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王瀚興

從孟良崮到高平陵看卡韓與助韓

27 三月 , 2019  

律師 王瀚興

隨著高雄市長韓國瑜訪問港澳與中國大陸,不僅執政黨對其砲火猛烈,而國民黨內對韓市長是否參加總統初選,亦有歧見。筆者容有異議,試申述之。

首先,國共內戰乃跖犬吠堯,各為其主,然最具傳奇性,莫過於抗日名將張靈甫「孟良崮戰役」(按:電影《太平輪》的雷將軍即以張將軍為藍本)。當時山東兩軍對壘,共軍粟裕與張將軍,對雙方戰略意圖皆為明確,粟將軍擺出口袋陣,張將軍將計就計,鑽進口袋陣,企圖以其他在外的友軍實行反包圍,夾擊共軍。

然而,雖張將軍達到戰略上吸引與牽制共軍作用,友軍或因鞭長莫及,或因作戰不力,導致74軍的機械化師團,反遭全殲;以小喻大,神州變色,意料之內。

承前,曾為黃埔軍校革命軍人的韓市長,一定熟稔此段歷史,然細究其自北農經理、高雄黨職、市長選舉,哪個不是孤軍奮戰?直至當選高雄市長後,對港澳與大陸招商,各式抹黑打壓,接踵而至,怎不見國黨全力配合反擊?至於其是否參加總統選舉,尚待民心向背,不可強求。

然或謂維護「初選制度」,或稱「參選到底」,無視多年前「換柱先例」與「連宋分裂」惡果,能稱明智?韓總所向披靡,運氣比張靈甫好得多;但同志不僅出工不出力,背後冷箭,張將軍處境或許又比韓總好些?

如果國民黨人忘了孟良崮親痛仇快的慘痛經驗,在這次選舉中同室操戈,恐怕沒有另個「臺灣島」可撤了!

其次,筆者介紹「高平陵之變」:話說司馬家族掌控曹魏政權,樹大根深,決定趁皇上到高平陵祭祀時起事。老臣桓範早有戒心,機智地逃到曹爽兄弟處,當司馬懿稱:「智囊跑了怎辦?」蔣濟回答:「曹爽兄弟,就像馬戀飼料,必不能用其計謀。」

桓範勸喻曹爽兄弟,迎天子到許昌,呼籲天下勤王,他們默然;範又稱:「這很明白,你們讀書是作何用?匹夫一人,尚知求生,你這種門第,求貧賤以自保,可能嗎?天子相隨,誰敢不應?」曹氏兄弟仍不作聲。桓範又說:「今許昌不遠,又另有軍隊,糧食若缺,我還有大司農印可以調度。」依然不語。

講了半天,最後曹爽投刀於地說:「我還是可以做個富家翁!」桓範氣憤哭著說:「曹真、曹子丹是如何的英雄?生你們這些子弟,哪能料到被人全滅?」曹氏既失鬥志,又無智慧,不久皆遭誅殺,司馬篡魏。

承前,今觀黨內大老:或政壇歷練、四世三公;或昆弟親戚,位高權重,皆有志於競逐大位。或有人放話:韓總南部根基不牢,自贊毀他,美名為「制度公平」,比較國家前途,誰輕誰重?豈能稱大公無私?甚至有謬論:「韓總還有下次機會,應專心高雄市政」云云,好似2020年,國黨再度敗選,執政黨還會讓命懸一線的國黨捲土重來?像不像曹爽的「富甲翁」?

試想:當年司馬懿還對洛水為誓言:「曹爽最多罷官」,結果咧?今黨產會與促轉會尚存,人人皆可為桓範,但可嘆「曹爽」們,叫不醒欸!

最末,筆者以德國首相俾斯麥名言作結:「智者從歷史學習,愚人從經驗學習。」身為臺大歷史系高材生的吳主席,定能心領神會。當吳主席開放韓市長參與大選的可能性,足認吳主席業已掌握時代脈動,望主席能力排眾議,為中華民族與國民黨,留下最後一線希望與生機!

 

 

 

,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