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廖彥朋

從反旺中事件一窺台灣人的霸凌性格

8 四月 , 2019  

以核養綠公投發起人、日本京都大學醫學研究科博士生 廖彥朋

從去年1124大選,韓國瑜光復了國民黨失去二十年政權的高雄市,成為新一代的藍軍政治明星,各個政治立場偏藍的媒體不約而同的吹起「韓流」,近乎二十四小時無間斷的帶狀播送韓國瑜的相關新聞,造就了媒體界史無前例的「重高輕北」現象,連曾經的話題製造機台北市長柯文哲都在這個浪潮中被逼成了媒體邊緣人,這恐怕是國民黨在馬英九光環退去的無數年之後,首度出現的政治明星熱潮。韓市長這個「十年一遇的政治偶像」,儼然成為不少對政治苦悶多年的藍軍支持者唯一的精神支柱。

在一連串的政治操作也無法遏止這個失控的現象後,在某個網友爆料一間餐廳總是固定播放某台新聞時,大有為的政府彷彿是撿到槍似的,迅雷不及掩耳地以「違反公序良俗」與「違反事實查證原則」為名罰了特定電視台新台幣一百萬元,同時鼓動民眾(尤其是學生)發起「維護閱聽自由、拒看某台新聞」的行動,頓時「各校紛紛起義」,彷彿只要手中有遙控器,什麼共機飛過台海中線的問題我們都不怕了。最令人歎為觀止的是,整個綠營由中央到民間鋪天蓋地打壓該台的理由居然是「電視台立場太親共,將使台灣人被洗腦成為中共同路人」這樣的奇論,我想這就像所有的中二英雄故事劇本一樣,總是得先安個具有道德至高點的理由才能臉不紅氣不喘的消費所謂的魔王,至於合不合理並沒有那麼重要。

台灣實施民主化數十年來,一向號稱是亞洲民主自由的燈塔,在這個資訊爆炸的年代,到底有誰能夠藉由控制一家媒體就洗腦兩千多萬人?最可笑的就是,這些在「統獨是假議題」事件中主張「台灣人沒有那麼笨」的人,居然同時又認為「台灣人絕對會被媒體洗腦」,所以為了未雨綢繆,必須立刻將這個洗腦嫌疑人就地正法,畢竟「對不起眾兄弟的大事,你現今雖然還沒有做,但不久就要做了」,這樣荒謬的行為竟然還是出自一群以民主、自由、進步自居的人士。

如果說今天有超過半數的台灣媒體都如此的藉由二十四小時消費韓國瑜牟利,那麼我們當然會合理懷疑有什麼邪惡勢力在背後操縱著台灣輿論,然而現實上這麼做的媒體寥寥可數;假如這樣的媒體操作是無腦的、是噁心的,自然會被「聰明的台灣人」用行動淘汰,又何必高舉正義大旗霸凌特定媒體?更別說,這些攻擊特定媒體的人根本很少收看這些頻道或購買報紙,你們連消費者都稱不上,到底憑什麼妨礙其他人消費?

去掉那些裝飾用的民族大義、愛國情操,這個抵制特定媒體的行動不過是體現台灣人恃強凌弱的霸凌性格而已,就像那些校園惡霸一樣,他們圍毆身材魁武的身心障礙同學也是為了防止其他同學變笨,才不是因為身障同學好欺負呢!當我們習慣、順從、放任這種霸凌文化繼續主宰台灣社會,我們就不必再繼續再談論民主,因為民主不是靠箝制言論自由而得到的。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