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 J(錢世傑), 專欄作家

從「市場交換」實驗談陳銘薰官舍調漲事件

30 十月 , 2015  

山林中荒廢的法律小屋版主 錢世傑

陳銘薰官舍調漲事件

台北市市長柯文哲打算將調漲市府首長官舍租金,從700元漲到15,000元,引發研考會主委陳銘薰不滿,將此事件貼在自己的臉書上,沒想到引發網路一陣批判。從小市民的角度來說,700元就可以租到台北市精華地區大坪數的空間,好讓人羨慕,「如果是我該多好」的不滿情緒發酵,難免引發一場議論。隨風倒的議員也紛紛加入圍剿的行列,在市議會質詢時痛批陳某「不知人間疾苦」,陳銘薰滿腹委屈地在議場情緒失控,最後落得請辭離去的下場。

個人呼籲這一起事件雖然暫告結束,還是要回歸到理性的討論,分析一下市長針對首長官舍租金進行調漲,到底是對還是不對?在論述筆者的論點前,先介紹知名的行為經濟教授Dan Ariely所作的一場人性實驗。

市場交換機制的實驗

杜克大學行為經濟學教授Dan Ariely,曾經做出一個實驗,實驗所提出的假設:金錢報酬會啟動「市場交換」機制,簡單來說,錢給得愈多,表現就愈好,錢給得愈少,就愈不努力;而無金錢報酬或贈送禮物,則會啟動「社會交換」機制,換言之,付出努力的多寡與報酬水平的高低沒有關係。

這樣子的解釋看起來還是有點兒難懂,讓我們來看一下實驗的內容,就可以馬上瞭解囉!

實驗過程要求被試驗者將電腦中的圈圈移到電腦中的方形中,計算5分鐘之內移動了多少個圈圈,在給予下列各組不同的報酬,來判斷不同報酬是否會影響其表現:

1. 金錢低報酬(50美分)

2. 金錢高報酬(5美元)

3. 無任何報酬,並告知為社會服務。

實驗結果非常有趣,獲得50美分低報酬的參與者平均移了101個圈圈,5美元高報酬的受試者領了更多的錢,表現提高了大約50%,移動159個圈圈;最有趣的情況發生,沒有酬勞,並且被告知是社會服務,居然拖曳了168個圈圈,比另外兩組都還要高。

從這個實驗中,可以發現兩件有趣的事情:

1. 如果談到了金錢對價,則進入市場交換機制,給的錢愈多,表現會愈好;

2. 不談錢,跟你談理念,工作表現會比談錢的時候還要努力。

讓我們回想一下自己平常的社交行為,有沒有曾經請朋友幫忙過的經驗,例如搬個箱子,甚至於請好友幫忙搬家?如果有,當朋友幫完忙之後,你會口頭表示感謝、送個禮,還是請吃個飯呢?

我想大多數的回答應該是至少要口頭表示感謝,如果真的很麻煩對方,例如請搬家這種耗時費力的幫助,可能會多送個小禮物,甚至於約個時間請吃飯,無論是哪一種感謝,朋友都會很高興。在Dan Ariely教授的後續研究中,都認定這些方式都屬於「社會交換」的範疇。

但是,如果請朋友幫忙搬家,卻表示只願意給付100元意思一下,或者是請吃飯的時候,特別強調這一餐價值多少錢,那可能會讓這位朋友生氣,因為兩人的關係已經從「社會交換」轉變為「市場交換」,朋友會認為搬家花了一整天的功夫才換得100元,根本是羞辱。

追求理念的實踐,請不要跟我談錢

從媒體報導中得知,柯文哲市長上任之初想要從企業徵才,但後來發現很多開價都是年薪上千萬,我國政務官可支付薪水本來就比企業低很多,套句大家常說的:「只能拿出香蕉,就僅能請到猴子。」在此情況下,如果無法談錢,那只好談理念了。

陳銘薰在任職研考會主委職位之前,擔任企業管理學系教授,還曾任國立台北大學副校長,雖然大學任教的薪資一定不比民間千萬薪資高,但也有不錯的價碼。經過網路搜尋,發現研考會主委的薪資應該是稍微低於教授暨副校長行政職的薪資。(註:談論別人的薪水不是件禮貌的事,但為了論述本文的觀點,只能對前主委陳銘薰表示抱歉)

假設研考會主委的薪資較低,為何陳銘薰願意接任這份工作呢?

個人推估前主委陳銘薰應該有幾個理由,第一點,平日研究的企業管理理論,可以在台北市政府的任職過程中獲得驗證;第二點,追隨市長柯文哲的改革理念,並獲得改革的好名聲。光這兩點,我相信前主委陳銘薰應該認為即便薪資少一點也無所謂。

這個情況就像是Dan Ariely教授的實驗,陳銘薰與台北市政府的關係處於「社會交換」關係:「不要談錢,我是來實踐理念,為台北市民服務。」對於官舍租金事件,居然能演變至此,平常自豪其深諳心理學的柯文哲市長,這還真是一個令人尷尬的現象。

柯文哲市長曾經公開說過,競選市長的過程中,運用一些心理學的小技巧,像是比讚的手勢要放在臉的旁邊,選民看到他的臉也會看到讚的手勢,就會認為他很讚;另外,在處理學運的過程時,也送糖給學生吃,因為吃了糖心情會比較好。

如此熟悉心理學技巧的高手,卻忘記「市場交換」理論。

對於一位應該是追求理念才接任研考會主委一職的教授,卻開始計較官舍租金費用,讓彼此之間的關係,從「社會交換」關係一下子轉換成為「市場交換」關係,就如同女孩子不嫌棄男孩子請吃199的商業套餐寒酸,男孩子還特別強調今天可是花了199元來請女孩子吃飯一樣。

筆者只能感嘆地說,當市政府可以給的薪資水平只是香蕉的等級,就要讓任職的官員忘記吃的是香蕉,彼此間要談的是改革的理念,追求的是人民的福祉,700元的官舍可以當作禮賢下士的手段。但是如果開始計較官舍租金問題,我相信這位正在吃香蕉的優秀人才,會馬上想起自己吃的就只是香蕉。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