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杜家駒

待價而沽的霸權

24 一月 , 2017  

律師  杜家駒

曾經,全球化帶給人類的願景是一個單極獨霸的和平,世界性的帝國以及其意識形態可以橫掃全世界,帶來普世價值以及美國治下的和平(Pax America)。然而,我們並沒有注意帝國內部的陰影,隨著希臘賴帳,英國脫歐,這些黑天鵝已經隱隱然然地把帝國權力的無力暴露出來,而在川普勝選之後讓人恍然大悟,川普的就職演說更說明了帝國擴張的休止。

在羅馬帝國成立之初,正是羅馬人融合了自己傳統以及希臘化時代的遺產,在地中海地區建立了單極獨霸的羅馬治下的和平(Pax Romana),在黑暗的蠻族邊疆努力的傳播文化之光。但是,當時的生產力與政治制度,注定了羅馬帝國擴張的極限。奧古斯都在條頓堡森林戰役大敗,羅馬帝國開始了戰略休養的收縮,但是此時羅馬帝國內部的矛盾還沒有顯現。一直到了圖拉真時代,羅馬內部的矛盾才摯肘了帝國的擴張。圖拉真專心內政,輕徭薄賦,減輕人民負重,其功績之勝,之後元老院對羅馬皇帝的告誡都加上:「希望你在功績方面超過奧古斯都,而在善良方面超過圖拉真。」然而,當時技術與思想的限制,以使羅馬帝國不是引領文明發展的唯一道路,因此圖拉真雖然一改奧古斯都的孤立收縮政策向外擴張,但是也只是迴光返照;至此羅馬帝國到滅亡時都無法再度擴張疆界。

川普在其演說中,事實上的主題就是美國邊界的收縮。帝國做為當時文明的燈塔,自然是將文明之光照射到未開化之地。但是川普在演講稿中認為這是使外國政府獲利的不負責任行為,導致美國被分裂成兩群,而且大多數的美國人並未獲利(For too long, a small group in our nation’s capital has reaped the rewards of government while the people have borne the cost. ),所以需要在世界戰略上調整,美國人將會是一個特權而非樂善好施的文明引領者(We will follow two simple rules; buy American and hire American)。在歷史上,這就是帝國邊界的極致。

川普的執政基調將會是一種收縮型與自立型的帝國主義,不再因為意識形態而對抗,而是一個簡單的法則,哪個外國政府對我有利我就容忍。因此,將來國際局勢,非常有可能會變成只要給予美國足夠多的利益,美國就默許其擴張的時代。而至於川普惠是奧古斯都式的消極孤立,還是圖拉真式的掠奪邊界財產來促使國內人民生活水準增加,還有待進一步的觀察。

最後,也許要進一步觀察的是,川普個人的理念是否會被挑戰。美國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也是走向了孤立主義,然而因為經濟大蕭條以及羅斯福總統新政對經濟復甦的力道不強反欠下大筆債務,因此雖然孤立主義盛行,美國政府還是盡一切力量炮製德國或日本對美國的威脅。最後即使沒有珍珠港也會有另一艘盧西塔尼亞號來讓美國加入二戰。因此,川普的收縮政策以及把霸權賣官鬻爵的作法,最大的阻力可能不在國外而在國內,美國多數的政治集團是否會願意接受還在未定之天,而也許一個陰謀或炮製的危機,就會讓美國政策從新走回對外擴張的老路。

而對其他國家來說,如果川普的政策能夠維持,那麼經濟上將可以脫離目前的混沌,以確立新的國際收支方向,來取代目前已經略顯疲態的全球經濟體制而達成經濟復甦。

但當然其缺點是,在中俄兩個大國附近的地區,將可能面臨美國把區域霸權出售給中俄的事實,而考慮是否從親美改成親中或親俄。如果川普路線沒有變成美國的國策,那麼目前全球經濟疲軟的態勢仍然不會改善。從歷史上來看,英國治下的和平(Pax Britannica)也是數次遇到這種疲軟,但是英國有幸的是每次的疲軟都透過新能源的使用、新科技的發明以及新金礦的開採而渡過,直到最後才用兩次的世界大戰來中止其霸權。

因此,這次的疲軟若加上不願意收縮的帝國,人類會幸運地又使用新能源、發明新科技或開採新金礦來渡過嗎?還是又要走上終極一戰的路子?不過,最糟糕的也許是,在川普激昂與正義的發言背後,其實只是一種思想式的發言,就跟某島一樣,根本沒想做出任何改變,只是話說得好聽的催眠。然而,一個民主先進模範的選舉也能選出這樣的混亂,那麼,至少也許會是民主憲政被質疑其價值的開端了吧!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