舉人票」(Electoral Vote),讓實質得票數多的候選人,未必能夠獲得足夠的「選舉人票」而當選。因此當希拉蕊實際得票率為48.04%,而川普則為45.95%之際,川普卻能夠因為「勝者全拿」的選舉人票數達304張,而勝過希拉蕊的227張。這種異象顯示著人口較少的白人州,仍然可以透過「選舉人票」取得優勢,與移民人口相對眾多的州抗衡。此外,由於俄國駭客干擾選舉的傳言甚囂塵上,讓川普雖然贏得勝利,卻成為美國近20年來認同度最低的總統當選人。種種原因,都造成了川普當選以來不斷出現的抗議活動。

我這些日子在洛杉磯打開電視,幾乎清一色都是抨擊、杯葛川普就職的新聞。特別是川普在推特上詆毀路易斯後,更引起了廣大的民意反彈。根據《華盛頓郵報》截至1月19日下午1:29前統計,已經高達有67位眾議院民主黨議員杯葛川普就職典禮。美國國會有100名參議員、435名眾議員,可見杯葛川普的比例非常高。該報並且在另一則新聞中聲稱川普組織了「美國史上最糟內閣」。而根據 Gogle Vox 統計,網路上搜尋「就職典禮抗議」的民眾,遠高於「參加就職典禮」的人數。然而追本溯源,川普的成功,不正在於美國選具制度的問題,以及美國基層白人民眾的本位心態?川普的本位、狹隘,其實正是美國基層普世價值的縮影,一個黑暗而不能說的,公開的秘密。

日本作家藤原正彥《國家的品格》一書中指出,與歐美國家相比,「日本國民永遠都是不成熟的,而判斷國民成熟與否的民主主義的前提也永遠無法成立」,而他在論述中「不成熟」的癥結點,在於日本以美國為中心的外交價值觀,以及「只要不違反法律就什麼都能做」的心態。而台灣,何嘗不是如此?當美國普遍民意帶來了集體錯誤,即使合乎憲法,即使符合體制,卻無法掩蓋其膚淺與幼稚的本質。而附和於這種價值觀點的國家,包括藤原正彥筆下的日本,以及我們心知肚明的台灣,不也正在同樣的氛圍下,形成了某種無以名狀的共犯結構?

美國的政治如同一面哈哈鏡,令身在其中的美國群眾如同自戀而化為水仙花的納魯西斯,也令旁觀而自以為置身事外的世界各國,包括台灣,有意無意間展現了荒謬的身影。這樣的身影讓人省思,也讓人警惕。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