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王大師

年金違憲、叛國、圖利財團 應廢了再說

18 一月 , 2017  

王大師

個人覺得,目前年金改革的討論,多半沒問到一個最核心的議題;就是,年金與各類保險到底是國民的福利?還是義務?如果是福利,有沒有參與者必須強制提撥與繳交保費的問題?這些基金,又到底繳到哪去了?

只要一窺中華民國憲法第 155 條規定,就不難發現原始精神,其中規定:「國家為謀社會福利,應實施社會保險制度。」換言之,這是一項福利,而非義務;這在退撫基金的緣由中,就有明示:

我國公務人員退休撫卹制度,自民國32年建制後,原係維持由政府負擔退撫經費之「恩給制」,嗣因政治、經濟、社會環境急遽變遷……..至84年7月1日起,改採共同提撥制。

換言之,如果僅就軍公教的退撫機制而言,這是一個資方(國家),為了酬謝與感恩勞務提供者(軍公教),多年犧牲健康、家庭、青春與志向後,所提供的「無償」退休保障,原本的用意是不希望勞務提供者「花半毛錢」,就可享有的「福利」。

這個制度是直到1995年,也就是李登輝前總統執政時,方才改成「共同提撥制」,也就是年金參與者,必須與資方共同提撥費用的制度。從某種角度而言,強迫要求軍、公、教、勞工,與參與國保的無雇主民眾,繳交保費與年金,是「違憲」的行為。

就算沒違憲,也違反各年金與保險制度的原始精神,也就是雇主應該全數支付勞動提供者的退休保障與在職保險。但看看如今的年金改革,似乎沒人提到這核心議題。無論是政府或抗議者,多半是以該砍多少,該延退多久,以及該額外繳多少,才算合理的改革。

但沒人問,「為何我要參與這鬼制度?」畢竟,根據各年金與保險的績效顯示,報酬率不盡理想。更弔詭的是,退休金的原始精神,是維持退休後能安度晚年就好,但才剛實施「共同提撥制」22年而已,就已喊破產,難保就算修好年金制度後再過了22年,又會再破產一次。

也就是說,這個制度根本無法永續,原因除了少子化外,其中很大因素是基金的比例是投資在海外資產上,其中又以美元資產為主。但自從1984年迄今,美元兌新台幣共貶25%,最高還一度貶到37%。也就是說,若單以幣值評估,台灣人投資在美元資產的退休金與保險,躺著就損失了25%。

再觀各年金與保險的海內外資產投資比例而視,海外資產約佔40%上下,主要以美元存款、美國債、美企業債、美共同基金、美股、美房地產為主,這些資產於過去30年中,不是持續貶值,就是殖利率大幅萎縮;比較耀眼的美股,則來到歷史新高,如果之前不是靠聯準會(Fed)3輪的量化寬鬆(QE)給人為撐住,早遭遇前主席柏南克所說的「資本主義末日」。一旦市場的利多出盡,將來面對的就是一個資金懸崖。

也就是說,這些快要到半數的台灣人民退休金與保險,是被海外勢力給綁架著,白白將台灣的經濟主權,讓渡給外國人,實際掏空台灣資金池。如果一旦崩盤,當初決定「共同提撥制」,以及允許保險與退休金投資海外市場的決策者,不但違憲,且恐都犯了「叛國」罪行。

或許有人會說,保險與退休金本來就是要找較好的投資去處才對。喔?真是如此嗎?退休金屬低風險偏好的投資制度,一般而言,只要能夠打敗通膨,夠保值就好;過度追逐海外資產績效,會讓退休金暴露在匯率、景氣、產業、系統性、戰爭、國際政治與恐怖主義等風險。

真懷疑,當初決定將人民棺材本,往海外送的政府官員,是否有受到國外勢力的威脅,其中是否有非金融因素的介入。此外,軍公教退休基金對國內外股市的投資佔比達15.39%,簡直就是股友會;其餘的則是以公司債、不動產、共同基金等資產平均分佈。

每當有股災時,政府首先以四大基金當救命銀彈;台灣各族群的退休金與保險,早已用來當作企業與資本階級炒股、炒匯、炒債、炒原物料、炒房地產的工具,一旦當這些資產快要崩盤時,又會拿基層的退休金來救,這是否本末倒置?股市亦常傳出操盤手合力養套殺退休金的新聞。

或許又會有人說,台灣經濟不景氣,拿各年金與保險來刺激景氣的成長,何錯之有。首先,這個命題就錯誤了,誰說台灣經濟不景氣?根據據主計總處最新公布的國內生產毛額(GDP)分配面結構來看,2015年營業盈餘比率升至35.08%,創下近11年新高。

反觀受僱人員報酬43.97%卻是史上第三低,顯示經濟成長的果實多仍落到資方口袋。我國已走過經濟高速發展的階段,GDP規模仍是逐年成長,並在2015年突破17兆元,但從GDP的分配面而視,可發現企業獲得的營業盈餘占GDP比重長期趨勢向上,受僱人員報酬卻正好相反。換言之,台灣資本家的經濟,根本無須人為刺激,勞工則需要。

這些企業的資金又從哪來?其中很大一部份就是靠各階層的年金與保費,一點一點挹注在大企業的資本結構上,降低融資成本,人為炒高資產價格。財團賺錢後,絕大多數不會分給勞工,但會捐給政客當政治獻金,要求繼續降富人稅、降營所稅;取消證交稅、證所稅等。

再花錢請警察鎮壓勞團與軍公教抗爭,好不容易爭取週休二日,又在抱怨勞工成本漲。如今又在稅收超徵的當下,準備大砍軍公教年金,增加勞保費率。這所謂的年金改革,根本就是「假改革、真抽稅」。所謂的「繳多、領少、延退」,就是實質增稅的概念,政府在幫富人減稅的當下,卻在對老百姓實質增稅。

因此,看到這極端不公的財富分配後,年金改革真正要問的核心是,我們可否不參與這制度?讓它恢復最原始的精神,讓雇主無償提供福利。軍公教的部份免除年金強制提撥與公保費用,勞工則免除勞保分攤,自由業者免除國保費率,省下的保費與年金,國民可自行運用。畢竟,今天的一塊錢,大於明天的一塊。

至於先前繳交的部份,請政府立刻贖回,不要再一味拉抬資本市場,形成裙帶資本主義;畢竟,誰能保證全球股市可一味的成長?美元能持續走強?政府不會亂用年金與保險救股市,換取大企業的政治獻金?畢竟,這些都是我們的棺材本。

更邪惡的是,當基層將退休基金投入企業後,他們會發明金融科技(FinTech)、機器人與自動化進程,取代勞工的角色,並控制資本的流動。未來當基層抗議時,資方可輕鬆的說:「不爽就走人啊,反正你們已經被取代了。」

當然,要資方全數分攤退休金很困難,但有如此的認知後,老百姓要跟各類雇主協商時,不管是政府,或企業主,才有足夠的底氣議價。畢竟,這本來就是你我的福利;年金與保險的使用,居然被不肖政客用來獲利資本階級。如今這副慘況,軍公教勞們,一點責任都沒有,全都是資方的錯。

想像看,如果是以這種認知接觸改革,基層老百姓,可以要回多少應得財富?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