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邱文祥

從杜拜看台北,開放、開放、再開放

7 一月 , 2017  

陽明大學醫學院教授   邱文祥

上週我在杜拜代表亞洲泌尿外科醫學會參加由杜拜所舉辦的國際會議,也代表了台灣發表最先進(State of the Art)專題演講。此次應該是台灣人在中東醫界的少見演講,我發現中東地區的人對台灣是非常陌生,台灣這30年來在泌尿外科腹腔鏡手術的成就可讓他們學習之處甚多,但是我參觀完杜拜後,發現台灣要跟他們城市學習之處卻更多。

根據杜拜高層告訴我,杜拜的整體都市發展是在50年前就開始規劃了,大家熟知的帆船飯店,只是整個發展藍圖的一小部分,他們有全盤一步一步讓杜拜成為真正國際都市的計劃,因為他們知道有一天石油會用完的。而他們7個酋長國的旁邊,又有一個在歷史上常常有領土之爭的強大國家伊朗,更有一個曾經侵犯他們的粗暴大國–沙烏地阿拉伯大公國。所謂兩大之間難為小,阿聯酋領導者深信惟有投資國家及城市的基礎建設,讓城市年輕化,國際化才是未來發展的重要策略。

雖然有很多人對他們奢華的建設及生活不以為然,但我舉幾個實例來跟大家說明他們務實的作為。機場海關內外皆有兑換外匯之處,且匯率是一樣的。我在匯款時心裡有點猶疑不決,不知道要換多少的金額才恰當。行員看出我的遲疑後,主動告訴我,他們銀行規定當你回國時用不完的錢,換回美金的時候沒有價差。這種做法基本上就是讓你不知不覺多換一些錢,也就很有可能多用一些錢。

就是這樣的思維讓杜拜這個城市,由一片荒蕪的沙漠在這短短的20年內,成為一個真正國際化的大都會。整個城市到處都是年輕人,現在杜拜的人平均收入是台灣的兩倍,我看到了整個城市幾乎一半還在建設。所有設計的格局都是以國際型大都會建築的角度來做規劃,杜拜街上大概有三分之一是國際人士,雖然是一個回教國家,但有非常多開放的觀念。

在杜拜我驚奇地遇到了一個學生,是從漢城國立首爾大學到杜拜來管理一個醫院的泌尿外科專家。他看到我非常激動,因為17年前我曾在首爾大學手術教導過他。他現在已能夠在杜拜獨當一面行醫,且幫助一間醫院做經營跟管理,他全家都遷到杜拜了;而且首爾大學醫院是全力協助此事。臺灣的公立醫院為什麼不能夠走出去,讓外面的人走進來。

去年我在名古屋演講的時候,有幾位日本的高階領導人講了一句話讓我很震驚,他們說日本這20年來的不進步,就是因為有了一個內鬥的政府。大家一定要有一個體認,公家的資源有限,民間的力量無窮。人或政府不可能事事順利,但是任何的危機就是轉機。台灣現在陷入一個重大危機,年輕人才外流嚴重,老年人口一直增加,政黨内外惡鬥加劇。

上週拜訪彰化基督教醫院郭守仁院長,我在台北榮民總醫院曾當過他的住院醫生。他很高興擔任我們國立陽明大學全國生物科技跨領域EMBA的講座,他說在桃園機場看到的都是一大堆年輕的人要到國外去工作,當然主要是去大陸工作,而在台灣看到的都是一大堆年老的人。我們有生產力的優秀的人才在國外為別人工作,而我們的政府要花錢推行類似健保制度大而無當的長期照護,若不增稅如何有錢,政府以為增加了豪宅稅就可以解決嗎?那是殺雞取卵,不是正確的作法。

政府應該擴大投資,及鼓勵民間投資,建設增加了自然會增加收入及税收;政府經費多了又可以建設,進入良性循環。一個行公義的政府就應該像禮運大同篇所說的: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選賢舉能講信修睦,讓這個社會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

由政府的建設協助開展觀光,最近台灣有一個成功的例子「台北醫旅」,這是我在10年前開始推動,後來由林奇宏局長完成。結合溫泉與健康檢查,位於北投的台北醫旅,最近獲得了蔡英文總統的國家玉山品質獎頒奬。當我在擔任台北市衛生局局長,思考了一個非常重要的施政問題:難道衛生局局長就只要去抓密醫,制定自費項目,做多年來已流於形式的醫院督導考核?我深深覺得政府擾民的事情實在太多了!於是我決定將台北市傲人的醫療及健康檢查整合成有休閒有溫泉的國際級健檢中心。

在杜拜看到了一個有發展前景的政府,我回想當時台北101大樓到底是哪些有智慧的政策領導人做的,而那些領導人現在在哪裡?我那天就站在杜拜現今世界上最高的大樓,祈禱上帝保佑台北市,沒有一個好的台北市就不會有好的台灣,台北市這幾年的競爭力一直往下降,請市民要覺醒這已經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頭,台北要多多向杜拜學習!

, , , , ,

By



  • fierycloud

    抱歉離題下,突然聯想到這個。
    https://support.apple.com/zh-tw/HT204168
    在沙烏地阿拉伯、巴基斯坦和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包括杜拜)購得的裝置,可能不會顯示 FaceTime。

  • Tachikawa

    先生在杜拜待的時間太短, 事實上在許多隱而不見的角落裡, 杜拜充滿了精神墮落, 藏垢納汙, 種族岐視的罪惡, 連其旁的 Sharja 邦都受不了。你所看到的那些現代化建設, 實際上要不是為杜拜皇室或國際性財團所擁有, 而且多半都抵押給銀行。非杜拜公民多為底層, 那些外籍勞工頂著50度C以上的氣溫在大太陽下工作, 沒有任何法律保護, 你能想像到嗎?

Recommended