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葉毓蘭

年金改革應正視警察的危勞成災

12 九月 , 2016  

亞洲警察學會秘書長   葉毓蘭

9月6日的中午過後,金山分局的員警在分局門口列隊迎送載著副分局長郭俊哲大體的禮車,在值星官的口令下,眾人反覆的高喊著: 「敬愛的大副座,任務已完成,請你一路好走!」

這一幕很催淚,對金山分局的同仁而言,卻不陌生。

三年前,金山分局萬里分駐所所長金文貴也是倒臥在所長室裡,送醫急救無效過世,他的大體從醫院送回家時,也是經過分駐所前,由員警列隊敬禮,高喊「所長,勤務結束了,請一路好走!」。

勤(任)務結束了,回不了家的警察,比比皆是。

在九三軍公教警消凱道大遊行的次日,我南下高雄去探視一位警眷,她的先生蘇崇正,高雄市政府警察局岡山分局橋頭分駐所的副所長,因為工作的壓力太大,在派出所裡舉槍自盡,得年40歲,身後遺下三名幼女,最大的今年才讀小一,最小的二歲。

而郭俊哲是在新北市政府警察局參加完警政署裝備檢查會議後,還來不及回到分局,就在車上猝逝,他還有83歲老母,他的妻子是隻身在台的韓國華僑,兩個兒子都還在就學。

蘇崇正和郭俊哲,雖然一南一北,他們的人生都很類似。

他們從警專畢業後,就全心全力投入治安工作。郭俊哲從警幾年後,很快地考進官校,逐步升到院轄市二線四星的副分局長,在同學中算是有成就的;蘇崇正雖然沒有考進警大,但是他的成就也不遑多讓,他曾經當選全國模範警察的殊榮,是警察局中最重要的骨幹,擔任最辛苦的派出所副所長。

兩位副座,都因為警察工作的性質特殊,勤務時間不定,都讓自己的妻子不外出工作,在家裡侍奉長輩,教養子女;他們在家人心中都是無敵的英雄,都是擎天巨柱,很少有時間回家,家人也不知道他們有什麼工作壓力,有什麼病痛;所以,當他們死訊傳來時,宛如晴天霹靂。

而其實就在蘇崇正、郭俊哲猝逝的同時,另一位警察老兵也因罹癌辭世,他是新北市海山分局副分局長陳金城,他去年提前退休,專心治病,但仍然不敵病魔在日前去世。他們都是警察危勞成災的被害人。

這幾起警察悲劇,其實不算罕見,也都和警察的高壓力、長時間過勞相關。這幾年因為執法環境的日缺惡劣,警察出現空前退休潮,造成全國警力短缺八千人,對於警察的高壓過勞,更形成惡性循環;越高壓過勞、越沒有尊嚴,求去者越多;求去者越多,警力越不足,高壓過勞就更嚴重。

這樣的問題,在這次的軍公教年金改革中完全沒有被關照到。在年金改革的議題上,執政黨早在2013年即已決定:「不分行業,一律要工作到65歲,才能夠領月退俸。」這個版本完全無視現實狀況,以目前警察消防的危勞程度,很難想像能有多少人能撐得到法定退休年齡,而在退休後,又有多少餘年可以享受「退休金」? 幾個月來,年金改革委員會裡吵得震天價響,但是,委員會裡完全沒有警察消防海巡移民的代表,無法理性的探討這群高危勞的公務員的特殊性,還要多少悲劇才能喚起層峰的注意?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